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八章 极品飞马2(三更)
    珍珠弘忽终于也过了浮桥,看到儿女们去跟汉家子争个高低,阿史德部的首领阿史德欧啼设呵呵一笑,看着思摩问:“思摩,你在汉地,怎么连突厥人的孩子怎么教都不会了?我们是骑着马的,不是种地的。”

    怀远郡王心中冷笑,面无表情应道:“是啊,我们骑着马的,汉人是种地的。但汉人也可以学会骑马,我们能学会种地吗?浑邪河岸边我们也种谷子,可是一亩连两百斤都收不到。汉人精打细算,养活的人比我们多。”

    “你已经没了血性。”

    阿史德欧啼语气很平静,他看着女儿渐行渐远,“我要回瀚海,你会和天可汗陛下说吗?”

    “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分别?”

    思摩也没打算和阿史德欧啼争辩什么,“你的部众,五万人都没有,九姓铁勒数十万,你以为还是以前吗?没有天可汗,你、我、银楚、伊勒……都会被突厥的死敌杀死。什么突厥人的荣耀,都比不过命。”

    听到思摩的话,欧啼设有些恼怒,但他不敢声张,压低了声音道:“那就看看,汉人的男儿,比不比的上突厥的女子!”

    他这是气话,思摩都不屑争辩。李靖出塞三千骑兵就吓得阿史那咄苾连夜逃窜,雁门两次狼狈不堪,简直耻辱到了极点。

    之后六路大军围剿,半点机会都没有。

    “随你的便,你就睁大眼睛看着吧。”

    思摩骑着一头青海骢,皇帝赏给他的,大马胸口挂着五个红穗子,极为抢眼。

    着装不同的骑士,挎弓仗剑,依次过了浮桥。

    临河草场上,布置着些许障碍,有拒马有草人有壕沟还有陷马坑,看样子是精心布置过的。

    珍珠弘忽笑的宛若银铃,扬着下巴看向张德:“张大郎,可敢比一比?”

    老张扫了一眼这些障碍,然后看着一副计谋得逞的瀚海公主,默默地吐槽:这妞真的不知道我其实是一个老司机?

    虽说做不到盛装舞步那么装逼,但过这些小障碍,只要马没问题,人怎么可能有问题?

    “殿下,是不是现在就开始了?”

    张德见珍珠弘忽换了金山追风,便问道。

    “你那乌骓马,极品宝马。若是比拼速度,我这金山追风马王,还未必是你的对手。不过嘛,骑马作战,又不是比谁跑的快,对不对,张大郎?”

    “公主金玉良言,德万分佩服。”张德拱拱手,然后又问道,“那么是不是现在就开始了?”

    见老张一副淡定的样子,珍珠弘忽一愣,然后恨恨然暗道:这小子肯定是在装,他们汉人最喜欢这样了,其实心里肯定怕的要死。

    张德从夜飞电身上一跃而下,然后打了个唿哨,便见又一匹黑马蹿了出来。小伙伴们都是羡慕无比地看着那匹神骏。

    踢云乌骓啊,啧啧,自古只有两人拥有过。李勣拼了老命才弄到手,结果因为尉迟天王装逼失败,身为张公谨的好朋友,李懋功只能闭着眼睛含泪把乌骓马送给了张德。

    当时李勣连给尉迟老魔酒里下毒的念头都有了,能逼的这么一个老好人这般精神扭曲,可见这等好马的稀少。

    黑风骝乃是一等一的神骏,张德双手一按,跨在马背上,策马而立,颇为潇洒地又问了一声:“殿下,可否开始了?”

    他这般轻松写意,倒是让跟着过来的阿史德欧啼设大为吃惊,惊讶地看着思摩:“这个少年,我在京中,也是素有耳闻。本想只是汉人的吹捧,没想到竟有这般身手。”

    “阿塔,你有所不知啊。这个张大郎,是新任定襄都督府都督,邹国公的侄儿,长安过半富贵少年,都尊其为兄长。‘忠义社’乃是长安第一大少年会社,连天可汗陛下都曾接见过他。”

    阿史德欧啼的小儿子,在长安也厮混了好些日子的阿史德昆在那里嘟囔道。

    “什么?!那岂不是银楚有可能输?”

    “叔叔,什么叫有可能输?叔叔还不曾知晓,哥哥的骑术何等精湛吧?”李毅骑着白马,一副汉人士子打扮,素衣白袍,唇红齿白,简直美的冒泡。

    “这……银楚的金山追风,可是马王啊,马王啊!别人五万牛羊我都没舍得换的马王呀!”

    阿史德欧啼顿时焦急起来,丢面子事小,这马王要是输了,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着急,他女儿更急。一瞧张德不像是那种骑马都不稳的寻常汉家子,而且黑风骝又是传说中的神骏,比她的金山追风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场要是输了,可是要输马王的。

    珍珠弘忽星眸一转,甜甜一笑,冲张德道:“张大郎,今日来的人多,只有你我二人赛马,甚是无趣,不如你我各挑选一些伙伴,一起赛一场可好?”

    “殿下随意即可,只是德不知这彩头,又该怎么算?”

    小妞浅笑道:“你我双方,但有人拔得头筹,便和我们自己赢了一般,你看可好?”

    “好啊。”

    张德突然笑了,笑的很猥琐。

    没办法,这妞就是个傻的,实在是没见过这样的笨的啊。

    本来呢,老张是决定全力以赴干她一票,胜算不说手拿把攥,七八成还是有的。然而这妞想必是为了稳赢,准备从族人中挑选精骑来比一场。

    可惜,如果张德没人,那当然是不答应。然而张德这边,还真有一个拿骑马当吃饭的牛人。

    “安哥儿,听到没有?殿下说你们也可以比一比呢。”

    张德笑了笑,便道,“殿下,这下,可以开始了吧?”

    珍珠弘忽扫了一眼张德身后的几个少年,心中暗道:瞧这几个少年,要么孱弱要么愚蠢,竟然还有胡人,能有什么本事?

    当下便微微一笑,抬手道:“擂鼓!”

    咚咚咚……

    伴随羊皮鼓声音响起,珍珠弘忽策马而出,力求争先。然而张德却岿然不动,程处弼李奉诫也是淡然自若,唯有一骑,胯下赤色大宛马,吭哧一声打了个响鼻,如离弦之箭,越过数骑,一跃而起。

    前方摆下的拒马,简直和没有一样。那赤马骑士呼吸之间就是连跃三道拒马,阿史德部的精骑都是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骑士已经甩下珍珠弘忽,直奔前方去了。

    “我……我的天!”

    阿史德欧啼目瞪口呆,“竟有如此骑术!”

    “哈哈哈哈,这傻公主,哪里晓得我们几人中,骑术最佳者,乃是安菩。本来还有三分胜算,如今是半点机会都没有。”

    程处弼得意洋洋,然后对张德道,“哥哥,金山追风马王,赢了能不能给小弟骑上两天?”

    “你问我没用,你得问安大郎啊。”

    “他不还是帮你赢的?”

    “赢了就算他的。”

    程老三顿时佩服无比,冲张德竖起大拇指,“哥哥心胸,佩服!”

    擂鼓两通,安菩已经绝尘而去。擂鼓三通,安菩已经折返……

    输的面无人色的珍珠弘忽回到出发地之后,牙齿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然后下了马,牵着金山追风。小手儿攥着缰绳半天都没松开,然后眼巴巴地看着张德,别提多可怜了。

    “张大郎……”

    “谢谢殿下。”

    张德上前,接过缰绳,然后呵呵一笑,牵过之后走向安菩。

    “哥哥,幸不辱命。”

    安菩笑呵呵地从大宛马上跳了下来,却见张德上前,把缰绳塞到他手里,拍了拍道:“安哥儿好本事,有我唐人的风范!”

    “多谢哥哥夸赞!”

    接过缰绳,安菩激动不已,嘴巴抿了一会儿,然后喊道:“哥哥,太贵重了!我,我……”

    “一匹马而已,拿着吧。”

    说罢,张德哈哈一笑,却见珍珠弘忽盯着他,然后好一会儿,这小妞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捂着脸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