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八十八章 明察(求票)
    虽然心底一百个不情愿,但流程还是要走的。朱雀大街装逼,皇帝视察,然后广大长安人民群众一起唱“提携玉龙为君死”,随后献俘,再剁了百十来个斛薛部恶贯满盈之徒的脑袋,最后感天动地圣光普照皇帝陛下牛逼牛逼真牛逼……

    干死突厥人之后,其实贞观君臣虽然还在努力奋斗,可对手实在是让人提不起精神来。尤其是四大天王中的尉迟日天,因为没赶上灭突厥这趟买卖,有很长一段时间就在长安城弄的鸡飞狗跳,然后喝个酩酊大醉。

    总结起来就是:好无聊,好想被强♂奸……

    外朝开了会,把此次判断定了性:一小撮斛薛部别有用心份子的反社会反人类恐怖主义行为。

    再说了,正牌斛薛部合法继承人都说自个儿求大唐**,这种要求,很难拒绝的好吧。

    然后杨师道就乐呵乐呵地在京城里从早上喝到晚上,赶场太多,酒精考验。

    同僚们都太热情了,那叫一个亲切。

    “杨兄,不知道宰辅商议的如何了?”

    杨师道颇为得意地抚须笑道:“薛州。”

    “叫薛州?”

    “不错,斛薛部已经改姓为薛,归化为汉。故宰辅商议,置其部众于狼山以北,州名薛州。辖下设三县,一曰归义,二曰新附,三曰狼山。”

    一州三县,这特么……好多空缺啊。

    “杨兄,听说弥峨川还要新增一马场?”

    “这你们也能打听到?”

    杨师道虽然一脸佩服对方消息灵通的样子,然而嘴脸却是老夫就是知道啊,你们快点来求老夫啊。

    “杨兄赶紧说说。”

    “归内侍省管,你们就不要想了。此乃天家马场,史大忠今年致仕,陛下念旧,将弥峨川马场交予其打理。”

    “可是听说东宫也搀和其中,有对外交易之权?”

    “不错,确有此事。”

    听到杨师道肯定了这个消息,宴会上的人都是爆炸了。这特么的……太爽啦!

    穷乡僻壤对泥腿子肯定没吸引力,但对权贵们可不一样啊。有个正经出身的官帽子,那混个三年两载,就能走门路调出来,而且肯定能混个肥缺,最不济也是平调到中原富庶之乡。

    而且履历也漂亮,在民风彪悍乡土贫瘠之地艰苦朴素发扬精神埋头苦干数年,这样的朝廷公仆,你吏部眼睛是瞎了吗?

    可是没曾想,除了官帽子,特么还有油水啊。

    草原上能捞的东西不多,无非就是牛羊骆驼还有马匹。可一般也捡不到便宜,别说四大天王刚正不阿,候补天王人人为公,就是陛下,也是兼济天下的。

    毕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嘛,陛下的,就是天下的。

    杨师道这次爽了,灵州最多呆个半年,起码一个侍中是跑不掉的,要是努努力,说不定尚书也有机会,最次也是侍郎。

    至于周绍范,丰州吃沙子肯定要吃好些年了,守住永丰县这功劳,拿不出手啊。

    为了他,三大天王可没少恨杨师道这个前隋遗种,特么竟敢坏我们的好事,简直是自寻死路!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皇帝虽然大发雷霆,却没有拿杨师道开涮的意思。反而委婉地提醒了三大天王,走流程。

    也就是说,最顶级的候补天王,高手高手高高手的周绍范,特么居然会有被卖队友的一天。

    人生真特么如戏。

    知道一些底细的张德,感慨万千:原来唐朝特么就这么会演了啊。

    不过杨都督怎么爽不在他身上,关键是要应付长孙无忌。关内道黜陟大使,特么关中那些好地方你不去,偏偏马不停蹄跑河套这穷乡僻壤来,你敢说这不是针对老子?

    唉,不就是赚点小钱嘛,十万支箭老子才赚了五百贯。这年头,对权贵们来说,五百贯还算钱?

    当然明面上肯定不能这么说,老张的大河工坊,全体同仁一致表态,为了做好拥军爱民的生产工作,一支飞凫箭工坊亏本二十文。光成本就贴进去两千贯,还不说工人工钱。

    然而唐军人人带弓,对箭矢的需求量是前所未有的。打突厥那会儿,光马弓和手弩消耗的箭矢就在三十万以上,这还是李靖第一次围堵劼利的一次性消耗量。

    如果是两军对垒堂堂正兵,估计每天的箭矢消耗量都会数万。

    所以,如果张德的工坊能够降低成本,朝廷为了作战,肯定会下订单。打仗打的就是钱粮,能剩下来一成,就能多增加一分胜算。

    太宗皇帝也是正经厮杀汉,他准备对付的人里面除了吐谷浑还有高句丽,高句丽可不是什么弱鸡,而是地区大国,有耕地有人口有城池。

    这样的地区大国,想要消灭,成本极其高昂,可能比灭突厥的成本还要高。

    和突厥厮杀,大多都是野战,不需要攻坚。然而高句丽城池不少,攻营拔寨需要的兵力大大增多。前隋杨二能和四十万控弦的突厥过招,但却投了百万人力也拿不下高句丽。

    就算一时得手,最后也是得而复失,徒费钱粮。

    当然杨二征辽东还有消耗军阀实力的心思在,这不是军事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长孙公莅临指导,大河工坊真是蓬荜生辉……”

    齐国公的依仗摆出来,黜陟大使的架子亮出来,怀远郡王李思摩本来以为是自己塞了几百小弟给杨师道冲锋事发,还琢磨着是不是赤膊了负荆请罪,一看特么不是冲他来的,顿时默默地在旁边看风景。

    这个突厥人,越来越没有想象中的突厥人那么有节操了。

    “张德。”

    “长孙公请讲。”

    “这个工坊……是你的?”

    “当然不是,我乃勋贵,陛下早有训诫,不得操持贱业。”

    “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看风景啊,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冬天这里的景色很美的。”说完这八个字老张突然想起来这玩意儿不能说,要杀头,赶紧闭嘴。就算要说,也得李董喝醉了,偷偷塞他案桌上,就说是李董自己写的。

    当然怎么唐宗宋祖怎么替换,老张还没想到。至于一代天骄……天骄反正也不是什么好词,骂人的话。草原上别的没有,撒泼的小儿子挺多的,从呼韩邪单于开始就一茬又一茬的。骄子,就是人憎鬼厌讨人嫌的没素质小儿子。

    不过一千五百年后,广大人民群众会很喜感地形容高学历份子为天之骄子。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不错,好句,可有全文?”

    “没有!”

    张德紧张无比,这特么敢说?老阴货要是听到了,肯定嘴巴咧到后脑勺。

    “可是杨公上书表功,可是提到了你。”

    “哎呀,杨督误会也。好叫长孙公知晓,这大河工坊,乃是怀远郡王远亲所立,我不过是来这里指点一二,顺便看看风景,岂料让杨督误会了。”

    说着,老张拍拍手:“还不过来见过齐国公!”

    瞪了一眼,便见一个扎着一头小辫子的突厥少女嘟着嘴,不情不愿地走了过来:“齐国公好。”

    长孙无忌赶紧还礼:“殿下缘何在此?”

    “这工坊是我置办的呀。”

    阿史德银楚歪着脑袋,萌萌地看着长孙无忌。

    齐国公的山羊胡子在抖,眼神瞥了一下在旁边见状什么都不知道的李思摩,思摩虎躯一震,差点吓尿,只好讪讪然地冲长孙无忌说道:“银楚父亲阿史德欧啼将其托付给小王,恰逢张大郎在此游历,小王便让张大郎帮忙指点一二。还望长孙公明察。”

    入娘的……

    长孙无忌眼睛一闭,内心默默道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