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八十九章 巧取豪夺(二更)
    姓薛的斛薛卜跟着杨师道一起去的长安,同行的牛秀得了张德的提醒,对他还是颇有照顾。这让汉家少年薛不弃很是感动,认为天朝上国果然好人多。

    战必胜,胜必赏,李董恨的牙痒痒。

    “大郎,怎么样?”

    牛秀在春明大街等到了薛不弃,老远就喊道。

    薛不弃搓着手,有点羞涩道:“啥叫上骑都尉?”

    “驴日的……”

    牛进达摸着脑袋,感慨了一声,然后拍着他的肩膀道,“不错不错,虽说没办法跟魏王殿下比,但好歹也是勋贵了。一年能多领不少好处。”

    “牛叔,陛下许了你什么?”

    “嘿嘿,定襄都督府司马,一般一般……”

    牛秀打了个嗝,他今天是喝了酒的,然后一把拉住了薛不弃,“走,去春明楼,咱们爷俩再喝一巡。”

    “我等刘叔他们呢。”

    “你等不到,他们是要荣归的,流程长着呢。陛下还要慰问,还有犒赏封赏两道大菜。你得等到什么时候?”

    “那我怎么没有呢?”

    “你笨啊,没有还不好吗?没有说明你品级高啊。”

    牛进达拉着薛不弃,边走边问,“还封了你啥?”

    “归德中郎将。”

    “啧啧,从四品,虽说是散官,可叔实话对你讲。像你们这样归附的,除非是李思摩那样的,否则,一般到不了四品。安国首领安系里,西域反突厥首倡之辈,也不过是给了个五品。”

    说到这里,牛秀又拍了拍薛不弃的肩头,然后感慨道,“叔教你一个道理,记住了,朝中有人好做官。”

    “朝中有人?我朝中没人啊?”

    薛不弃一脸呆傻。

    “蠢,张大郎是谁?”

    提到了张德,薛不弃顿时面红耳赤,要是没有这个“宿敌”,他哪有今天。别说报仇了,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个问题。

    “哥哥又没有做官。”

    “废话,长安谁不知道‘太子糖’是张大郎心爱太子,所以才送给东宫去专卖的?记住,这是见识!”

    薛不弃一愣:“‘太子糖’是哥哥给东宫的?”

    “要不然呢?就靠那个胡商维瑟尔,真要有那能耐,早几十年就发了家致了富,还能等到去年?再说了,就凭小小的胡商,有此财源,也不知道长安多少条恶狼盯着,还能活的这么滋润?”

    说到这里,牛进达不无得意道,“大郎这般厉害,却也尊敬我这个当叔的。在定远你也看到了吧,大郎待我如何?”

    “视若亲叔。”

    “那是,我和张弘慎可是莫逆之交,岂是泛泛?”

    言罢,牛进达拍了拍脑袋,“坏了,忘了去兵部报备!”

    他转身就要走,突然又想起来,皇帝还没走完流程呢。而且侯君集还在那里陪同,现在去兵部也是白搭,索性放空了脑袋道:“算了,吃酒去。”

    “牛叔,听说齐国公去了灵州。”

    “怕什么,那么多人在,总不见得就是奔着大郎去的吧?再说了,大郎又不是官,才十三岁,长孙公哪有那闲工夫和大郎瞎扯?走走走,莫要担心,你好好轻松轻松,然后进务本坊读个一年半载的书,要是字都不认识,在长安可是不好混。”

    说罢,叔侄二人勾肩搭背,奔东城去了。

    而此刻,在怀远城的长孙无忌正在视察拥军爱民好企业的大河工坊。

    “这就是毛布?羊毛织的?”

    长孙无忌手抚摸着毛布,“如此毛糙,有人用吗?”

    “有。”

    长孙无忌嗯了一声,但没等到下文,顿时瞪了一眼张德:“什么人用!”

    “蛮子。”

    又嗯了一声,又没等到下文,顿时又瞪了一眼张德:“如何用!”

    张德刚张嘴,长孙无忌就直接道:“详细说!”

    老张无奈,只好道:“北地羊毛,远不如青海货。毛质差了些,但只要衬以麻布,做夹层,就不用担心刺的难受。而且做双层毛布的话,可以更加紧密,冷风灌不进来。对瀚海一带的蛮子来说,比皮子轻,而且更保暖。”

    “多少钱?”

    “没个准数。”

    “没个准数是多少钱?”

    长孙无忌怒不可遏地盯着他:“你怕什么?!难道老夫会来巧取豪夺吗?不要以为全天下只有你一个人是聪明人!你的一举一动,都在陛下的掌握之下!”

    “我知道。”

    “知道还不老实!”

    “我怕说了长孙公会巧取豪夺。”

    “……”

    长孙无忌深吸一口气,然后冲左右道,“你们都退下。”

    “国公,这万一……”

    “万一什么?!万一这竖子行刺老夫吗?老夫什么风浪没有见过,会怕区区一竖子暴起伤人?”

    “国公有所不知,张郎君手缚极为厉害,恐怕十二卫中也鲜有人是其对手。”

    一个护卫紧张地说道。

    “什么——”

    长孙无忌活见鬼地扭过头,盯着张德,“你这猢狲,藏的好深。你和弘慎,竟然是同族,令人难以置信!”

    “长孙公,在下没得罪你什么吧,何必这样污蔑我。仿佛我品性恶劣一般……”

    听到张德的抱怨,长孙无忌冷笑,冲左右道:“你们都下去,下去吧,这竖子还不至于要老夫的命。”

    “这……”

    “下去!”

    于是众护卫都扯出了车间,在屋外守候。车间其实就是半敞开式工棚,放了两百五十架织机。

    适才刚进门的时候,看到这个场面,长孙无忌着实震惊了一把。然而更震惊的是,这里居然是一车间。

    “说吧,老夫听着。”

    “说好了不准巧取豪夺。”

    “说!”

    长孙无忌实在是受不了了,若是他自家子侄这般磨蹭,早就命人拖下去先打个半死再说。

    “十五匹一头牛。”

    “什么?”

    “十五匹最下等的毛布,换一头北海黑牛,牛是犍牛,布是小匹的。”

    “入娘……你真是……”

    长孙无忌眼珠子瞪圆了,张大了嘴巴,半天没说话。心里面却在盘算起来,这得多少钱?这得多少钱?河东犍牛要五贯,关中是四贯五,河南六贯,河北三贯五到四贯。但这些犍牛,能和北海黑牛比?

    前隋的时候,长孙无忌在大兴城见识过这等北海黑牛,最少九贯起,是唯一能跟骆驼比价钱的大牲口。

    而张德的成本是多少?有一贯没?十倍利?绝对不止啊!

    巧取豪夺,一定要巧取豪夺!

    长孙无忌眼睛放着光,然后沉声道:“身为勋贵,操持贱业,成何体统!”

    “说了不巧取豪夺的呢?”

    “你久留河套意欲何为?交结怀远郡王瀚海公主,你想做什么?”

    “说好的不巧取豪夺的呢?”

    “陛下让你回京,你已经十三岁,却连国子监都没有入,如何对得起陛下的厚爱?”

    “还是要巧取豪夺吗?”

    “承乾和丽质都很想你,作为臣子,要学会体谅君上……”

    “要是巧取豪夺,我一把火烧了工坊,反正全大唐只有我一个人会打造织机。”

    “你!”长孙无忌沉声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有老夫为你遮风挡雨,放眼天下,谁敢谋夺你的产业?”

    “陛下。”

    “……”

    你说的好有道理,老夫竟然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