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八十三 聚兵(三更求票)
    斛薛部造反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朝廷早在一年前就有了预案,防备河套地区的突厥残部叛乱。

    为此,在争夺北河套地区诸州的主官位子这件事情上,天王级的高官没少伸出罪恶的黑手。没办法,捞着平叛的差事,就是大功一件。这事儿走尉迟老魔门路的右武侯军头们都快急的尿血了。

    因为别说右武侯了,十二卫哪家没在折腾?

    最后拿到丰州都督位置的人,却有点让人无语凝烟。

    家世复杂的周绍范,让他捞着这样的肥缺。气的尉迟老魔把门槛都踹断了三根。

    然而没办法,推他上位的也是天王级大牛,而且是三个。

    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全都推周绍范上位,让他去北河套走个过场。之所以让周绍范走一遭,那是因为改元后,陪太宗在渭水和劼利对喷的六骑之一,就有他。

    再一个,当时背负盟约的人,也是周绍范。

    皇帝从感情上来说,总是要给周绍范一点补偿的,然后从理性思维上来考虑,周绍范的复杂家世,也是李董决定让他去北河套镀镀金的原因。

    周绍范自己是唐朝右屯卫将军,然后他爹是隋朝武卫大将军,但是他祖父是南陈征西大将军,可是他曾祖父是南梁车骑大将军……

    虽说一千几百年后换公司不算什么,毕竟来去自由嘛。但是想周绍范这种一代人一家公司的,真心少见。

    周绍范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实际上却不是好惹的角色,他儿子周道务现在还养在宫中。为什么呢?因为他儿子是功臣之后……

    所以说,周绍范北上赚点功劳,尉迟老魔虽然很不爽,但这口气也是忍了。不仅仅是尉迟老魔,十二卫有名有姓的军方狠角色,都没敢再扎刺。

    毕竟,周家也是为数不多以武将身份,进入李董核心管理层的南方人。

    张公谨叔叔在干突厥之前发完那条经典神贴之后,周绍范就捞着一个大功,阿史那什钵苾跑他这儿来搞归附。

    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基本上都只说突利降了太宗,太宗英明啊神武啊牛逼啊给力啊什么的。

    所以李董对周绍范略有亏欠的样子,功劳是老板的,黑锅是自己的,这样的员工,哪个老板不喜欢?

    然后终于功劳砸过来了,斛薛部造反,这特么太好了!

    周绍范上任丰州都督才几个月,但他要做的事情就是:休息。

    干斛薛部的军事力量实在是太多了,丰州、灵州、夏州、盐州、怀远郡王府……

    五路大军都不用上,斛薛部在过河攻打永丰都乱七八糟没头没脑后,基本上就已经死路一条。

    唯一不同的是,各路人马都憋着劲要在丰州地头上捞个够本。

    灵州军将都在定远聚集,崇岗镇的王祖贤将军以防万一,让自己儿子去怀远城先避避风头,万一碰上突厥疯狗咬到崇岗镇怎么办?

    他也是没办法,来戍边还要带着儿子,主要是早年打仗,家里人都死光了。老婆又得了风寒,没撑过去。

    不得已,就把唯一的儿子带在身边。不过他说他和灵州都督杨师道沾点关系是自己人,到也没乱讲。

    前隋时候,王祖贤一家子确实是在观王府混口饭吃。后来隋朝灭了,弘农那边就作鸟兽散。

    到唐朝建立,杨师道有了稳定的收入,这才重新立下府邸。王祖贤那会儿已经处于死全家的状态,跑过去走了关系,便被杨师道推荐到左骁卫下厮混。随后灭突厥不少人补了缺,他也顺利捞到一个镇将当当,算起来,大小也是个官,管着五百号人。

    “我不走!我不走!我就不走!我要当兵!我要当兵!”

    定远城的灵州军军寨,突厥少年又哭又闹,让崇岗镇镇将王祖贤很是头疼,然后看着副手,无奈道:“老刘,你看着吧。”

    刘镇副嘴角一抽:“王哥,你也瞧见了,这孩子根本不听人劝啊。”

    “我不走!我要当兵!刘镇副,刘叔,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会射箭,我会骑马,我要当兵,我要去打斛薛部!我要宰了斛薛犁,我要宰了他!”

    斛薛犁就是斛薛卜的叔叔,刚刚杀了大哥上位,成为斛薛部老大的那位。然后现在正绑架着阿史德欧啼,围攻永丰县,虽然现在连城墙都没摸着……

    “你这小崽子,打仗是要死人的!而且你一个突厥人,你敢去杀族人吗?”

    “敢!有什么不敢的!我敢!”

    斛薛卜大哭起来,“刘叔,求求你让我去吧!我……我砍了脑袋不要,都算刘叔的,都算刘叔的好不好……”

    见他如此,王祖贤捅了捅副手的胳膊,然后走出营帐,俩老爷们儿在那儿嘀咕着:“老刘,这小子……有事儿啊。”

    “嗯,有事儿。”

    “要不要我走一趟都督营帐,把这事儿说一说?”

    王祖贤征求镇副的意见。

    “我先去问问看这小子。”

    刘镇副返回营帐,然后问道,“小子,要去也可以。不过我们做不了主,萍水相逢,我也不白让你叫我一声刘叔。这样,王哥去一趟都督营帐,问一问杨都督看,如何?”

    “什么意思?”

    “杨都督让你跟着,那就跟着。杨都督要是说不让,那么小子,对不住,刘叔只能让你离开定远。你……自谋生路去吧。”

    “不!我不要!我要当兵,我要跟着唐军杀了斛薛犁!”

    刘镇副叹了口气,然后道,“你一个突厥小崽子,大军之中,又能起什么作用呢?我猜你肯定有血亲在斛薛部中吧?或许已经被人杀了,所以急着报仇吧?但是小子,凭你还想复仇吗?”

    斛薛卜听了他的话,顿时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

    而这时候,外头又起了动静,马蹄声无比密集,甲叶碰撞的声响,老远就能听到。

    “是骑兵。”

    王祖贤一愣,然后看到黑色铁甲,顿时眼珠子瞪圆了:“长安来的!”

    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却没有甲叶碰撞的声响了。呼啦啦的突厥骑士,穿着红黑军袍,打着唐军旗号,竟是直奔灵州都督营帐去了。

    “是怀远郡王。”

    “这时候了,找都督做什么?”

    几个军头碰了面,一年也见不到几次,这回平叛,倒是可以叙旧。

    “王老哥,你也来啦!”

    “老魏,老秦,你们也到啦!”

    “那帮突厥佬去找都督做什么?”

    “可能是讨要军械吧?”

    “呸,突厥狗还会用军械?”

    “吃粮食总归会的吧?”

    “哈哈哈哈……”

    一阵哄笑,却见思摩从杨师道的帐中笑呵呵地出来,接着杨师道也笑眯眯地走了出来,冲思摩拱了拱手。

    “都督,尽管放心!不就是十万支箭嘛,怀远大河工坊,保证不误时辰!”

    正要走,却见杨师道喊道:“郡王留步,某还有一事相问。”

    “都督,要问什么?”

    “不知梁丰县男张德,可在郡王军中?”

    “在的在的,都督应该知道,本王在狼山,还薄有产业,大郎手下工匠厉害,这次过去,还要看看产业被毁了多少。”

    杨师道一惊,然后呵呵一笑:“老夫正要见见他。”

    这边斛薛卜本来哭的稀里哗啦,听到外面动静后,也停止了哭泣,跑出去看个究竟。等见到李思摩之后,本想迎上去,却见思摩直奔都督大帐。出来后,又听到说是张大郎也来了。

    于是斛薛卜心中暗想:张大郎地位不低,能说得上话,我去求他!

    他咬咬牙,心想向宿敌低头,实在是没面子,可是想到父亲命丧贼手,又痛苦不堪,于是下定决心找张德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