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二百零二章 闲叙
    “哎,老侯,下次搞这个什么运动会的时候,记得把我们也叫过来啊,这么热闹的事情,你都不想着我们,是不是觉得我们不够兄弟啊?”吴自荣打着牌,突发奇想的说,他还真想看看这一群犯人是怎么比赛的。

    任何一个人都有一定的猎奇心理,吴自荣也不例外。

    “老吴说的不错,老侯你太不够意思了,自娱自乐,从来不管我们。”孙金诚也抱怨道,刚刚的胡牌,让他开始和大家交流起了,要是他还不胡牌,顾卫林估计孙金诚今天下午一下午都不会说话。

    两个人的话弄得侯大光有些语塞,想解释吧,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应承说,下次一定叫他们。

    “五万...”

    “胡了。”

    侯大光一推牌,兴奋的大笑道,孙金诚脸色阴沉的滴水,自从胡了八筒之后,他再一次进入了没牌胡的诅咒之中。

    都说牌桌上先赢不叫赢,先输不一定输,这是至理名言啊,孙金诚估计这一次回去之后,会将这句话牢记。

    反正他就今天就不信这个邪了,一定要干到最后。

    “老孙,你今天这手气可以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然后雨过天晴了.....”侯大光现在是真正的大赢家,在牌桌上是谈笑风生。

    “妈的,这手气是好的,我去上个洗手间。”将牌一推,孙金诚站起身子就下了城墙,往下去找洗手间。

    “老侯,你这话说的,非把老孙气死不可。”吴自荣笑道。

    “老孙这人不会的,我和他认识不少年了。”侯大光开玩笑道。

    “顾老弟,听说前几天老孙被隔离审查了?”侯大光对江城城内的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不然不会这么问。

    顾卫林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是事实,稍微一打听就知道,所以没什么好隐瞒的。

    “我说啊,老孙这也是吃力不讨好,日本人什么尿性,他不清楚?一个劲的往上贴,多没意思。”侯大光不明觉厉的说道。

    吴自荣脸色一变,同样他看向顾卫林,顾卫林也是显得不自在。

    “老侯,这话还是少说。”吴自荣冲着侯大光使了一个眼色,叫他不要再说下去。

    顾卫林和日本人什么关系?尤其是和吉高志的关系怎么样,他们都清楚,要是顾卫林在日本人面前乱说怎么办?

    顾卫林自然将吴自荣的神色都看在眼里,恰好孙金诚也回来了,顾卫林抓准时机说道:“吴局,您要是不相信我,那咱们就别坐在一起,我为人处世怎么样,您叫孙处说说看,咱们别弄这种挤眉弄眼的小动作。”

    顾卫林的话把吴自荣弄了个大红脸,孙金诚诧异的坐下,刚才顾卫林的话他是听得一清二楚。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就下去一趟,怎么就有话不能好好说了?”孙金诚皱眉道。

    侯大光又把事情说了一遍,再把吴自荣的意思陈述了一下,孙金诚觉得吴自荣有些小题大做了。

    “好了,好了,咱们之间没什么说不开的,要是谁说了,倒霉的会是哪一个?”孙金诚搓着麻将说。

    “顾老弟,刚才我不是那个意思.....”吴自荣知道刚才自己的举动触动了顾卫林的神经,换做是他,他也会这样的,不被人信任的感觉是怎么样的,他能体会到。

    “吴局,不是我矫情,而是咱们已然是穿一条裤子了,还非要分个裤腿出去干嘛?”顾卫林不满的说着,抓起了牌。

    “好了,不谈论这个了。”孙金诚见吴自荣还有话说,直接抢在前面说道。

    “对嘛,出来就是放松的,闹这些干嘛?再说,咱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侯大光也这么说道。

    吴自荣报以歉意的看着顾卫林,随后又问道:“老孙,你和马思鸣还在暗斗?”

    “暗斗?何止是暗斗?他今天出任务我都不知道,魏局也没说,要不然我会一狠心,和你们出来打麻将?”孙金诚抱怨道。

    顾卫林一听,心往嗓子眼一提,果然,今天政保局有行动,他出来之前还想为什么今天孙金诚不对劲了,虽然越了打麻将,也没必要今天中午这么急吧,原来是马思鸣有行动,没有告诉孙金诚,而且魏东仁也没通知孙金诚。

    “哟?老马这情报保密工作搞得,可真够厉害的啊。”侯大光出牌道。

    “让他折腾去,他有自己的情报渠道,我还能拦着不成?”孙金诚带着一丝气恼道,原本今天手气就差,输了钱,现在一提这个,让他心情更差了。

    顾卫林不确定今天马思鸣的行动是不是针对姜文青,但是姜文青取消了约定的行动时间,这就说明行动出了岔子。

    刚才孙金诚提到马思鸣有自己的情报渠道,并且他不知道这个渠道,而且马思鸣所掌握的情报渠道,魏东仁也知道。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政保局在江城站之中有谍报人员。

    并且,这个谍报人员的身份很不一般。

    顾卫林的脑海之中瞬间理出了一条单独的线,以前对与江城站之中有政保局的潜伏人员,一直都是猜测,今天的牌局,孙金诚无意之中的牢骚话,让顾卫林确定,江城站有内奸。

    “出牌啊,想什么呢?”孙金诚看着顾卫林,见顾卫林盯着手里的牌,不满的说道。

    “哦,六条....”顾卫林也没看自家的牌什么,直接将手中的六条的打了出去。

    “啊哈,胡了....”孙金诚久违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顾卫林微微一愣,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一张牌,怎么就让孙金诚胡了。

    “拿钱,拿钱....”孙金诚伸出手,摆了摆手说着,虽然赢得不多,但是好在胡牌了,这比坐在上面打牌,却一直不胡要有趣多了。

    顾卫林收回心思,刚才自己表现出来的一丝丝的走神,让他心中暗暗自责。

    作为一名潜伏者,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事情,听到什么样的消息,都要能收放自如,都要能很好的把控自己,将自己的心理状态和神情掩饰的最好。

    或许现在来说,这小小的差错没什么,不算事儿,但万一以后什么时候表现出了差错怎么办?

    “自摸.....”

    顾卫林刚回过神来,坐在他对面的吴自荣就兴奋的叫了起来。

    还是那句话,赢多少输多少,大家都无所谓,就是不能不胡牌,总是一个人胡有什么意思,小打小闹的,大家乐呵乐呵才好。

    打牌打得是一种乐趣,不是为自己添更多的堵。

    若是打牌不能成为一种乐趣,而是为了给自己添堵,那还不如去百乐门放飞一下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