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三十四章 要优雅
    改元那年,军方是建议过李董改制的,统军府改称折冲府,有警告李建成残党的意思在,也有震慑李渊老部下之意。

    不过李董没答应,准备拖几年。因为当时除了坐稳皇位之外,还得跟突厥对刚,草原小霸王劼利来装逼,让李董很是咬牙切齿了好些年。

    不过折冲府的称呼,已经让走狗们私底下先叫起来,到时候就水到渠成了。

    军方比较低调的人其实不多,皇亲国戚低调的那就更少了。不过最近因为唐俭在那里东忙西忙,李渊也觉得奇怪,这是要作甚?

    他又不好去问,只好找了女婿跑腿。

    这差事,就落在了柴绍头上。

    “嗣昌,汝还在左卫?”

    李渊招招手,让人送来了雪糕,上面还放了两颗泡樱桃,用蜜汁腌渍过的。柴绍正慢条斯理地享受着美味凉食,听到老丈人问话,于是抬头道:“回大人的话,明年兴许会去右骁卫。”

    “顺德故旧,朕尚知几个,汝自去联络就是。”

    李渊称帝那年,长孙顺德是左骁卫大将军,李世民上台后,他转右骁卫混了些日子。为人虽然下贱了些,没节操又喜欢搂钱,但部下们都挺喜欢的。没办法,长孙顺德搂钱一万,起码要分六千出去,大方啊。

    就为这个,李董找了个由头,说他贪污,把他给干了。为此长孙顺德还得了抑郁症,简直酸爽。

    虽说后来又做了一阵子泽州刺史,但毕竟是李渊的人,最终还是被干了。李董听说他嗝屁,哭的很伤心,追赠荆州都督,谥号襄。

    “多谢大人提携。”

    柴绍能打又低调,而且看上去比较老实,所以也没什么人找他麻烦。再说了,他和李靖李勣的关系都不错。干突厥的时候。张公谨是李靖副手,柴绍没少和张公谨拉近同袍之间的战争友情。

    而且现在柴绍和张公谨太特么有缘分了,柴绍老婆是过去大唐第一能打女郎,张公谨老婆是现在大唐第一能打女关公。忒有缘分了。

    要不是张叔叔去了漠南搞民族联谊。柴绍一定会好好地和张公谨喝一杯。

    “嗳,都是小事。”

    李渊挥挥手。穿着宽大的丝袍,脚上是一双牛皮勒底的木屐。旁边水车缓缓地转动,两根柱子之间。转动的叶轮送出了威风,吹的老董事长很舒服。

    “大人。可是有什么事体要吩咐?”

    “有,你帮朕去打听一下,茂约是要做甚?怎地这般动静。”

    前阵子唐俭来探望他。溜了一圈就黑着脸走了。后来就听说朝廷在搞什么新瓷联营,著名义商华润号。又光鲜亮丽地出现在了大唐人民群众面前。

    “莒国公最近时常拜访蔻娘。”

    身为女婿,柴绍还是很老实的,老丈人问什么就答什么。

    听到柴绍这么一说。李渊猛地坐直了身子,眼睛一亮:“茂约定是去寻张德,哈哈,朕便知道,这厮定有蹊跷。”

    然后老董事长负手而立,叶轮吹出的微风,将他的丝袍卷动,露出毛绒绒的小腿。李渊来回踱步琢磨了一会儿,然后手指没有目的地指了指:“他这是吃到了甜头,定是这般。不过张德此人,不可小觑,莫要小瞧年岁,杨广若有此子,大运河……算了。”

    “大人,不知有何吩咐?”

    柴绍有点迷糊,老丈人为何这么激动?

    “嗣昌啊,汝与张弘慎素有交情,然则后辈情谊,亦要交流嘛。”李渊以一副谆谆长者的身份,对柴绍道,“要多让大郎二郎和张德来往嘛。”

    “可是大人,令武前年寻张大郎比武,被打的头破血流,忠义社有好些日子没去了。”

    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主持比武的是程处弼,交手双方是想要称霸四门小学外号“柴杀神”的柴令武。另外一方是一统城西熊孩子军团的“赛尉迟”“小张飞”。

    总之,那一战,让柴令武放弃了治疗,辍学了。

    “废物!”

    李渊双目如鹰眼,只是一喝,便是让柴绍雄躯震动,开国皇帝的气场,终究还是有的啊。

    “新瓷你收到了吗?”

    “张操之亲自送上府来的。”

    柴绍老老实实地说罢,又道,“左骁卫的人,都收到了。”

    “这新瓷,你怎么看?”

    “宝物。”

    “但这样的宝物,乃张德随手而制。东宫专营冰糖,太子糖之利,你也有所耳闻吧?”

    “绍听过一些。”

    柴绍点点头。

    “你可知晓朕将蔻娘下嫁张家,拿了多少钱?”

    “呃……”

    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柴绍歪着脑袋看着老丈人,只见李渊竖起三根手指头,笑的分外得意:“三十万贯。”

    “三……”

    柴绍眼珠子鼓在那里,他虽然听说张公谨掏了不少钱,可特么这也太多了吧。当年朝廷财政才多少?张家这么有钱?!

    当年他搞李秀宁,不说搞多少钱了,当年凑四匹纯色马都没凑成,放勋贵里面,不说寒酸吧,但肯定不够体面。

    “当初朕可是想把安平塞给张德,如此一来……唉,谁曾想二郎亦是这个心思。朕那个二喜,差点就得手了啊。”李渊一脸的惆怅,“谁曾想,却被那小子逃脱了去。嘿,徐孝德真是捡了大便宜。”

    这里头还有这些事情?卧槽……

    柴绍不由得对皇帝皇后佩服的五体投地,同时对老丈人颇有高山仰止的赶脚,太特么高大了。

    三十万贯……把他柴家拆了也没这么多。

    “可是大人,令武素来傲气,恐其放不下身段……”

    “让他去和张德拉交情,又不是让他去死。这种事情都做不到,你柴家落魄也不远了。靠哲威一个人,能撑起柴家吗?”

    柴哲威走的是军方路子,又因为皇亲国戚的缘故,最多就是十二卫将军这个档次。勋贵后代,拼爹虽然还是最主要的,可是一旦皇帝嗝屁,新皇登基之后,老关系算个卵,还得看新皇帝的脸色。

    到那个时侯,你要是没点家底来巴结,死路一条。

    “是,吾回去后,定要和令武好好谈谈。”

    “要告诉他,一定要不计前嫌,更要举止得体。张德这种少年,朕又不是没见过,杨爽比他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总之,柴令武有什么委屈,忍着。有什么郁闷,憋着。有什么不服,摁着。老董事长还有一大把闺女儿子呢,总不见得都让李二拿去换人脉关系吧,那也忒凉薄了。

    李渊也是有想法的人,自己兜里多攒上仨瓜俩枣的,闺女们也能和李蔻一样,可以挑挑拣拣自己喜欢的老公。要不然,就一个字:惨。

    而且李渊的闺女还不能像李世民的女儿一样任性傲娇,李世民的女儿就算滥交,那都屁事儿没有。李渊的闺女要是开什么海天盛筵,连驸马脑袋一起剁。

    总之,李渊对柴家少年的要求就一个:优雅。

    一定要优雅,让张大郎感受到皇亲国戚级别的温暖,然后吐露一下心声,表达一下诚意。

    诚意不需要多,有个几万贯就行了,意思到了就行。

    李渊琢磨着,就唐俭现在这臭不要脸的样子,估计吃肉喝汤的人不少,凭他太上皇这张老脸,混个几万贯,也不算太过分吧。(未完待续。)

    ps:  冲击十万推荐票,需要您的一份支持,来一张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