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二百零三章 急电
    四人终于打成那种你胡两把,我胡两牌的友好局面,顾卫林也全身心的投入了牌局之中,但从孙金诚嘴里出来的话,他都仔细的听着,并记在心中。

    相较于某一个人一直胡牌来说,这样大家都胡牌的局面,让他们的牌局气氛更好,可以说,现在就是牌局的一个高潮时机。

    侯大光刚把烟点上开始吞云吐雾。

    冲着楼梯口就坐的吴自荣只看到了从下面匆匆跑上来的狱警。

    “老娄,我看啊,你又摊上事儿了。”吴自荣呵呵笑道。

    果不其然,侯大光还没说话,狱警就冲着他的耳边窃窃私语,还时不时的看向孙金诚和顾卫林。

    “老孙,卫林,走.....”侯大光将刚点燃的烟从城楼上扔到城外,站起身子,皱着眉头,严肃的说道,刚刚飞奔上来的狱警紧跟着侯大光。

    “怎么了?”孙金诚将麻将一甩皱眉道,他心中在盘算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顾卫林同样是不明觉以,什么事情让侯大光这么紧张?

    “老侯,怎么了?看你急躁的很。”吴自荣将麻将桌上的钱收好,站起身子不急不慢的问,虽然侯大光只说了一句话,但他知道狱警匆匆而来报告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所以心态也就放松的很。

    “政保局急电,让你和卫林赶紧回去。”侯大光说道。

    “怎么回事?”孙金诚眉头皱的更深,几人一边下楼,他一边问。

    “不清楚,魏局长的电话还没挂呢。”侯大光说道,他知道魏东仁这么急着找孙金诚和顾卫林肯定有事儿。

    “怎么不早说.....”孙金诚恼道,拔腿就往下跑,这侯大光事情办得太不像话了,这么重要的电话没挂不说,还在这里说个半天。

    顾卫林同样跟着后面飞奔下去,魏东仁可是指名道姓找他们,他怎么能躲得了?

    “是,是,我知道,请魏局放心.....”孙金诚接着电话,站在桌边点头应答着,顾卫林站在旁边,侯大光和吴自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之上。

    见孙金诚的目光向自己盯过来,顾卫林指了指自己,魏东仁找自己?

    顾卫林有些拿捏不准,孙金诚是什么意思?

    魏东仁是叫自己听电话?还是说提到了自己。

    没办法确定,顾卫林只好看着孙金诚,看他接下来的动作。

    只见孙金诚摇了摇头,再次说道:“在我身边,我知道,我们马上赶回去,是...是....”

    顾卫林知道,恐怕魏东仁是提到了他,要不然孙金诚也不会看向自己。

    挂了电话,孙金诚面色沉重,碎嘴骂道:“马思鸣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怎么了?”孙金诚的话在小声,顾卫林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孙金诚这样发牢骚,就说明事情和马思鸣有关系,这让顾卫林不由的联想到了姜文青今天的行动,前面孙金诚还说马思鸣的行动没有告诉他,现在事情又转了回来,想没关系都难。

    顾卫林猜得不错,就是马思鸣的行动失败,并且造成了极大的影响,魏东仁才通知孙金诚和顾卫林马上赶回去。

    “市建材库被军统炸了,马思鸣这狗日的,早就知道这件事了,还弄砸了.....”孙金诚不满的说道,这项任务要是交给他,怎么可能弄成这个样子?

    马思鸣简直就是蠢材,瓮中捉鳖的事情都做不来了,当真是老了。

    “什么?市建材库被炸了?上次我警察局的一批货还在那里寄存着....”吴自荣几乎是从沙发上跳起来的,原本还觉得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现在发现和自己的关系可大了。

    “老孙,这事儿可开不得玩笑.....”吴自荣是什么人?警察局的老油条,江城政坛的老油条,那是无利不起早的主,东西被军统炸了,他能接受的了?仿佛是不相信自己耳朵和孙金诚的话,他还想在确定一下。

    孙金诚没有给他幻想的机会,再一次将现实告诉了他,吴自荣心是拔凉拔凉的,仔细想想也是,孙金诚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说假话呢?说假话的意义在什么地方呢?

    “那咱们赶紧回去.....”吴自荣哭笑不得说道,这牌是心情打下去了。

    孙金诚点了点头,他要回去的心比吴自荣还要急迫,马思鸣做不好的事情,他一定要做好,证明自己比马思鸣要强。

    顾卫林心中轻松了不少,姜文青到底还是行动了,虽然推迟了时间,从孙金诚的话中不难听出,马思鸣的行动失败了。

    同样,孙金诚的话中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说今天军统的行动,一定是被人泄露过,这个人一定就是马思鸣或者魏东仁在军统江城站的卧底。

    姜文青取消中午的行动,可能就已经意识到不对了,可是为什么他下午还是行动了,并且成功了?

    顾卫林有些好奇姜文青是怎么做的。

    “老孙、老吴、卫林下次再来。”侯大光摆手道,他有些不舍,难得今天江心洲这么热闹,他一个人在江心洲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尝试和手下这些个狱警打牌什么的,可是都没有那种气氛,玩了几次他就觉得没有意思,要不然也不会想方设法弄什么运动会之类的活动了。

    今天的牌局总体来说还是可以的,可惜这到了最后,发生了这么一件棘手的事情。

    侯大光突然想起了上次也是因为政保局的电话,几人匆匆而走,难道江心洲对他们来说,是个不好的地方?

    同样,站在船上的吴自荣也在这么想。

    “上次咱们来,也是这幅模样,老孙,以后咱们还是叫老侯来城里玩吧,这江心洲是我的伤心地。”吴自荣情绪不是很高的说道,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心疼他的那批货。

    “吴局,货没了再弄嘛,这愁断了肠又能怎么办?”顾卫林笑道,他丝毫没有因为马思鸣行动失败的事情感到遗憾,当然,该有的表演还是有的。

    “老吴,你这挤出来的几滴眼泪,让顾卫林看的都心软,可别坑了卫林。”孙金诚一眼看破了吴自荣心里的想法,无外乎是想让顾卫林松口,再从码头走一批货。

    “老孙,话怎么能这么说?我可没坑过卫林,你说,卫林让警察局办的事情我哪件没上心?码头站的不是我警察局的人?户籍科到现在还在梳理江城的户口户籍呢。”吴自荣歪着头对孙金诚说,其实这话是说给顾卫林的听的,顾卫林心里有数。

    “那是,那是,吴局和咱们不是外人,互相帮忙嘛,不过我可是提醒吴局,虽然码头是我的人,但渡边俊可是在码头.....”

    “老弟,这是推辞了?”吴自荣不悦道,心道顾卫林这小子这不懂事,以前看着还挺好,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滑。

    “我这哪敢啊?我只是想提醒一下吴局,量小多批,前往别整船整船的弄,到时候可别再来一次自家人打自己人。”顾卫林赶紧笑着说道,吴自荣刚才给自己摆脸色,顾卫林也不是省油的灯,上一次码头的冲突他还记着,说出来恶心恶心吴自荣。

    吴自荣自然脸色一红,顾卫林的说的事儿,他记得可清楚了,到现在耳边还萦绕着顾卫林“训斥”他的声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