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八章 塞北义商
    塞外这事儿,你不能说是战争,得定性。最高也就是冲突或者摩擦,最低么,那就是薛延陀寻衅边境,不服王化。李董多精明,要是说这事儿是唐朝要干死薛延陀,草原上那些苦逼的小可怜,还不得跑的比谁都快?

    细细想来,老张突然觉得恐怖至极。

    尼玛,这破事儿,该不会是皇帝一开始就琢磨着逮着啥算啥吧!

    鼓纛是李思摩从皇帝那里弄来的,跑塞外就开始派发。粮食是张德通过华润号来调运的,可是粮食却是关洛土豪们的,而且苦力脚力都是关内道本地人,世家没首肯,压根没戏唱。怀远郡王虽说理论上是突厥残部领袖,可亲卫战兵也就三千不到,可那装备,分明就是和十二卫一个水平。

    再一个,当初李思摩说是自己打着华润号的名义,却河北河东诓骗失地农民还有青皮游侠,自己当时信了。可尼玛这年头,被官府背书,这么大规模的迁徙,他华润号算个卵?

    都说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站着一个女人。可这是大唐啊,这是贞观啊,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站着一个老板。

    回过神来的老张汗涔涔的,心说李董这算计……牛逼不解释。

    初衷肯定就是让老疯狗去捣乱的,逮着个蛤蟆攥出泡尿,真要是打的铁勒几个小部落叫爸爸,那也是意外之喜。弄死万把人,那是老天保佑。夷男被气死,那是普天同庆奔走相告……

    思摩总的来说,能捞着什么,李董都会满意。万一没捞着,无非是多死一些好战的突厥狗,外加河东河北那些对社会治安很不友好的有活力社会团体成员。

    李董比老疯狗会玩多了,这特么分明就是杨坚故智,纯智商碾压啊。

    “卧槽……”

    张德思前想后,在一琢磨契苾何力怎么就被封了个可汗当当。顿时把许多细节都串了起来。

    李董太屌。他当皇帝应该的。

    这其中自己也被算计了一把,完全成了老疯狗的运输大队长,就差挂个“凯申物流”的名头了。老疯狗要啥自己给啥,缺啥自己运啥。比奶妈还奶妈。

    “操之?”

    “噢?!郡王,不知陛下让郡王带了什么旨意?”

    “操之不要慌张。都是小事,小事。”

    老疯狗嘿嘿一笑,搓着手问道:“操之啊。那个人工石,这河套。能扩产吗?”

    啥意思?要水泥?不会是修大明宫还要吧?

    “能是能,可是这投入不菲,产率甚低。不知……”

    “能就好!”

    李思摩一拍大腿,然后目露不屑。“钱,也是问题?本王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呃……既然郡王都这么说了。那吾也不矫情,郡王要多少?”

    “一千万斤。”

    “一千斤倒是不多,用来修建花园,倒是……嗯?多少?!”

    “不是一千斤,是一千万斤。”

    你们想干嘛?!你们到底想干嘛?!

    此刻,工科狗的狗眼快裂开了,天呐,老疯狗和他主子到底想干什么?

    “操之啊,陛下托本王给你带个话。”

    重复了一开始的那句话,思摩压低了声音道,“两汉故地,焉能弃之?”

    卧槽,莫非这是要修邬堡一直修到里海?!

    老张算过一笔账,如果只是一旅人马驻扎的邬堡,大概需要水泥三十吨,也谈不上什么标号不标号了,烧出来就算数。三十吨就是六万斤,一千万斤,这就是接近两百个邬堡。

    差不多正好就把北地边军分散其中,这特么是绝户之计,死活不让草原兄弟翻身的节奏啊。

    老张突然一个激灵,这事儿,貌似当年沙俄也干过,可也没这么凶残啊。

    妈的,老子上哪儿弄一千万斤水泥去?

    “陛下雄才大略,吾深为钦佩。陛下在吾心中,就是古往今来第一圣人!”

    马屁先拍过去,李董的忠诚看门犬李思摩连连点头,一副你的认识很正确,你的觉悟很崇高……

    “咥力新败,必杀泥孰等人。泥孰这废物,虽说打仗不行,争位子也不行,但逃跑是无人能及。他肯定死不了,所以,到时候,泥孰一定会反杀咥力。”

    眯着眼睛的老疯狗突然就睁开狗眼,放着光兴奋道:“契苾何力得了天可汗陛下的封赏,统御铁勒残部,然则不敢东进,必西向争夺草场。届时,西域定然乱战攻伐。咱们这人口买卖,岂不是大赚特赚?”

    “……”

    什么叫咱们这人口买卖?从始至终,老子特么就没干过这生儿子没屁眼的事儿!全是你自己在干的!

    “郡王的意思是……”

    “嗳,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操之啊,圣人早有训诫,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无。蛮夷都是畜生,现在他们连君都没有了,那更是一盘散沙的畜生。我们这是要让畜生洗脱罪孽,重新做人啊。”

    原来贩卖人口是这么伟大高尚的事业吗?我怎么以前都不知道的?

    “嘿嘿,只要人工石够了,立刻在金山以北修建邬堡。不消三年,东西夹击,鄯善必入天可汗陛下彀中,吐谷浑彻底灭亡,指日可待!”

    你为什么不改名叫诸葛思摩?以后肯定能和隆中对一样牛逼,今天你讲的话,起码也是个《工坊对》……

    “这个,郡王,此事吾恐有负陛下所托。拯救西域百姓于水火这件事情,吾做不来啊。”

    “嗳,操之放心,放心就是。你看,陛下早有圣裁。”

    “陛下又说了什么?”

    “塞北新定,是否效仿两汉设都护府,还未定夺。不过陛下感念华润商号义举,特赐‘塞北义商’牌匾,还望华润商号再接再励,忠君任事。”

    我的小心脏……

    张德捂着胸口,顿时觉得李董歹毒无比啊。往后草原上,那些个妻离子散国破家亡的,一瞧见华润号,估摸着就是拎着砍刀先剁死两个掌柜再说。

    可老张要说这特么老子不要,那就是欺君,那就是图谋不轨,那就是有负君恩。可接了下来,妈的全世界都知道薛延陀那档子事儿特么有华润号的背影。

    别的不敢说,西域胡商瞧见华润号肯定是跪着说话的。

    李董这是政治军事经济三管齐下,然后继续玩框一下就a过去的游戏。

    张德不由得喟然一叹,然后小声问李思摩:“郡王,西域国小民弱,以大欺小,这胜之不武啊。这赢了,痛快吗?”

    总之就是一个意思,殴打小朋友,有意思吗?

    然后老疯狗当场就表了态:殴打小朋友……当然有意思啦!

    “操之啊,正所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蛮夷虽弱,然则拯救其治下百姓,乃天大功德。正所谓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蛮夷之君天怒人怨,我等替天行道,实乃王道之师仁义之师也。”

    好吧,反正你们怎么说都有理。反正华润号的名声你们也不在乎。

    张德慨然一叹:“郡王教诲,德铭记在心。”

    “应该的,应该的,本王最欣赏操之这样的年轻俊彦,大唐的未来,还得看操之你们啊。”

    说完,老疯狗就出门把牌匾拎了进来,放墙角后,就跑隔壁朗读论语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