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二百零四章 丢人
    顾卫林都这么说了,吴自荣自然心满意足,被恶心几句又能怎么样?

    这年头,没人愿意和钱过不去,真金白金才是硬道理。

    只要顾卫林不挡着他的财路,那一切都好说。

    “老弟,这些不用你交代,兄弟们都晓得,又不是二叼蛋(江城方言,相当于:傻x)。”

    顾卫林点了点头,话是这么说,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又有几个人能经受得住诱惑。

    一路之上,自从得了顾卫林的话,吴自荣脸上的阴郁之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思考该怎么利用这便利之权,取得最大的利益。

    孙金诚除了刚开始还搭话,到了后来,也不说话,坐在船舱之中,闭目养神。

    顾卫林知道,孙金诚闭目养神是假,估计在思考回去之后的对策呢。

    魏东仁和马思鸣背着他行动,故意绕开他,现在突发紧急情况,又想到了他,他就这么被挥之即走,召之即来?

    孙金诚心里咽不下这起气,这口浊气。

    按理说,在田木信一担任局长的时候,他是和魏东仁关系相对来说最好的,没有他的支持,魏东仁在政保局能展开拳脚?

    可是现在,一切好像反过来了,他和魏东仁之间好像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阻隔着一般,而马思鸣反而和魏东仁之间不清不楚的。

    对这件事情,孙金诚早就有感觉了,他不说不代表他不知道,他只是没想到事情会严重到这个地步。

    吉高志让魏东仁负责江城方面的军统和中统等其他抗日分子的抓捕,像今天这样的行动,根本就应该通知一声情报处,虽然情报的来源不是情报处,当至少要综合分析吧?

    贸然行动?独占功劳?

    结果呢?

    孙金诚觉得自己应该再强势一点,对有些人太放纵了,有些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可以说,政保局的每个人都是非常敏感的,不论男女。

    在这件事情上,顾卫林只能凭着自己的猜测和综合分析去想大致的事情,没有接触到全面的信息之前,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船到了码头,管四平在岸边迎接几个人,孙金诚和管四平不熟,吴自荣倒是知道管四平,毕竟要走货。

    因为吴自荣在市建材路有货,所以三人正好一起赶往市建材库,顾卫林开车。

    “老孙,你们现在这情报搞得有些不准啊,军统都这么大的动静,你们都没有察觉?”吴自荣坐在后座,朝着孙金诚笑道,和顾卫林达成了交易,他却是没有什么在乎的了,虽然损失一批货,但日后的总能赚回来的。

    孙金诚轻哼一声,吴自荣是站着说话腰不疼,他知道躲在警察局里面逍遥快活,有本事到政保局瞧瞧?这帮人不把你吃的骨头都不剩,他孙金诚往后就和吴自荣姓了。

    “老孙,我没别的意思,你也别生气,主要是说老马不厚道,这事情发生了,还得你去擦屁股。”吴自荣见孙金诚脸色有些难看,故意又换了语气说道。

    孙金诚没有理会吴自荣,这老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顾卫林从后视镜之中可以看出孙金诚一脸不爽的样子,但上面的命令他又不能不执行。

    魏东仁话里话外都提到了吉高志,吉高志不知道魏东仁和马思鸣掌握着钉子,所以点名让孙金诚来解决这个事情,还要向他解释,他能怎么解释?

    车到了市建材库,吉高志不在,这种事情在吉高志看来不该他出面。

    “金诚....”魏东仁亲切的叫道,孙金诚脸色好了一些。

    “魏局.....”伸出手,紧紧地握住魏东仁的手,两人并肩走着,显得好像多亲昵似的。

    但,实际上呢?

    一个和马思鸣一起瞒着孙金诚行动,马思鸣有探子有也不告诉孙金诚,孙金诚也能理解有独立情报员瞒着不说的原因,但是行动的时候好歹说一声吧?可行动也不说,这才是孙金诚最气的,简直是拿他不当回事。

    一个是刚才从江心洲一路之上就牢骚不断的情报处处长,刚才在车上还没有好脸色呢,这一下车,一切都变了,和颜悦色,谈笑风生,好像市建材库被军统炸的事情可以忽略不计了。

    情报处的人早就在这里进行情报的搜集,当然这属于事后工作,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看看你干的好事儿.....”魏东仁与孙金诚并肩走到建材库外面,马思鸣沉着脸,正在站在这里盯着现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弄到这个地步。

    马思鸣看到孙金诚的都来,脸上更难看了,两人本来就是明争暗斗,现在自己行动失败,马思鸣被当做救火队员调来,这不是打他的脸么?这叫他以后在政保局怎么混下去?

    “处座....”

    情报处的情报人员将一些现场及周边的情况向孙金诚做了报告,并将一些发现的军统行动残留痕迹和证物拿给孙金诚。

    “军统行动处的手笔,孔荀的手法....”看着物件,孙金诚确定的说道,他和军统江城站姜哲和孔荀都打过交代,自然对他们的一些喜欢比较熟悉。

    孙金诚能看出来的,马思鸣和魏东仁自然也能看出来。

    对于孙金诚的话,马思鸣不屑一顾。

    “金诚,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还要去一趟市政府,建材库被炸了,我们有责任,市政府那便需要一个解释。”魏东仁苦笑道,他是政保局当前的负责人,不找他找谁?市长刘建设也得敢找日本人啊!

    孙金诚点了点头,他就知道,找他来没什么好事儿,这就说明一切,魏东仁又将烂摊子交给他了,怎么立功的事情不喊他呢?

    但孙金诚也不能拒绝魏东仁,只好点了点头。

    魏东仁见孙金诚点头,拍了拍孙金诚的肩膀,笑道:“金诚,慢慢来,我相信你.....”

    孙金诚只能报以苦笑,正当他苦笑的时候,只听魏东仁冷哼一声:“你跟我去市政府.....”

    马思鸣一脸阴沉,被魏东仁这么一呵斥,脸上的表情就更加的丰富了。

    孙金诚眼神之中对魏东仁的怨恨更加加深了一分,魏东仁这是明显在替马思鸣开脱,带马思鸣离开,让马思鸣这个当事人离开现场,这算怎么回事?

    看着魏东仁带着马思鸣离开的背影,孙金诚碎嘴道:“真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