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隐龙惊唐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平谁的叛?
    ps:感谢书友“炎焱若邪”投的2张月票,书友们的支持是我码字的动力。

    “那这三人为何聚集在长孙府中,与长孙无忌密谋?”

    秦琼满是病容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他缓缓吐出二字,“平叛。”

    “平叛?”李靖惊呼道,“平谁的叛?”

    “自然不会是那小子的叛。”

    “你是说潞国公……?”李靖的脸上写满了惊悚之意。

    ……。

    李沐率军冲到西城金光门前,便发觉金光门前早已被布下了大军。

    剑拔弩张、长枪如林正等着自己。

    前有阻击,后有追兵,难道自己真要死在此不成?

    可此时不是犹豫的时候,面对强敌,主将如果犹豫,军心便散了。

    这个时候,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死了也就死了,至少还有希望。

    可如果一泄气,那就真万劫不复了。

    李沐转身看着轻骑兵将士,嘶声喊道:“生死存亡,同仇敌忾。冲出此门,方有生机。将士们,随我冲锋。”

    李师急呼道:“投弹。”

    数百枚天雷,往前投掷出去。

    这个时候,已经无法去考虑死多少人,而是先保证自己不被杀。

    这个时候,什么仁慈、忠君就是狗屁。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一堆堆的人被炸死,可有更多的人填充进来。

    李沐带着轻骑营艰难地向前推进,直到所有天雷用完,此时距离城门仅一步之遥。

    就是这一步之遥,却如同天堑。

    没有了天雷开路,失去速度的轻骑,面对禁军如林的长枪,根本无法撼动。

    不断地有骑兵被长枪捅下马去,淹没在人山人海之中。

    李沐所部如同一叶扁舟,在人海中此起彼伏,稍有不慎,便是没顶之灾。

    李沐有些绝望了,早知如此,还不如死在王府,至少还能让这批骑兵活下来,在李沐心里此时还是相信,李世民应该不会祸害这支劲旅。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屋漏又逢连夜雨。

    追兵到了。

    候君集率部赶到了金光门。

    望着被无数禁军包围的李沐所部,候君集笑了。

    他志得意满,天大的功劳唾手可得。

    至于李沐是不是真谋反,这已经不重要了。

    编撰证据是胜利者的专利,而李沐那时已经是一具尸体。

    没有人会为一具尸体去得罪一个“功臣”。

    就算皇帝也不例外。

    而这证据,候君集相信不需要自己费神去编,长孙无忌会为他编得天衣无缝。

    自己需要做的是,让李沐尽快地死去。

    “李沐,某给你一个机会,如果此时自尽,某可以放过你的部下,否则,全部诛杀,一个不留。”

    听到候君集得意的话语,再望望身边伤痕累累的将士,李沐突然感到心力交瘁。

    自己想象过死在李世民手里的情景,可从没有想过会死在这么个二货的手里。

    天要亡我,徒叹奈何?

    李师见李沐神色恍惚,嘶声哭喊道:“殿下,此时投降,我等岂会有活路?与其遭受羞辱,不如拼死一战,来得畅快。”

    身边的士兵已经杀红了眼,随着李师的哭喊声,厉呼起来,“杀”、“杀”、“杀……。”

    声势之盛,愣是逼得近前的禁军后退数步。

    人到这个时候,已经不能说勇不勇敢,全靠着胸口一股气支撑着。

    憋着就是一个英雄,一泄那就是一滩烂泥。

    李沐神志一清,咬牙喊道:“将士们,今日我能与汝等死在一起,是我的荣幸。”

    “我等荣幸。”数百人的齐声大喝,让李沐心中热血上涌。

    “那就一起去死吧。”李沐使劲一夹马腹,当先冲向城门。

    仅余的三百多骑兵狂呼着追随李沐冲向城门。

    或许是回光返照,也或许是被这种悲壮的气势所震慑。

    这一次突击,竟让李沐所部硬生生地冲到了城门口。

    狭路相逢勇者胜。

    可到了城门口,李沐才知道现实是如此残酷。

    城门口离对面的城门,距离有数丈之遥。

    京城的城墙有多宽?

    足够让两三辆马车并行齐驱。

    而这个城门的门洞中,至少有二、三百个禁军士兵拥挤在甬道中,如何冲得过去?

    李沐回头看着李师苦笑。

    李师也苦笑不止。

    这最后的一冲,已经耗尽了将士们身上全部的体力。

    候君集原本还真被吓了一跳,他被包围李沐所部的禁军所阻碍,一时半会无法接近。

    只能眼看着李沐向城门突击。

    此时见李沐所部在城门口失去了锐志,终于放下心来。

    他大喝道:“李沐,你认命吧。”

    说完,下令道:“凡砍下李沐脑袋者,官升三级,赏黄金千两。”

    禁军开始蠢蠢欲动,升官发财是激励士气的不二法门,无论对哪支军队都一样。

    已经成定局,何必再徒伤人命。

    李沐提刀横颈,向候君集喊道:“孤死就是,潞国公须言而有信,不可为难这群将士。”

    候君集心中一喜,大喊道:“某绝不食言。”

    李沐身边的几名士兵大惊,从马上跃起,向李沐飞扑过去阻止。

    李师苦于够不着,只能拼命往李沐所在位置挤去,他口中哭喊道:“殿下不可弃我等而去……。”

    可就在这时,金光门的城门在“轰”地一声巨响之后,四分五裂了。

    堵在城门里的二、三百禁军如同纸人一般,被爆炸的气流吹起,向李沐所部扑面而来。

    大地轻轻地颤动申吟着。

    李沐被迎面飞来的一具尸体撞击倒地,一时间,竟挣扎不起。

    屹立如山的金光门城楼竟在这一刻,仿佛摇摇欲坠一般。

    所有人都聚目于城门方向,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甚至有部分士兵抛掉手中的兵刃,向苍天磕拜起来。

    在他们的眼中,这便是神迹,是神的怒号。

    爆炸的回声渐渐隐去,浓黑的烟尘从门洞滚滚涌出。

    而此时,“隆隆”的震荡声在城门甬道中响起,巨大的回响和震动令人心惊胆颤。

    李师突然展露出一丝笑意,他大喝道:“骑兵、重骑兵。殿下,这是李沂的重骑兵。”

    他说完,从马上弯下腰来,一把抄起被尸体压得起不了身的李沐。

    边退边喊,“轻骑营退开两侧,为重骑兵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