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英雄无声 > 第二百一十章 两头香(求月票)
    顾卫林不知道此时梅靖江作何感想,尤其是韩无为今天如此的“高调”的亮相又意味着什么?

    其实,此刻的梅靖江心情很复杂,他知道自己被韩无为盯上,事情肯定不会轻易就这么结束的。

    同样是发生在今天早上的事情,韩无为调阅了作为保密文件的黄雀计划档案。

    梅靖江不知道韩无为知不知道他所派出的钉子已经被军统和地下党全部发现,若是不知道,那韩无为调阅这份计划的目的是什么?

    还有一点,在政保局之中,借调最高等级的保密文件,需要局长的签字,也就是说吉高志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这里面的头头道道不由的就让梅靖江去乱想。

    最令人担心的就是韩无为已经知道了黄雀计划早就失败,那么他调阅计划的目的就另有目的,这个目的是什么?梅靖江不清楚,但是他知道,韩无为的目的绝对不纯。

    看着政保局的局势一天一个变化,梅靖江有些跟不上这种办公室勾心斗角的生活,每个人都好像是一个表演者,而政保局就是舞台。

    他还是习惯于在上海搞行动的那种氛围,至少是没有拘束的,当然也可能和每个地方的局势不同。

    站在窗台边,想起自己在上海的时候,组织上为了他更好的打入行动大队,并且在行动大队稳定下来,不惜牺牲暴露了好几个交通站和交通员。

    那段时间,是梅靖江最为难熬的一段时间。

    他需要一边“享受”着吴世宝的赞誉和提拔,一边还要保护自己,因他的保密级别比较高,很多不发生关联的党组织都想除掉他,曾经就有人为了血刃他,直接被吴世宝下套抓住,这些都是血的教训。

    无数的人或是直接、亦或是间接用他们的牺牲换来了梅靖江在吴世宝手下的潜伏,那段时间是梅靖江痛苦的时间,同样也是他发挥巨大作用的时间。

    但是,现在到了江城呢?

    梅靖江仔细想着自己到来之后的所做所为,发现自己并没有很好的完成组织上交代的任务。

    虽然他通过政保局发挥了自己的一定作用,但是局限性太大了。

    所以,他发展了顾卫林,顾卫林比他更适合江城站,他心中有一个庞大的计划,只是需要等到顾卫林真正能够成长起来,他才能放心的去实施。

    顾卫林先去了孙金诚的办公室,于公于私他都应该先去孙金诚那里,当然这也是一种示好。

    其实坐在办公室之中的孙金诚也在盘算着顾卫林会什么时候来找他。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他坐下不久,顾卫林就敲门进来了。

    看着顾卫林毫不犹豫的选择,孙金诚很满意,当然他心中也将顾卫林看的更加的重。

    他知道,马思鸣也看中顾卫林,他依稀记得当初韩无为将顾卫林弄出政保局的时候,他再三的想将顾卫林弄到行动队的做法。

    原本以为顾卫林会选择马思鸣,没想到到底是选择了自己。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选择,虽然只是一个先来后到的做法,但是向外界传递的信号绝对不一般。

    顾卫林作为在政保局之中公认的和吉高志关系最好的人,有时候他的话在吉高志面前比很多人的话都管用,谁也不想得罪顾卫林,谁也不能轻看顾卫林。

    况且吉高志想方设法将顾卫林弄回政保局,难道真的只是想让他担任后勤处一科科长?

    若是有人真的这么想的话,那简直是个笑话。

    “孙处,怎么摆着个脸色,看我看呐?那麻将可是白打了.....”顾卫林将孙金诚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摆了摆手,转头就要走,当然这只是顾卫林故作姿态罢了。

    “哈哈哈,老弟.....”孙金诚从椅子上站起,赶紧拉住顾卫林,将顾卫林请到旁边的沙发上,又说道:“哪里的话,老弟,你能到我这里来,就说明和老哥的关系不一般。”

    顾卫林点了点头,笑看孙金诚,他想知道孙金诚接下来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老弟不拿我当外人,那我姓孙的是有话就直说。”孙金诚顿了顿说道。

    “孙处,有什么话就说,我这小门小灶的,实在不敢当孙处长的话。”顾卫林“心虚”道。

    “哼,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局座面前最能说的上话的人,可比有些人阴阴郁郁,背后搞小动作强多了。”孙金诚话语之中充满了对顾卫林的示好,以及对魏东仁、马思鸣和韩无为的不满。

    其实他这话最主要还是针对今天出来的韩无为,实在是让他丢尽了人。

    “孙处,你这话说的可就过了,韩局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并且局座也在,难不成让局座丢脸?”顾卫林笑着打哈哈道,有些话他不能赞成,赞成了与他对吉高志的关系不利,不赞成的话,又对他和孙金诚之间的关系不利,所以很多话都需要三思而后说。

    “哼,你这小子还是这么滑头.....”孙金诚笑道,顾卫林没有接孙金诚的话,只是笑着不说话。

    “怎么?不敢说,和我有什么不敢说的?要说谁在政保局的资格最老,出了老魏就是我,当然还有一个叛徒老刘,他姓马的和姓韩的算什么?”孙金诚“手舞足蹈”,食指虚点着空气说道,显得有些不服气,可能是被今天的情况刺激到了。

    顾卫林可以理解孙金诚的心情,要是换成他是孙金诚,指不定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呢。

    其实,直到昨天他们一起到了市建材库,顾卫林都可以看出来,孙金诚还是可以克制的,但是今天早上记者的问话,彻底了触动了孙金诚的神经。

    “我问你,你知道姓韩的为什么今天这么嚣张么?”孙金诚张口不谈市建材库的事情,而是考教起顾卫林来。

    顾卫林摇了摇头,他也疑惑,为什么韩无为今天会这么积极?平时可是根本见不到韩无为的,事出有怪必有妖,顾卫林还想着自己好好调查一下,暗中摸一下底,没想到孙金诚这就痛快的告诉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