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十七章 太谷县令(一更)
    为了规避从商这条红线,华润商号对外一律称呼大河工坊,就算李世民再来找茬,甩他一脸羊毛内裤毫无压力。

    再说了,因为麻绳的需求量,张德让张礼红跑了一趟并州太谷县。太原城也没去,直接找了太谷那些苦哈哈的小地主,说是河套那边要麻绳,你们这边麻丝我们全包了。

    这地方田地产量有限,好田都在大地主手里,比如温家堡的人捞过界,从祁县捞到太谷县,那都是给太谷县人民群众面子。

    没办法,谁叫祁县出了个宰辅,太谷县只出兵头和泥脚子呢?

    一开始张礼红去了别人还不信,一脸你特么逗我的脸色。然后张礼红一看你们这帮农民居然敢瞧不起老子?哥哥家一个时辰几十万钱上下,还惦记你这点小铜板?

    然后这货干了一件很凶残的事情,在太谷窝了一个月,让人跟张德说这里就认铜钱别的不认。

    于是张德让张礼海从洛阳兑了两船铜钱,然后去太谷县。

    路远又不好走,走大河还差点翻了船,一路上张礼海恨不得宰了那帮太谷土鳖。

    但是到了太谷县,张礼红一瞧二话没说,让人把马车上的钱箱子全都打开。然后招呼着兄弟们吆喝开来,绕着县城就特么走了一圈。

    太谷令王中的本来也没啥前途,武德年把太州取消重归并州之后,本来就不咋样的太谷县一下子又回归到了历史的正常水平。而老对手祁县,因为有个温家堡,一切都是那么的不一样。

    总的来说,朝中有人好做官没差,所以如果没有人,就得自己琢磨如何升官。至于发财,那是升官后的事情。

    现如今太谷县这么苦哈哈,身为一个有道德的小地主出身知识分子,怎么好意思伸开那罪恶之手?一年他也就捞个一百来贯,还是为数不多大户们给面子。

    “明府,喜事、喜事至矣。”

    主薄去年才调过来,据说是去长安活动了的。不过去长安活动了之后,居然沦落到太谷县来当主薄,可见门路也不甚广。

    当然比起那些个在北里唱诗卖萌的选人,那是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乔君,喜从何来?”

    王中的一脸讶异,这鬼地方,人口几万,田地几万亩。传说中的“土膺民贫”,说的就是他并州太谷。武德年因为有太州的缘故,还捞了一些好处,后来嘛,半点福利也没有,河东道的意思就是管他去死,反正没油水。

    而且县令更郁闷的是,这地方丰年时节的粮食,特么居然只够两个月吃的,你敢信?这叫丰年?别说江南淮南山东这些膏腴之地,就是突厥人在漠北种糜子,也够吃上三五月的。

    穷,非常的穷,穷的王中的想去死。这官不做也罢。

    然而今天,他的同僚,他的助手,县内为数不多的常委,主薄柳明传字乔君同志,喜出望外,连草鞋掉门槛外都没注意。

    “明府,大喜啊。”

    “乔君,喜从何来啊?”

    王中的死气沉沉地双手一摊,毫无动力。

    “城外有个豪商,车马辚辚,车上皆是樟木大箱,箱内皆是铜钱,怕不是数十万钱。明府,可是喜事?”

    “哎呀!果是大喜,该如何将他们构陷拿下?”

    “……”

    柳明传嘴一抽,傻傻地看着王中的。

    县令顿时反应过来,自己的吃相太难看,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乔君,这豪商颇有来头?”

    “明府,这年头豪商有来头小的吗?不外是五门七望南朝旧族关陇世家,至于朝中新贵,不小多说,长孙尉迟门下,皆是奢遮人物。”

    然后王县令就放弃治疗,瘫席子上装死:“那还折腾个甚,吾不去看这热闹。”

    “哎呀,明府何其不智!”

    一般来说下属不能这么喷上司,但这上司完全就是个扶不起的死狗,成天想着混点年终奖就算了。严格说起来,像王中的这种不去祸害普通老百姓的官僚,已经是非常罕见的了。毕竟这样能生存下去的平民能更多一些。

    “吾要是有智,焉能沦落至此?”

    毫无志气,毫无志气啊。今年并州考察,毫无疑问又是垫底,王中的早就放弃治疗,等明年彻底评为下下之后,他就卷铺盖回家种地。

    反正这些年一年捞个百来贯,也不少了。

    “哎,明府。太谷贫弱,人尽皆知,然而明府可知,那豪商欲够何物?”

    “何物?”

    “麻丝。”

    “他们是做衣服的?”

    “不是。”

    “那他们头脑有恙,巴蜀火麻不要,偏来买太谷的次等货?”

    没这样埋汰自己治下的领导吧?

    主薄捡起草鞋重新穿上,然后抖了抖衣襟,认真道:“先说豪商来头,吾已打听过,乃是邹国公府上。打头的是左骁卫出身,姓张名礼红,端的一条厮杀汉。这回欲购麻丝,西河套有个用场,虽不知什么,却也要的多。”

    “本地麻料,倒是也能有些产出,比之粮食,要高不少。听说长安那里一斤米都只要八文了,如今种地,真是越种越卖不出去。”

    “什么八文,这是三月的价,如今一斤四文钱。斗米二十文上下,前几年屯粮赚黑心钱的,全血本无归。”

    坐在门槛上,毫无风度的柳主薄抖了抖下摆,把撲头拿下来吹着灰尘,“那豪商说了,一束丝五文钱。咱们这里一亩地怎么也有三四百斤麻丝,比种粮食赚多了。”

    听到这个,县令虎躯一震,正色道:“为百姓谋出路,是吾辈义之所在。本县决定了,去见见这位豪商。”

    当然了,一般来说当官的见商人那肯定是给面子,算折节下交。然而这年头,关内道河东道,全特么世家横行,当官的除非御史那边有靠山,不然真不敢装刚正不阿的逼。

    “哎呀,明府!”

    柳主薄一见上司这见钱眼开的样子就烦,“麻丝能产两季,三个月出一次麻,得先让百姓有个准备。否则,万一豪商不做这一铺,百姓又没有粮食,你我都得上吊!”

    摸了摸脖子,王县令哆嗦了一下,然后悻悻然道:“吾心急矣。”

    “再说,邹国公府上门人,是那么好说话的吗?还需备些人事,请人吃个饭。”

    “说的是,此乃正理,正理啊。”

    言罢,王县令突然看主薄盯着他:“乔君缘何这样看我?”

    柳主薄把手一伸,王县令愣了:“干嘛?”

    “钱啊!”

    王县令顿时往后一跳:“怎地还要吾出钱!此乃公事,让县衙出!”

    “县衙有个屁钱!”

    柳主薄彻底自爆,怒喷道,“王老六,老子和你从小长到大,你这小气抠搜的行径从未变过。你也不想想,就算县库有钱,动了县库,那是太谷县的功德。若是你县令自掏腰包,慢说百姓称颂,就是年内考举,你评个上中是最少的。再者,如今中书令乃是祁县温家堡人,你有这等义举,半个同乡与有荣焉?好歹也能攀附一二,懂了吗?”

    王中的顿时不满:“甚个同乡,吾又不是并州人。”

    “你在并州做官!”

    柳主薄大怒,“今年熬过去,再攒点钱,去长安走走门路,若是中书令提点门人运作一二,你换个富县做一回百里侯,又有何难?不比你每年搂个百几十贯当宝要好吗?”

    “我不信,哪有这等好事。”

    “……”

    柳主薄放弃治疗了,这货当年看到地上有一文钱,踩在鞋底下能站半个时辰,就为了等周围没有人看见。

    “你若出钱,我便以我三寸不烂之舌,去说服豪商,在这太谷县立个铺子。一年打些秋风,总是不少的,不会亏了你。”

    “好,我出钱,不过说好了,超过一贯,嗯……两贯,算了三贯,超过三贯我就不出了。”

    “呸!三贯?邹国公府上看门的一年都不止这个数!”

    “那你要多少?”

    “三十贯。”

    “三十贯——”

    王县令顿时跳脚,然后瘫在席上,“还是算了吧,我做完今年就不做了,这官反正没意思。”

    “……”

    “我找三娘去。”

    “哎哎哎,别,别这样。公事焉能牵扯妇人?三十贯,就三十贯,可不能再加!”

    “快去拿钱。”

    就这种货色,居然娶了自己的妹妹?柳明传长叹一口气,然后又觉得更耻辱:就这种货色,居然他做县令而自己只能做主薄?

    不过总算拿到钱了,有了钱,就能请邹国公门人吃饭,然后做成这笔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