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七章 李董需要遥控器(求票)
    老板小老婆们拿五子棋耍钱,这么败坏社会风气的事情,当然是下属的错喽。

    张德本来还想问一下皇后有没有参与,但一看李董那表情,老张虽然很想念长孙皇后丰腴的身躯,成熟的气息……但还是作罢。

    为了和五门七望搭上关系,太宗皇帝也是蛮拼的。以前没机会,所以封赏啊科举啊永业田啊,都是软刀子,世族们觉得这特么是在玩我?所以对李董没好感,就差说你是要学杨二吧?

    然而科举总体来说还是从成功走向成功,从胜利,走上新的胜利。无他,这年头读书能读出花样来的,也就世家子弟。

    庶族……嗯,寒门,玩儿蛋去。

    当然经历了隋文帝的**权术大刀,再经历了杨二**的大枪,北地世家虽说没有被彻底玩坏,但也算得上玩残了。

    五胡乱华都没弄出事情来的世家豪门,在两代大隋董事长的不懈努力下,终于发出了哀嚎,然后招呼了一群好汉,反了他娘的。

    军阀出身的李家上位之后,原本社会地位滑落到地主阶层的世家豪门,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权力迷茫期。

    不知道投靠谁,不知道扶持谁。

    李建成和李世民的争斗,李渊在放置y的同时,其实也是在观察双方背后势力的对峙。

    最后的结果很清晰,李建成输了。而支持李建成的都是谁?关陇军阀的继承者,这是大唐西北最大的权力板块。但他们输的很彻底,给东晋以来的贵族政治画上了句号。

    其中典型的代表就是薛万彻,别看薛万彻还有兄弟在秦王府厮混,实际上就是简单的两头下注。薛氏在西北下的注多不胜数,那位西秦霸王,同样姓薛。说白了,靠武力值说话的贵族们,发现以前用在晋朝王族和北朝胡人身上的法子没用了。

    简单点讲,战斗力……不够啊。

    而李世民身后呢?长孙无忌是落寞贵族,程咬金瓦岗出身,还跟李密有过交情,张公谨小地主家庭,尉迟恭更是什么乱七八糟属性都有,年轻时候特么还放过牛,秦琼是前隋下级军官,张亮是农民……

    从游戏制作的角度来看,秦王李世民的配置要更平衡一些。有奶妈有坦克有辅助,还有强力输出,嘲讽脸还有侯君集,丫还是贵族界的叛徒。

    时代就是这样的发展,没有什么侥幸偶然,谁收买的势力强大,谁就牛逼,谁就称王称霸。

    玄武门是一场政变一场伏击一场暗杀?别说李世民要不断地给自己刷合法地位,他的走狗鹰犬们,更是不遗余力。

    杨广同样有陷害杨勇甚至弑父的传言,五门七望怎么喷他的?暴君、昏君。

    整个历史定位,在大唐建立之前,就已经确立,然后一千多年持续的喷他。是垄断智力资源的世家豪门脑子进水专门盯着隋炀帝不放吗?不是,是因为杨广得罪了他们,要从他们手里夺走知识垄断权以及土地分配权。

    所以杨广该死。

    李董做的事情,其实也是在复制杨广,但更加的温和,更加的从容不迫。但因为李建成的背后有着五门七望的死对头,同时李世民手底下的人,在武德年,就已经被五门七望扶持下注,要是李世民输了,他们会血流成河。

    所以李世民要赢,而且民心所向一代圣君,这不需要李世民发话,几百年诞生几十近百宰相的五门七望会主动帮李世民刷好评点赞。

    贞观年的权力纠葛,皇权土地权知识权的错综复杂,使得太宗皇帝和五门七望有合作又有对立,但总的来说,是合作大于对立,妥协多于对抗。

    所以,一包小小的白糖,百万贯千万贯的利润,将大唐东西部的权力板块一不小心串了起来。而其中仿佛还有南朝旧有势力的深入,这如何不让李董心潮澎湃?这可是大机遇。

    任何一个大公司,在事业上升期中,都会尽量整合好公司内部,平衡好公司的创业功臣以及开拓大将的利益。

    奖金、分红、期权、津贴、补助、五险一金……

    有人多拿奖金,那么别人多拿点分红,你也别逼逼,不服跑个分,谁高谁老大。

    老张虽然十二岁,但李董觉得,这样的十二岁少年,朕要十个!

    五月的粽子,张德还没有好好地品尝“蜜汁淋粽”,就被李董一桶脏水从头泼到底,反正就是要让张德负责。

    然后六月的时候,老张一看天上没下雪,只好无奈地对李董说道:我会负责的,陛下。

    于是,有一天著名的外籍企业家维瑟尔发现,他的商号里,来了一些武力值堪比四大保镖,智力值赶超各大掌柜,体力值让一夜七次郎甘拜下风的汉子。

    然后维瑟尔就跑来问幕后老板,著名的儿歌天王,长安欧巴张大郎。

    老张含着泪冲维瑟尔说了一句:“你听说过党支部建在连队上吗?”

    李董的决心还是很强烈的,他要掌握白糖发卖的分配权,这项权力,是他和东部士族搞一搞复杂关系的强力遥控器。

    只要哪家觉得他这个皇帝不靠谱,他就打开开关,然后远方就会有一个小小的卵形小球,在哪家的体内发出嗡嗡嗡嗡的震动声。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好说话了。

    当然,五门七望是不会认怂的,但妥协,是肯定的。

    毕竟,那是几百万贯开元通宝,这年头……大唐财政收入才一千多万贯。富可敌国的感觉很爽有木有,皇帝捏着遥控器也无所谓了,宁肯爽死。

    凯旋白糖,没取错名字,至少老张在八月觉得大唐不太可能崩溃后,就默默地认可了这是皇帝陛下的凯旋。跟东部士族的较量中,领先了不止一筹。

    经济问题,一抓就灵。老张回忆起当年给领导拍马屁的人生,突然发现,要升官,抓经济。要查官,还是抓经济。

    然后张德就悟了,你妹,老祖宗原来千年之前就懂这一套了啊。活该老子这条工科狗只能给风机做维修然后打dota……

    九月初九,老人们很开心,因为东宫吧冰糖改了个名字,叫“太子糖”,然后白送给关中六十岁以上的老人。

    然后张德不由得仰天长叹:妈的,唐朝人就知道送温暖献爱心了啊,这一套千古不衰,看来是很有道理的。

    尤其是京兆府的大小官员跟着东宫幕僚去采访某个百岁人瑞的时候,人瑞含着甜如蜜的冰糖感动的落了泪:老朽上一次吃到如此甜蜜的东西,还是大统十六年呢。

    一群官僚面面相觑,咱们有大统这年号?

    然后有个姿势丰富的文科生邪邪一笑:此乃魏文帝元宝炬年号。

    众人这才感慨万千,人瑞不愧是人瑞,我等只是看潮起潮落,人瑞是直接围观王朝兴衰啊。

    随后,人瑞又见证了一颗糖,是如何引发一场血案,一场血案引发一场战争,一场战争灭亡一个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