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二章 社长
    三月初三要祭黄帝,做了大唐最高学府校长的孔祭酒要忙着写祭文。之前因为被尉迟天王塞儿子过来的负面影响,随着李董封了十八学士,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对知识份子来说,被殴打仅仅是有辱斯文,但要是捞不到名声,那就是斯文扫地。

    孔校长从人格上来说,还是很有节操的。

    因为黄帝等于说是诸夏苗裔的祖宗,是干趴下其余部落,顺利称霸黄河流域的第一人。因此他伟大之余,也是后世君王们的榜样。

    你要是干不趴周围的瘪三,你好意思说你是人皇?

    李董是个很较真的人,他觉得自己做千古完人是没希望了。毕竟身上的小黑点儿抹的有点多,但千古一帝还是有希望的。

    于是正旦刚过,外朝开会就定了调子,曲江池文会,要彰显一下大唐的气象。要有文化,要有风度,别学前朝的那位用丝绸缠树。

    不学的原因,主要是财力不够。

    然后老孔就和秘书少监虞世南联袂询问:陛下,那文会写点啥呢?

    李二不耐烦地看着他们二人,你们俩学士,这种事情也要来问朕?朕要你们何用?

    “正值初春,就以春为题吧。”

    “是,陛下。”

    然后老虞就把这事儿记下来,下班之前写了帖子,转交给礼部的那些白痴。

    礼部的人一看,嗯,这事儿靠谱,得隆重点。于是就把文会定在三月初三下午,下午太阳好,风和日丽。

    但有人觉得舞文弄墨有个卵用,写诗特么能杀突厥狗还是宰高丽猪?

    说这话的是个半文盲,此人姓尉迟名恭字敬德号天下第三。反正正月里的外朝朝会算是被这王八蛋给搅合了。

    原本勋贵们也就准备过去吃吃烧烤蹭点美酒点心,尉迟日天喷文科生是废物这件事儿,立刻引起了孔校长的愤怒。

    老孔已经做了国子监祭酒,所以他不想死了。但是他又打不过尉迟日天,知识份子嘛,总得走点不寻常的路。

    于是孔校长偷偷摸摸见了皇帝,然后一脸诚恳,特为国为民的那种:“陛下,吾观勋贵子弟,多游戏市井恣意妄为,不若借三月文会,命尔等赋诗唱和,一扫放纵之风。”

    太宗皇帝嗯了一声,他心里琢磨了一下:没错,要都特么和程三郎那小王八蛋一样今天放把火明天唱首歌,朕的大唐都城,首善之地,岂不是和西域一样?不妥不妥,得让勋贵子弟们知道,他们头上还有一位他们爹的老板。

    因此,皇帝就下了旨,也就是张德所说的什么狗屁规矩。

    这事儿不能让人知道是老孔撺掇的,于是老孔回到国子监,就对同僚和学生们说了,去年陛下就说啊,勋贵子弟要多读书,多学一点姿势……

    于是乎,连四大保镖之一的张礼红都知道,三月文会让勋贵子弟们写诗,那是去年就说好了的,跟孔祭酒可没啥关系啊。

    对此,老张只能说:我家的狗已经不行了。

    而全体勋贵们纷纷表示自家的狗还能继续日,都特么怪那个长安首富,叫你丫多嘴!搞得好像自己没儿子似的,到时候你儿子上去写诗,看你弄个什么玩意儿出来。

    本着自己儿子是文盲,也一定要拉同僚下水的心态,勋贵们关起门来就对自己儿子们说:儿啊,你们就算不会作诗,抄两汉南北朝的也得抄出来念,可别跟尉迟家的那些白痴一样啊。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尉迟恭回去跟尉迟宝琳尉迟宝琪说了这事儿,然后就喝一口抹了把胡子嚷嚷起来:“你们听着,作诗你们不行,俺也不要你们作诗,这是两千贯,你们一人一千贯,多买一些好诗。那些东南来的措大,给点钱就打发了,千万别给俺丢脸。”

    “阿郎,怎能如此做事,岂不是坏了名声?”

    尉迟首富的续弦宋氏眉头微蹙,她长的一般,祖籍长谷,跟宋金刚还沾点远亲。武德年尉迟恭前妻苏斌去世之后,武德八年嫁给了尉迟恭,基本上嫁给这老混蛋之后,天天担惊受怕。

    不是怕被李渊满门抄斩,就怕被登基的李建成满门抄斩,后来因为尉迟恭喷孔颖达和李孝恭是傻逼,又担心被李世民给贬回朔州和突厥人玩躲猫猫。

    然而这并不是宋氏苦逼的唯一来源,首富长子尉迟宝琳唯一爱好就是造人,要不然就天天跑校场找人相扑。

    你一堂堂国公嫡长子,成天赤膊和人汗流浃背玩摔跤,要不是天天造人,真特么以为你重口味。

    次子尉迟宝琪,年纪不大,但也十五了。因为经常跑张府串门,于是跟张大象这个斯文人来往,身为后母,宋氏还是很放心的,直到出现一只名叫薛仁贵的生物,于是哥仨成天在北里唱“一摸摸到妹妹的头啊”。

    要不是这俩小混蛋不是自己生的,宋氏能把他们臀部打成石榴。

    “耶耶,我们‘忠义社’最近可热闹了。我一会儿去一下社长那里。”

    社长?什么狗屁玩意儿。

    眨了眨眼睛,尉迟恭愣神问小儿子尉迟环:“‘忠义社’?社长?”

    “对啊,我们在青云馆结盟,立了‘忠义社’,如今务本坊我们可威风了。”

    宋氏眼珠子瞪圆了:“三郎!你可不能学坏!”

    “阿娘,没有啊,哥哥对我们可好了。还做馒头片给我们吃,是定远郡公府上独有的特产。”

    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两片给宋氏,又掰断半块给尉迟恭。

    “可好吃了。”

    尉迟环一只舍不得浪费,节约着吃,毕竟,一块馒头片十个开元通宝,也就张大素能厚着脸皮带着弟弟张大安才能喊出这个价来。

    首富和首富老婆都塞嘴里嚼了两下,顿时眼睛一亮:“酥香可口,倒却是一味小吃。”

    “对了,三郎,你那个哥哥是谁?”

    “就是张三郎的大哥啊。”

    “噢,原来是他,好,好,张大郎为人谦逊,是个如玉君子。你要多跟他学做学问,将来才能让尉迟家更加兴旺。”

    “我最喜欢去哥哥那里听故事了,连四门小学的人都爱去。”

    那肯定的,每次张大素都受听书费二十文,还特么限客,一次入小院最多三十人。

    “张大郎经史子集在国子监都算拔尖,你能听他讲学,倒也不错。”

    宋氏十分满意,连连点头:“那三郎都学到了什么?”

    尉迟环小脸顿时肃然崇高,正色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阿娘,将来我学了降龙十八掌……”

    “等一下!”

    尉迟恭黑脸更黑,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降龙十八掌?这特么都是什么狗屁玩意儿!

    “耶耶,怎么了?”

    “怎么了?”尉迟恭一把将尉迟环拎了起来,“那个张大郎,是哪一个?”

    “还有哪一个,只有一个张大郎啊。”

    “俺问的是张大象还是……那个小王八蛋!”

    “不许你说我哥哥是小王八蛋!”

    尉迟环悬在半空中手舞足蹈,“哥哥义薄云天义气为先,长安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耶耶怎么如此污蔑人!”

    “俺打死你个混账小东西!那小王八蛋让你爹光着屁股走长安,你……你居然还给人家说好话!”

    “哼!哥哥说愿赌服输真英雄,平日里哥哥还称赞耶耶是一等一的英雄豪杰,大唐首屈一指的沙场战将,绝非小肚鸡肠不认账之辈。没想到耶耶是这样的人,我真是羞于面对务本坊的同窗!”

    老血,一口口老血在翻滚,尉迟首富感觉后背中了很多箭,还有膝盖……

    “俺不许你和那奸猾小子来往!从今往后,凡是姓张的,都不许和他们说话!他们都是坏人,满肚子坏水,听见了没有?”

    “不许你这样说哥哥!”

    “你个小崽子鬼迷心窍,那小狐狸到底给你喂了什么迷魂药,你竟然连老子都不要了!你……你这个……”

    尉迟首富出离地愤怒了,正准备给小儿子来个加强教育,却见宋氏一把搂住亲儿子,护着喝道:“吾虽妇人,却也知言必信,行必果。你在外面既然一诺千金,何必又在家中张牙舞爪恐吓儿子!”

    “妇人!妇人!俺不与你们说!不与你们说——”

    尉迟恭双手抓狂地朝天乱舞,甩门而去,走在半道还回头冲长子次子吼道:“你们两个要是准备不了诗文,等着被俺打成残废!”

    “知道了。”

    尉迟宝琳尉迟宝琪对望一眼,叹了口气,无奈应了一声。

    “阿娘,这……这买诗,我们也没干过啊。难道直接找那些穷措大说,有没有诗文要卖?他们也是要行卷的,好的诗文,肯定不会卖给我们。”

    宋氏嘴角一抽:“你们两个,还真准备去买?”

    “若是做不好此事,只怕阿耶又要揍人。”

    宋氏无奈,叹了一声:“吾不过是宅妇,哪懂这些行情。”

    在她怀里的尉迟环却是眼睛一亮:“大哥二哥,此事包在我身上,我去‘忠义社’一趟,问一下哥哥看。”

    “他不过是十一岁的小郎,懂个甚诗文。”

    “哼,哥哥神通广大,无所不能。乃是江阴香帅真传,岂能用常人眼光去看?”

    言罢,他跳了下来,冲宋氏道,“阿娘,我去去就回,若是晚了,不用唤我吃饭。哥哥那里吃食极多,好味管饱。”

    然后他就撒丫子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大哥二哥就等我好消息。”

    -----------

    ps:凌晨还有一更,第一次冲榜,到时候大家有推荐票的,多多支持。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