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十二章 古语有云
    李葭和李月这姑侄二人加一块都不如李丽质的一根手指头重要,如果没有特别的贡献,基本上就属于交配工具,慢慢地等待着李董的制裁。

    前阵子襄城公主作为李董的长女探望爹妈,李董感慨万千,长女贤惠啊孝顺啊得体啊,你们这些做女儿的要好好学习啊。当然了,丽质除外。

    这让在洛阳发呆的李月彻底明白了许多事情,当然她也没那能力反抗,而姑姑李葭却非常的给力,稍纵即逝的机会,居然都让她给抓住了。

    用张德的话来讲,这就是逮着个蛤蟆攥出泡尿,命数啊。

    “白叠子广种少则两年多则五年,这两年要用兵,要么吐谷浑要么高句丽。论功行赏之际,便是定夺汝等命运之时。”

    能把公主扛回家打包的家族,也就那几个。

    李董的大女儿襄城公主,嫁的就是萧瑀的长子萧锐。和他爹那种当个宰相都要三起三落大开大合不同,萧大郎是个稳妥汉子,和张叔叔的长子张大郎,关系非常不错。

    之所以关系不错,自然是因为干劼利那会儿,李靖差点把萧瑀的姐姐给弄死。而张公谨多会做人啊,连唐俭都承他人情。

    “届时,如果吾所料不差,月娘很有可能嫁给长孙伯舒。”

    李丽质是没指望了,长乐公主现在就是个天仙,凡人哪有资格操。

    听到张德的话,李月小脸一白,顿时不萌了。

    “两年三年,只怕都要嫁人。”

    愁容浮现,李澄霞顿时急急忙忙道:“姐夫切要救我,耶耶去岁就和我说过,二兄有意让我嫁给封言道。只怕这会儿密国公家已经开始筹备求亲了。”

    这一声姐夫叫的当真清爽,让安平在那里挑着眉毛暗爽。方才被老张一巴掌扇屁股上惩罚拿棉布显摆的痛楚,顿时忘了一干二净。

    “封言道?封二郎吧?他是密国公嫡长子,长我一岁。见过几次。是个翩跹公子,非寻常俗人。”

    封言道就是封伦的儿子,从北齐那会儿算起,封氏三朝豪门。连杨素都要卖三分面子,地位非同小可。

    而且张公谨和张德说过一段秘辛。封伦曾经和李建成勾搭过,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张叔叔连自己老婆孩子都没吐露。更别说上报给李董了。

    但张叔叔告诉了张氏南宗小宗长,为的就是防止自家千里驹别踩雷。封家算半个坑,容易栽里面。

    有道是天下无不透风的墙,封家这档子事情。早晚会被挖出来。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李世民总不至于连曹操都不如。但难保不会因为哪年大佬们互殴,把封家给牵连了,到时候。这就是个最好用的借口。

    “姐夫!”

    淮南公主顿时秀眉微蹙,“姐夫莫要再揶揄,予见过封言道,不愿嫁他!”

    “这光景,若要绝了封家念头,得求两个人了。”

    张德思量一番,认真说道。

    “谁?!”

    李月和李葭同时问道。

    “一是太皇,二是襄城公主。”

    安平和淮南都是一愣,遂安公主则是奇怪道:“寻阿公吾明白,姑父,寻大姐又是为何?”

    “你们有所不知。”张德顿了顿,“只怕陛下也是准备找个机会和你们这些做女儿的说一说。”

    吃了一口已经凉了的水煎蛋,老张正色道:“襄城公主嫁于萧大郎后,宋国公府内上下,皆言其孝顺公婆无可比也。陛下听闻之后,有次酒宴,大约是去年,宋国公三次罢相之后,陛下前往国公府安慰,吾与大兄,代叔父一起陪同。”

    又吃了一口牛肉,细嚼慢咽无视了三个美少女的焦急眼神,张德慢慢道:“陛下先是责备了宋国公因私废公,后又安慰了他罢相,并且问询宋国公,是否有意出任太子家令。酒过三巡,襄城公主见过陛下之后,并未以公主自居,而是为宋国公倒了一杯酒。”

    “帝姬行匹庶之礼,自古未有也,襄城可为公主之师。”

    张德给自己倒了一碗鸡汤,“陛下当时就是这样夸赞襄城公主殿下的。”

    李月和李葭都愣住了,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她们居然都不知道。

    “若是以向襄城殿下行以师礼,当可拖延一年半载。再者,葭娘论身份,乃是襄城殿下姑姑,长幼秩序,若葭娘事之以师,可评一个不耻下问。”

    “甚么不耻下问,胡说八道!”

    瞪了一眼张德,安平突然叫道,“只怕这样一来,反要出些事端来。就她这种性子,若是二兄考验一二,连襄城十之一二都不如,定是要坏事!”

    “阿姊小瞧吾耶!”

    “你还是嫁给封言道去吧!”

    “哼!”

    李葭头一转,不去看她,盯着张德一脸欣喜:“多谢姐夫指点。”

    “以长问幼,非耻也。古语有云: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陛下雄才大略,定有褒奖,届时,再脱上数月,也不是难事。只要有借口向襄城殿下学习孝道,陛下必定支持。这时候若有太皇再美言几句,事成矣。”

    唐朝版的逃婚,要琢磨的事情,可比一千五百年后困难多了。一千五百年后,被刁难的新郎要是怒了,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喊一声“老子不结了”,根本不会有什么不可承受之痛。

    然而在唐朝,莫说女子,就是男子,想要说不结就不结,等着刚到底吧。

    “又胡说八道,哪家古语说过这等村野家言?”

    “甚么村野家言?”

    “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啊。你又来杜撰诓人。”

    安平白了他一眼,老张却是虎躯一震:卧槽……溜啊,你们唐朝人不认识韩愈吗?老子当年背课文背的那叫一个……嗯?韩愈啥时候人来者?

    张德再度陷入了大波的沉思,一手撑着下巴,一手在饭桌上缓缓地拍打着,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不错的点子,可以轻松应付李世民对李澄霞的检查,而且还能大赚名声的同时,让人不敢轻易娶她。

    身价只要抬高,对皇帝来说,那尚公主的人家,也要有等同的身价。一分价钱一分货嘛。

    才女公主?大唐还没有吧。能打的公主倒是挺多的。

    “嗯,不错不错……”

    老张笑眯眯地在那里点评着自己的想法,眼神毫无焦点地看着李月。若是能够让李澄霞成为才女,倒是可以拿她做长安贵妇人圈子中的时尚风向标,比皇后靠谱多了。而且这个才女,还不是平康坊出品的,足够让一群“才子”热血沸腾。

    正事不干成天在平康坊买醉的“才子”多如牛毛,那些个各道出来的选人,为了当官什么都愿意干。倘若李澄霞有了才名,又有了一定的政治地位,这些选人会不会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跑来碰碰运气?

    以才学的名义,很多事情都可以干嘛。

    他们又不是为了攀龙附凤,更谈不上阿谀奉承,纯粹是想要进行才学上的交流。至于让公主殿下帮忙美言几句,行个卷然后点评点评,那都是学术交流之后的事情。

    “嗯,很不错……”

    李月被张德那双眯眯眼吓的哆嗦了一下,总觉得姑父的眼神有点儿饥渴,仿佛是要吃掉什么似的。

    啊呜,张德一口吞下了一颗肉丸,精神抖擞拍了一下巴掌:“好!就这么做!”

    反正现在要是不帮忙,李葭和李月肯定要拉着自己和安平一起死。那么既然要拼一把,为啥不多捞点好处呢?

    当初长安日报被李董这个神经病拿去糟蹋之后,老张内心是苦逼的。现在却又有了一个很不错的渠道,还是女的,活的,热的,好啊。

    “姐夫……”

    李澄霞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

    张德搓着手,兴奋道:“此事,包在我身上。且先去求太皇。”

    顿了顿,张德又提醒道:“记得要满怀诚意去求,没诚意打动不了太皇。”

    老董事长这个人最实在了,谁的诚意深厚,他就对谁回报的足够,总之,公平。

    “你又有甚么阴谋诡计?”

    李芷儿一头雾水,看老张淫笑两声之后就这么兴冲冲,顿时觉得不爽,感觉自己的妹妹和外甥女,就是小三小四来抢老公的。

    “葭娘月娘且先吃着,吾与芷娘且先回一下书房。”

    言罢,张德一把拉着李芷儿,往书房走。

    “作甚?”

    一边揉着****,一边挣扎的李芷儿问道。

    “给你白叠布,是让你在姐妹们面前炫耀的么?”

    老张横眉冷对。

    “岂能料想她是个精细鬼,钻了这等空子。”

    啪!

    老张见她还在那里狡辩,顿时又一巴掌扇****上。安平痛的跳了起来:“啊!”

    “还不给为夫准备笔墨!”

    “哦,知道了。”

    又揉了揉,安平跑的飞快,到了书房先是拿出一枚小银镜看了看衣服下面红巴掌印的****,哼了一声后,才老老实实地磨墨,铺好宣纸。

    “阿郎,到底要作甚?”

    “写东西呢。”

    张德拿起毛笔,开始写道:古之学者必有师……

    默写很顺利,然而全程围观的安平,眼珠子鼓在那里,惊呆了。(未完待续。)

    ps:  总之,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