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六章 崔氏良人
    当初有人推荐我安利,其实我是拒绝的,不能……

    老张脑袋里总觉得有什么“duang”的一下响了,然后眼神复杂地看着博陵崔氏的精英,虽然这个精英口吃结巴大舌头,但他还是精英啊。

    你说你一个浓眉大眼风流倜傥的翩跹公子,你居然玩直销!

    还有礼法吗?还有道德吗?还有传统吗?

    “明公所言安利,德自是知晓,京中贵妇,皆用之为美,乃上上良品。”

    “笃笃笃……对!”

    崔慎用力闭了一下眼睛,然后狠狠地点了头,“本……本……本官,本官……猜、猜测,此……此物……必……必是……德……德郎君,所制!”

    老张虎躯一震,双目圆瞪:卧槽!这货怎么知道?

    实际上,安利牌精油,知道是谁做的人,并不多。李芷儿也就跟他爹透过风,然后老董事长看在开元通宝的份上,就睁一眼闭一眼。

    再说了,安平这小妞玩的太溜了,什么长安东城总代理,什么东都洛阳总代理,什么北都太原总代理,什么河南道诸州府分区代理,总之,这位公主殿下,已经把未来两年的钱都赚了。

    长安城不算固定资产,光现金流,能比得上安平的,真没几个。尉迟老魔本来算一个,可他现在在塞北;皇帝算一个,可皇帝不敢炫富;张德算一个,可张德要去河北省装逼;太子也能算一个,可太子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其余什么长孙无忌房谋杜断,那就是不动产田产多,论现金,完全被吊打的。

    加上维瑟尔在西市的江湖地位,西域胡商为了走后门,都特么给维瑟尔送礼,希望看在大家都是老乡的份上,拉兄弟一把。毕竟。维瑟尔是梁丰县男的狗啊。梁丰县男虽然是个男爵,可人家是跟公爵伯爵吹牛逼的,朋友圈级别不一样。

    因此有很多胡商资金不够的时候,就向维瑟尔借贷。然而维瑟尔哪里有钱,他于是又只能再委托老张在长安城的小朋友。小朋友们又不愿意和胡商们勾搭。和胡人玩的好的也就屈突诠,于是屈突诠就又走了张德的路子,找上小富婆安平公主。

    于是乎。安平小公举左手拎着安利牌化妆品,右手拿着放贷的票据。整个西市的胡人没钱的时候,都知道安平殿下是个慈悲心肠。

    无抵押信用贷款,无手续费。日利率最低万分之五,童叟无欺有口皆碑。

    至于信用如何保证。那当然是金城坊的街坊邻居安菩大兄弟的友情支持。至于如何讨债,那当然还是金城坊的街坊邻居安菩大兄弟友情讨债。

    和屈突诠那种拎着横刀就上门喊打喊杀不同,安菩是个实诚人。比如有一次有个胡人拖欠善款若干,安菩就上门语重心长地说道:“吾乃安国遗民,幼时于石国康国经历,知汝乃石国贵子,殿下些许体己财货,借汝周转,焉能拖欠至斯?此诚非君子取财之道也。”

    大致上,安菩的意思就是:你特么装什么逼?老子小时候就在石国康国打转转,你全家根脚在哪儿老子还不知道?公主殿下拿私房钱借给你,那是看得起你,你特么赚了钱还想不还?你特么就算跑回老家信不信老子照样找到你?!还钱!

    西域友商义气为先,讲信用有人品,还钱利索的很。

    然而光靠安平是撑不起这么大的规模,老张的小伙伴们一瞧放利钱这么丧心病狂臭不要脸的事情简直是有伤天和,于是立刻帮张德和安平殿下分摊罪孽,一起入股,帮忙讨债……

    但是,不管怎么说,人民群众虽然用着安利牌精油,偶尔也会怀疑这特么是不是安平殿下卖身给了张操之还来的福利,可毕竟没证据。

    然而博陵崔氏的结巴精英,一口接着一口笃定的样子,让老张差点直接把胡苏县令给灭口。

    “德……德郎君,莫……莫慌!”

    崔慎,字季修,号五更道人,年轻的时候因为被族兄弟嘲讽,就去修仙想要化结巴为巧舌,失败后就努力读书,终于被家族当抹布一样扔给李董擦嘴。

    总之,崔季修是个内心彷徨并且扭曲的人,他要崛起,要走上人生巅峰。

    不过在老张决定使个眼色然后让人把他剁成肉泥的时候,崔季修擦着汗努力道:“有……有纸笔么?”

    张德想了想,最终没捅死他,给了一张纸一支铅笔。

    “炭……炭笔?也……也可。”

    崔季修然后就用手写,如果说这是分析文,那么崔慎条理清晰主题明确思想活跃,令人心悦诚服不得不服。

    崔慎首先指出了安平殿下一介女流长于深宫妇人之手,绝无可能掌握百工之利,其次又指出,安平殿下曾经和张德约过炮,两次。最后又表示,安平殿下非琅琊公主那样自己孝顺又能打老公还牛逼的皇帝姊妹,要不是有太皇庇护,显然这个年纪已经被嫁给权贵去交配。

    写完之后,崔慎又总结道,他崔家在长安也是很有产业的,而且亲戚特别多,开府仪同三司的都有,对于安利号的雇工大量出没于华润商号,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

    所以,不难看出,张梁丰你和安平殿下干柴烈火奸情如铜,没有张梁丰你在旁边保驾护航,安平殿下哪有这般逍遥自在。

    “这是博崔在查我?”

    张德脸一黑,妈的,五姓七望要搞老子,那怎么办?看来只能动用没良心炮,一举送博陵崔氏几万人上西天。相信只要操作妥当,人民群众都会以为这是天雷滚滚惩罚下界的狼心狗肺之徒。

    “非……非也!”

    崔慎用力地说着,“乃……乃……家……家父也!”

    我真是日了狗了。

    老张脸更黑了:“崔公意欲何为?欲除吾耶?!”

    “非……非也!”

    崔慎继续用力,“欲……欲……欲同德……德郎君……共谋也!”

    卧槽,你们想干嘛?难道发现老子能做烟花,想要在长安城放烟花,弄死李唐国姓全部活着的?

    然后张德突然又虎躯一震,他突然想起来,崔慎这个大结巴的爸爸崔综,貌似就做过长安令啊。论关系,崔综因为博陵崔氏的金牌光环,使得崔综作为长安令,却并没有很苦逼。

    因为他的顶头上司,社会地位根本没他高啊。

    再一个,崔综是带着怨念上任的,而且自己的儿子也苦逼的去沧州这种鬼地方受苦,父子何其悲愤,于是崔综在长安令任上,居然干的有声有色,连李董都以为博陵崔氏是要跟他联手打造大唐梦。

    结果崔综崔慎父子二人之后,就再也没有博陵崔氏的精英出现在地方主官上,一个都没有。

    “所谋何事?”

    张德跟五姓七望走的不近,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感,但不得不承认,卢文渊跟他关系还是不错的。至于卢照邻,他跟张大安小朋友已经是莫逆之交,毕竟一起在务本坊打过架,一起在国子监门前跑过马。

    “本、本官……知君所欲也!”

    崔慎双眼闪着精光,“医学堂……北、北大,君之所图也!”

    卧槽!

    老张这回是真动了杀机,这大舌头绝对不蠢啊。而且很聪明,而且是绝顶聪明,虽然他结结巴巴坑坑洼洼,但这种聪明人,老子不喜欢啊!

    弄死他!一定要弄死他!

    张德内心一个声音催着他,被五姓七望的人知道他要染指教育权,这还得了?官面上被喷都是小意思,被人套麻袋躲猫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孔祭酒搞个五经正论,多少人在推?然而现在还没成功,皇帝也没辙,只能说等着时间的推移,寒门子弟把孔祭酒的《五年模拟三年科举》摸熟了,那么孔夫子等先贤说了什么,说的什么意思,就算是铁板钉钉了。

    然而至少现在,五姓七望等等望族,他们自己就有自己的解读,官方教材?官方教材算个屁啊!

    但不管说,李董的战斗力是一万加,五姓七望还是很重视的,毕竟这是皇帝,而且是一代枭雄做帝王,哪能当杨广来忽悠。

    可他张德算什么?一个江南土财主,不过是攀附张公谨得了造化,不过是跟权贵们吹吹牛,居然也想染指圣训?这种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滓,必须人道毁灭!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老张深吸一口气,正色道:“造福于民,为君分忧,乃吾等臣子本分也。”

    不动声色,必须死不认账。

    崔慎却是笑了笑:“君无虑也,吾……吾……吾亦……亦有图!”

    却见崔季修目光闪烁,又继续在纸上写了一大堆话,老张越看越心惊,越看越想杀了这个大舌头。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老张突然觉得,妈的,管他呢,为了小霸王学习机,能省时省力有什么不好的?老子又不是苦行僧。

    小霸王其乐无穷啊!

    于是张操之侧着身子,小声问道:“明公竟视博崔如此?”

    崔慎又继续写道:我本博崔良人,奈何屡遭磨难,家母忧愤而故。

    他顿了顿,然后继续写下一句话。

    子曰:十世之仇,犹可报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