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章 家生子
    嘀嗒嘀嗒嘀嗒……

    何坦之摸出一只怀表,看了看之后,又揣到了怀里。

    此时跟在何坦之周围的人都是一身特殊装扮,衣服收的很窄,中原的夏夜很不好过,蚊虫多不说,闷热又没有风,只有睡过去,才能把这晚上抗过去。倘若醒着,简直就是躺在蒸笼中一般。

    所以一到夏天,百姓人家的女主人,夜里睡觉也是穿得极为清凉,袒胸露乳的妇女比比皆是,略微讲究的,可能自己织个小衣套着,或是用最近流行的肚兜,大约也是仿着“安利号”的款式在做。

    “老叔,怎么办?老板娘这是要下死手……”

    出洛阳一段路,顺着谷水逆流而上,两京新修的弛道,也就是在谷水北岸。

    大概是在新安县以西的关卡高地上,刚过七点半,疾驰的马蹄声就是震天响。恨不得能传到渑池去,早早到了关卡的何坦之一行人,便是等着看安平公主的决断。

    只是让何坦之没有料到的是,李芷儿刚到洛阳,情报消息汇总之后,立刻就派出了四海沉浮的厮杀汉。

    这些个形貌朴素的骑士,少年时多是江南剑客,吃的本就是江湖饭。后来收心之后,就老老实实地做工干活,站过码头上过船,押过皇粮守过仓,经验之丰富,一般人很难想象。

    最重要的是,这些看似老弱的剑士,还当过府兵,在青海和北襄州两地换过防。

    他们并非没有见过大阵仗的游侠儿,而且即便只论江湖经验,这些在海船上和人火并不知道多少回,还能存活下来老江湖,比二十万唐军的绝大多数都要厉害的多。

    “这些个老倌既然都派了出来,自然是不死不休。”

    何坦之自己也是神色凛然,这些个“老家伙”少年时,也是受他调教。但真正功力大成,反而不是混迹江湖或者当兵的时候,而是重新回归社会,开始“老老实实”上班之后的事情。

    “都是家生子啊。”

    一声感慨,何坦之目光极为复杂,“江阴老板娘”的赫赫威名,跟这些“老家伙”不无关系。

    但“江阴老板娘”威名之外,还有“侠名”,因为“江阴老板娘”出手极为阔绰。对亲善同盟阔绰,对自己人更阔绰。

    按照这些家生子的资历,张公谨安排他们进入左骁卫做低级军官,或者早年定襄都督府做个小军头,根本不成问题。

    典型就是张绿水,退休之后,还混了个假假的“校尉”,虽然不适实职,而是散官,但也说明凭借这一身本领,真心到哪儿都有饭吃。

    李芷儿能够指挥这帮家生子如使臂指,靠公主头衔是无用的,靠宗长夫人,也只不过是口服心不服。

    没有本身的人格魅力以及实力,骄兵悍将真要这么容易收拢,也就不会汉末乱战数十年,一直要到杨坚,才重新回归统一。

    “这个长公主,倒真是历练了出来,李渊老儿生了几个好女儿啊。”

    何坦之言罢,转身道,“走,岘山。”

    “老叔,既然要去岘山,两步路就到虢州,何不跟着去弘农?”

    “老夫这一把老骨头,能经得起那般折腾?”

    何坦之横了一眼,“一旦那几个老倌得手,怕不是就要撤离弘农。这光景,杨氏、韦氏本就小心翼翼,再如何神不知鬼不觉,想要等到明日才会发觉,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旦虢州热闹起来,我们走脱了还好,一旦走不脱,你们年纪轻轻的跑得快,老夫老胳膊老腿……你是盼着老夫死在鸿胪水?”

    “……”

    过崤山的路其实很多,但因为骑士飞奔,动静都已经闹出来了,沿途的车队、马队也不可能不知道。

    毕竟,点一路的路灯,这简直就差把老子要搞事写在脸上。

    一人三马,到了陕州就放慢了速度。

    人马略作休整,略微补充了一些肉食,两队人先行前往鸿胪水。到这一段路,便是没有人再去点了路边的路灯。

    黑灯瞎火的,全凭领头骑士的技术。

    好马好领队,才能保持一定的速度前进。

    “都有!给马蹄套上皮子。”

    “是。”

    很快,每匹马都被穿上了“皮鞋”,还系好了“鞋带”,不至于让包裹马蹄的“皮鞋”飞了。

    鸿胪水的津渡,弘农津设有津口大使,即便是夜里想要过河,如果走弘农津,那就不可能不惊动他们。

    只不过两队骑士并没有走弘农津,领队的一个班长掏出了地图,随后根据鸿胪水一带的信号机为坐标原点,简单的尺规作图,很快就收了地图:“走。”

    他们不走弘农津,而是在弘农津的下游,六七里的地方聚集。

    “打灯。”

    马灯忽明忽灭打着信号,不多时,鸿胪水的河面就同样有了信号回应。

    随着河面上的信号越来越近,逐渐有了水流被推动的声音,岸上有个班长这才喊道:“今天县里一斗米几个钱?”

    “贵得很,一个银元。”

    “什么样的米,什么样的银元。”

    “白花花的米,华润号的银元。”

    “收了。”

    一声令下,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船上的人听得真切,是弓矢收好的动静。箭矢重新插回箭彀的摩擦声,十分特殊,很有辨识度。

    “五哥。”

    “两队认,船够吗?”

    “够,一共二十条船。”

    “要不了那么多,三五条就够了。”

    “原本是想架设浮桥来着。”

    “过河吧。水门那里,已经妥帖了?”

    “妥了。”

    “嗯,出发。”

    过河用时不多,放几百年前,过河之后还要头疼一番,因为鸿胪水过去之后,就是最早的函谷关。

    也就是秦国进攻东方六国的那个前沿阵地,贞观朝的函谷关,一共有两个,但都远离虢州,而是在直隶近畿境内。

    而秦国时期的函谷关,就是现在的虢州治所弘农县。当年函谷道这条绝境两边的山岭,因为黄河、气候、人类活动等等因素,山原上很难得再看到一棵树,每一寸土地都是被用来种粮食。

    函谷关废弃之后,关洛大地上重要关卡,就是潼关,其地位虽然比不上一统六国时的秦函谷关,但也相差不算太多。

    历经几个朝代的努力经营,加上弘农杨氏的存在,围绕鸿胪水的环境改造,使得虢州在汉朝以来,都还算不错。有了丰富的物质基础,才有了丰富的人文环境,这个道理任何时候都是行得通的。

    陆续几个朝代,都曾开挖过函谷道两边的山原,虽然没有推平,但也形成了很是便利的道路网。

    还有几个漕渠,能够从北、东、南是三个方向进入鸿胪水,然后转道黄河。

    而此刻,两队骑士缓慢前进,摸到城北之后,立刻下马,顺着城北漕渠的水门,摸到了弘农县城内。

    鲨鱼禅师说

    明天拼一下两万字的目标看看,顺便求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