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八十七章 心痒难耐(二更)
    为了庆祝斛薛部连浪花都没掀起,李董决定表示一下喜悦的心情,于是在众多大臣渴望的眼神中,封了自己儿子李泰为左武侯大将军。

    总的来说,李董的心情不错。

    当然,大臣们脸一黑,出门在廊下吃饭的时候,就喷两句昏君不要脸什么的。

    而那日斛薛卜给唐军带路,先锋却是秦琼举荐过来的牛秀。本来是过来划水给周绍范当绿叶的,然后事情了了就奔定襄都督府抱张公谨的大腿。秦琼和程知节也和张公谨说好了这件事情,牛进达也乐得跟张公谨这个老同僚厮混。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就好像周绍范听说斛薛卜特么宁肯拎着看到滚去灵州,也不愿意吃香的喝辣的在丰州逗留,让他心灵遭受了创伤。牛进达本来对这次北上平叛,内心是没有任何期待感的。

    毕竟,他没连个郡公也没混上,就弄了个琅琊伯,而张公谨都能混个定远郡公,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但是,当张德过来跟他说了斛薛卜的事情之后,脑子并不蠢的牛进达灵醒过来。这特么就是老天开眼啊!

    然后梁丰县男就对琅琊伯说:“牛叔,都督府别驾的位子还空着,叔父就算想举荐人上位,但也要功劳说得过去。这一铺杨都督肯定能吃撑,只要他手指缝里漏出来一点功劳,牛叔去拿定襄都督府别驾的位子,也没人能说什么,便是陛下,也得捏着鼻子认账。”

    大白话,都摊开来讲了。牛秀还能不明白?他和张公谨秦琼关系一向不错,但结果地位却天差地别。

    如今兄弟侄儿们使力,他也不能瞎瞪眼啥也不干啊。

    于是牛秀咬咬牙,竟然跟杨师道说了一声:“杨督,战机瞬息万变,不如让我带一路人马,跟薛不弃绕道斛薛部后方,断其后路。”

    杨师道来灵州本来也是划划水,陪周绍范这个“太子”混一下。但现在机会放在眼前,他能像个傻逼一样装没看见?

    别说周绍范了,长孙无忌来了一样刚正面啊。

    “进达需要什么只管提,本督全力支持!”

    对于抢功劳这种事情,很容易让全军上下团结一致,干死敌人的同时,干死友军。

    丰州军还在得意斛薛部连个永丰县都打不下来的时候,斛薛部的带路党就领着唐军一标人马,奔斛薛犁的老巢去了。

    一人双马不说,飞凫箭一人配发六十支,总共两千五百骑,两千骑兵,一镇边兵。

    骑兵中又有五百骑是李思摩和斛薛卜的人,头一回跟唐军一样拿一身神装去殴打自己的族人。

    那一镇边兵,则是崇岗镇的尖兵,由镇将王祖贤带队。

    正当斛薛部还在永丰县的城墙外磨蹭,连夜奔袭斛薛犁老巢的灵州军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至第二天凌晨,得知后路被抄的斛薛部部众,全无战意,立刻撤兵退到河北,准备救援老巢。

    然而杨师道以逸待劳,没等夏州友军帮忙,就剁了两千脑袋,等到牛进达两面夹击,斛薛部人头被割了三千。斛薛犁看到这个状况,知道大势已去,准备投降。

    结果还没看到杨师道,就被冲出来的斛薛卜乱刀砍成肉泥。

    因为此时双方并没有罢战,所以不算杀降,杨师道也是睁一眼闭一眼,毕竟事先和斛薛卜是商量好的。

    等到永丰城内的丰州军察觉到河北有点不对经的时候,为时已晚,人头全被灵州军抢了。

    周绍范黑着脸想要质问杨师道,就看到斛薛部特勤斛薛卜向灵州都督表示要归附大唐,希望朝廷能够设州置县,安排官吏下来治理狼山到弥峨川一带。

    同时斛薛卜还向灵州都督杨师道表示,那些改邪归正的族人,愿意和他一道改为汉姓,全都姓薛,并且移风易俗,去其突厥风貌。

    这一招,简直天外飞仙一样,让周绍范差点吐血。

    三大天王推他过来的啊,结果被一个前隋遗老给抢了人头,周绍范一口老血差点没把自己给憋死。

    而杨师道更是屁颠屁颠地写了捷报,给牛进达、王祖贤等人表功,然后还肯定了大河工坊在这场平叛战争中的杰出贡献,简直拥军爱民好顶赞。

    长安城的李董接到杨师道的奏章,差点直接撕了擦屁股。因为里面恶心到他的词汇实在是太多了,还有恶心到他的人名。

    砰!

    “岂有此理!”

    李董恼怒地拍了一下书桌,史大忠在一旁吓了一跳,赶紧把倒了的笔架重新竖起来,然后道:“陛下息怒,息怒……”

    “好你个杨师道!”

    背着手来回走了两步,李世民又叫道,“还有那个混账!大河工坊?哈……大河工坊!竖子!屡次三番,三番两次……当真以为朕不敢……哼!”

    他本来很想放狠话的,但是转头就看到案几上放着的几颗冰糖,顿时什么话都憋了回去。

    深吸了几口气,李二问忠仆:“将作监做一支飞凫箭要多少钱?”

    史大忠毕竟是阉党头子,对能掺一脚的部门都是门清,脑子过了一遍就低眉道:“回陛下,去年做一支的话,约费钱三十五文到五十文。”

    “什么?!这么贵!”

    李董一把抓起杨师道的奏章,“那为什么那小王……小子的大河工坊,一支箭只要二十文?杨师道还不吝粉饰之言,说什么轻小利而重大义,天下楷模也。”

    “这……奴婢实在不知啊。”

    李世民顿时内心又扭曲了,这里面差价有十五文到三十文。也就是说,张德那小子肯定有办法节省靡费。并且李世民也相信,这小子肯定不会赔本赚吆喝,他一定是想要赚钱,而且肯定能赚。

    那么也就是说,张德有办法把一支飞凫箭成本降低到二十文以下,并且箭矢的质量肯定没问题。

    因为要是有问题的话,这功劳还轮得到牛进达?还轮得到杨师道装逼?那奏章里面写的是谦虚,但读出来都是嘚瑟。

    “不能这样下去了。”

    背负双手,李董朝天看着房梁,“那小子无利不起早,非常人也。必有所图,必有获利!朕让杨师道去探查,结果是胡饼打狗,有去无回。”

    没办法,心痒痒啊。虽然杨师道去了屁也没打听到,但李董又不是只有杨师道,“飞骑”的人去了怀远城蹲点,大河工坊可是敞开了让人瞧个究竟的。

    虽说“飞骑”的大头兵看不懂滑轮组和水力机械的运作,但一瞧这边羊毛进去那边毛布出来,还能换北海大黑牛……

    傻逼也知道这肯定能赚钱啊。

    于是在朝廷招抚斛薛部残部,安置“新附义从”的时候,李董命长孙无忌为关内道黜陟大使,当然,临时的。

    通常情况下,黜陟大使肯定是要先走油水多的地方,毕竟防止贪官污吏这事儿,油水多的地方贪官才肥。

    然而李世民前脚刚封了长孙无忌差事,后脚齐国公的仪仗特么已经过了灵州,离怀远城还有三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