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十八章 都有诚意(第四更)
    因为夫子庙快要竣工,六部大佬听说这里的办公条件有点好,于是都派了门下走狗去打听一下,能不能给自己部里搞点福利。

    为此,礼部那帮神经病终于抖威风了。他们本来日子过的挺艰苦的,但因为文宣王庙这档子事情,可以说是名利双收。

    名就不说它了,这是伟大光明正确皇帝陛下的恩典,要牢记在心。至于这利市,却落在红砖和水泥上了。

    反正也不知道是哪个大佬先起的坏头,反正从老张这里混了十包水泥盖茅厕之后,立马就是一群臭不要脸的跟脱了缰的野狗跑来狮子大开口。

    鄅国公府不是一片废墟吗?张亮和李氏和离之后,这死胖子居然直接跑张德面前,然后就说:你看是不是给弄个五万斤水泥来用用。

    要不是怕皇帝发飙,张德就想当场打死他。

    于是他虽然窝在工地躲公主躲太子,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不怕工地灰尘大的人多的是。为了揩油,再厚颜无耻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一月底烧的两万斤水泥,特么居然被偷了一半,你敢信!

    万般无奈,老张只好找礼部能说得上话的,再找上了正义的使者孙伏伽,把这困难讲述了一下。礼部的人表示,这特么关我屌事,你找孙少卿去。

    孙伏伽脸一抽,虽然我是正义的使者,然而师弟,你知道偷你水泥的权贵有多少吗?

    老张于是黑着脸问他,你不是正义的使者吗?

    孙伏伽一脸正色:我只是想做一个活着的正义使者。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张德心说这样下去到时候误了老子工期,被皇帝吊起来打是小事,关键吃进去的钱肯定要吐出来,这特么能忍?

    咬咬牙,老张就对礼部那群王八蛋说:诸位同僚,你们拉兄弟一把,小弟也是有诚意回报的。

    礼部那群穷光蛋很直接:啥诚意?

    春天还有点冷,礼部那群穷酸眼睛放着光。先手指搓了搓鼻子。然后双手插衣袖里,跟陇右老农似的。

    这水泥,我一旬批三千斤出来,没你们礼部的条子。别人拿不到,怎么样?

    然后穷酸们就开始霹雳啪啪打小算盘。一旬三千斤,一个月九千斤,这买卖可以啊。

    不干!

    张德就语重心长地说:“这不少了。别太贪,皇帝盯着呢。”

    “一个月一万五千斤。要不免谈。孔祭酒家里修个茅厕,都用了五百斤。”

    “一万斤,外加两万匹砖。”

    “既然张监丞都这么有诚意了。大家同朝为官,岂能见死不救?此事包在我们身上!”

    礼部的人呐。就是讲礼,这点很好,很有诚信。

    然后有天晚上。豳州大混混让家里人带着五辆大马车,去文宣王庙工地偷水泥。结果还没开始动手,有个礼部尚书都事立刻官袍一脱,朝地上躺着大叫:“打死人啦!殴打朝廷命官呐!兵部尚书纵奴伤人呐——”

    一嗓子吼出来五六个员外郎和礼部主事,反正就是往地上一趟,然后煤灰往脸上一抹,官袍扎两个洞……

    豳州大混混的人当场就懵了,卧槽这什么鬼!

    第二天,兵部尚书侯君集被天可汗进行了思想教育,并且严厉批评京中勋贵的吃卡拿要的不良作风,并且表示,如果某些公帑私用之人再不收敛的话,别怪皇帝没提前和你们打过招呼。

    勿谓言之不预也!

    然后礼部就成了香饽饽,皇帝也点了三十二个赞,没办法,理论上,文宣王庙是皇帝的产业,所以文宣王庙建设过程中用到的任何材料,都是皇帝的私有财产。

    私有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谁侵犯,就要遭受皇帝的制裁。

    于是在张德多了一个“操之贤弟”的称呼后,礼部的牲口们最近小日子过的不错,至少春明楼能去了,而且嗓门特大。

    请张德吃饭,刚过门槛就吼起来:“赶紧上十斤牛肉!”

    “郎君,这杀牛是犯法的,这牛肉……”

    “难道你不知道今天长安城外会有一头牛要自杀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礼部主事还甩出来一块银饼子。

    “郎君神算,今日有只大黑牛,肥硕健壮,奈何不知为甚,竟是投河自尽了。”

    “注水的牛肉,能吃?”

    “那牛投河自尽没死成,跳崖了。”

    “嗯,快去快回。”

    完了礼部主事就对张德道:“操之贤弟勿怪,这里跑堂小厮一向不甚机灵,让操之贤弟见笑了。”

    “没事,没事……”

    老张心里直接开始日狗:尼玛,唐朝就开始玩这招了啊,老子还以为野生动物自杀上餐桌这戏码得一千五百年后才有呢。

    张德内心默默地给社科学再次打了个叉:伪科学。

    吃好喝好之后,礼部的人又委婉地向张操之表达了还有一些地方上的朋友想结识一下,就是不知道操之贤弟赏不赏脸。

    赏,肯定赏,地方官油水才多嘛!

    然后京畿各县的一把手代表都一脸谄媚地过来卖个萌,反正就是攀关系,然后也迂回地表示,敝县虽然穷了点,但有钱又有良心的士绅还是不少的。

    老张于是就呵呵一笑:来的都是朋友,直说无妨。

    他们就直说了:张监丞,你看水泥和红砖,是不是也能扩大规模再生产?

    张德虎躯一震,当时就觉得,能做官的人,都特么是人精呐!太谷县王中的那样的都知道招商引资,没理由长安附近的同僚是傻逼啊?

    那为什么以前没搞呢?

    旁敲侧击之后,诸县代表嘴角一撇:麻绳?那才几个钱。

    是在下输了。

    于是张德就很诚恳:“诸位,水泥红砖,本官这里,一路畅通。但两物涉及文宣王庙,礼部那里,你们要打点好。”

    “张监丞放心,我们很有诚意的。”

    然后张德就喝得醉醺醺的,带着一条牛腿两根牛里脊一包牛筋,外加一箱子诸县代表给的土特产,回到了久违的普宁坊家中。

    “阿郎怎地回家睡了?”

    薛招奴见张德回来,赶紧把松子壳扔到篓子里,然后迎着张德进门。

    “大郎二郎!”

    “郎君,有何吩咐?”

    “把车上的牛腿送厨房挂起来,还有一箱土特产,轻点拿,别磕坏了。”

    张礼青跑过去抗牛腿,然后薛招奴去帮忙提牛里脊,顺便尝一尝牛筋有没有坏了。张礼红则是跑过去搬箱子,心说土特产才多重?结果搬起来就砸了自己的脚。

    “哎哟!”

    砰!

    箱子摔了个缺口,撒了一地的金条……(未完待续。)

    ps:  有多余月票的话,希望投我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