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十三章 拜访
    醒酒的最好方式就是再来一杯。

    “二郎,你……你还喝啊。”

    “老弟,教你一招,醉酒之后想要醒的快,最好再来一杯。”房遗爱洗了把脸,坐躺椅上又来了一杯“桃花酿”,在长安喝的是葡萄酒,好喝归好喝,容易喝胀。

    他从来不品酒,怎么喝都是喝,何必给人面子?

    反正他就算一边喝一边尿,也有的是人赶趟过来拍马屁。

    范阳卢氏垮台之后,房遗爱发现他们房氏不但没被牵连,反而实力更强,房遗爱就知道,他们房氏,那是真的牛气冲天了。

    在外有大哥房遗直撑门面就行了,他即便闹出再大的祸事来,只要房氏不塌架,别人也就是拿他和大哥比一比,说这房二不如房大太甚。

    但也就到此为止。

    高阳公主嫁过来的时候,那叫一个趾高气昂,房遗爱当时就在一步步试探。从争执、争吵、推搡、殴打、毒打……一路过来,最大的惩罚,居然就是个呵斥禁足。

    从那一刻起,房遗爱就明白过来。

    这贞观朝啊,是皇帝需要他爸爸,而不是他爸爸需要贞观朝。

    “二郎还是少喝点。”

    “倒酒。”

    “哎。”

    纪王李慎应了一声,拿起酒壶就给房遗爱满上一杯。

    喝完这一口,房遗爱就把杯子倒扣,然后道:“走,去见一见你家姑母。”

    “哎,二郎走着。”

    论起来,房遗爱见了安平长公主,也是要喊一声姑母的。不过他是没打算喊,这要是喊了,怕不是安平长公主当场就能嘲笑他。

    传到武汉,传到江西,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柄?

    又换乘了马车,前往李芷儿临时住所的时候,有人传信过来,说是蒋王李恽也要同往。

    “蒋王?”

    房遗爱眉头微挑,“这物事没去长安的?”

    “没见着他。”

    “这‘桃花酿’是蒋王送来的?”

    “适才倒是没注意,现在想起来,好像是这么说的。”

    “老子还以为是张沧送的。”

    忽地,房遗爱愣了一下,“蒋王可以啊,有眼光。”

    不动声色就跟张沧勾肩搭背,这是上了一条大船啊。

    贞观朝的亲王,不管是太上皇还是皇帝生的,日子都还算可以,放历朝历代来看,那也是不怂。只是贞观朝日新月里,发展的太快太快,这用老眼光来看问题,就有点失衡。

    往往会出现这么一种状况,亲王府看着规模挺大,衣食住行也是相当的讲究,可一出去,还不如扬州商人来得快活,这就有点纠结了。

    要说亲王们不吃味,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商人是什么狗屁玩意儿,居然比王爷还过得爽,这还了得?

    只是贞观朝巧取豪夺的成本特别高,因为你也分不清这商人背后是不是藏着一只大佬一座山头,再加上朝野内外,喷谁都没有喷王爷们来得安全。

    李恪不小心踩了几棵青苗,就被喷吴王殿下毫无体恤怜悯之心,伤农啊伤农,该死啊该死……

    所以,吴王殿下研究小蝌蚪,一是兴趣爱好,二是省得那帮神经病找他麻烦。

    杂七杂八的原因加在一起,也就导致了王爷们想要把自己的社会地位变现,难度系数还不小。

    吴王、江夏王这种运气好的,投机早的,自然是盆满钵满。

    但李董儿子辣么多,二十岁左右的一大帮,这些个亲王,日子极其难过。

    就是没有变现渠道,全靠对老爸卖萌,对百姓卖蠢,才能混点油水。

    房遗爱说蒋王李恽有眼光,也就是因为这个。纵观整个贞观朝,变现能力最强的就是张德、李芷儿两公母。而且在房遗爱看来,张德因为种种原因,心思根本不在如何搂钱上,所以李芷儿这个江阴老板娘,才是隐藏起来的恐怖巨头。

    原话不是这么说的,但房遗爱的亲爹,江西总督老大人房玄龄,就是这么评价江阴老板娘的。

    在这个偌大的帝国中,居然是一座山头,跟四大天王平起平坐……就算综合实力差点意思,但也比寻常两朝武勋强得多的多。

    更何况,这一次安平长公主殿下雷霆震怒,杀二人、吓一人,震怖三千里,完事儿之后半点麻烦都没有,当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这光景在京城之中,排队准备跪舔的老旧世族,不知道有多少。

    “二郎,这到时候见了十二姑母,我该怎么说话?”

    “你甚么都别说,见面先跪下,一个劲跪地求饶就行。”

    “这……会不会让人以为有辱皇族尊严?”

    “她是你姑母啊,尊敬长辈,这不是应该的吗?”

    房遗爱双手一摊,很是奇怪地看着纪王李慎。

    “那……那好吧。”

    一咬牙,李慎寻思着到时候也没多少人看见,这怕个鸟啊。

    七拐八拐,终于到了地头,外间侧门站着不知道多少人,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在门子那里打听着事情。

    路边还有个岗亭,警察卫的人都是神情肃然,还有洛阳本地的不良人,蹲墙根仿佛是乞丐,眼睛不停地打量着这些来求见的人。

    “七哥!”

    “嗯?十郎,来得恁早?!”

    刚下马车,房遗爱和李慎就看到正门口有一行人规模也不小,仔细一看,居然是蒋王李恽先到了。

    “二郎!”

    “房世叔。”

    张沔一看是房遗爱,小跑过来,笑着冲他行礼。

    “哈哈哈哈……老子就喜欢你这懂礼数的模样,比你家大人强多了。”

    言罢,房遗爱摸了摸脖子,“莫看你家大人现在斯斯文文忙于公务的模样,当年差点被摔死老子。嗝!”

    打了个酒嗝,房遗爱回想起当年在务本坊打群架,竟然还有点小怀念。

    这一晃,居然就是一二十年过去了。

    “二叔,怎么想到来京城的?”

    “喏,这厮吓得尿了裤子,老子过来帮忙做说客。”

    手指了指纪王李慎,房遗爱正待介绍,却见张沔行了一礼:“沔见过纪王殿下。”

    “免礼、免礼……”

    “客套个鸡儿,走了!”

    言罢,房遗爱往前走了两步,看到李恽就迎了过去,勾肩搭背地笑道,“难得来一趟京城,可有甚么好货色?”

    “本王在许州常年公务繁忙,哪有甚么辰光去寻花问柳,二郎你找错人了。”

    一本正经的李恽看上去就是个读书种子,风度翩翩,气度不凡。

    岂料房遗爱撇撇嘴,扭头突然眼睛圆瞪:“我的娘,那小娘**比西瓜还大!”

    “荒谬!这世上岂会有……”

    李恽顺着房遗爱的目光看去,却见一个车把式正在给挽马解套,哪有什么小娘子。

    “嘿嘿……狗东西还装模作样,夜里有甚耍子,可别忘了我!”

    拍了拍蒋王的肩膀,房遗爱大大咧咧地往里面走去。

    鲨鱼禅师说

    书城老铁问怎样才能加更?来盟主啊,保证爆肝更新之上再来十更爆肾,连欢喜禅都不参,就天天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