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三十章 李大哥
    保鲜不仅仅是一种技术,人们在享受物质生活的同时,都会不断地追求更加独特的别致的精巧的进一步享受。

    然而因为技术上的掣肘,在拿破仑换上神装吊打周围一圈小朋友之前,东西方保鲜的仅有手段,最高大上的,无非就是冰鲜。至少制冰对于有钱的剥削阶级而言,这根本就不算个事儿。

    所以说,如果梁丰县男突然掏出一根软木塞,把玻璃瓶一塞,然后说瓶子里的东西能放置个把月不坏不变质。这简直就是王炸中的王炸,对贞观年间的那些带兵将领而言,完全就是续费外挂!

    李哥儿认为张贤弟肯定是疯了,这么不科学的事情,自己怎么会信呢?

    但是,李震心中其实也很清楚,张贤弟能够让皇帝想法设法塞个闺女过去暖被窝,肯定必须得与众不同啊。

    “且等上三五月,待沂州的事体安排妥当,吾再和兄长分说。”

    老张笑了笑,也不辩解,李震更是心中暗道:莫非大郎真有这等妙法?若是真有,要是大人得了这等行军利器,岂不是少了无数民夫脚力?到时候鲜卑儿困守西吐谷浑,连个硬仗都不消打的,一战而定也未可知啊。

    陇右道黜陟大使还是有点威慑力的,现在伏允又缩在鄯善****伤口,还死活不肯出来。前头还派了使者过来跪舔李董,说俺们土鳖没文化,冲撞了天可汗陛下您的天威,俺们知错啦。

    可惜的是,李董现在觉得自己已经无敌了。别说民部那一撮又一撮的开元通宝,光内帑这几年攒下来的财货,就足够他一个人大枪匹马拉起一支敢打敢冲的队伍来。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于是李董在大朝会上,再次把商贾地位放低,王珪拟了一个商贾不得穿同色鞋履。不着苏丝蜀锦的案子。递给了温彦博。温彦博看了看,嗯了一声,点点头,圈阅后写下一句:基本同意。

    然后因为房乔人不在长安。目前由杜如晦帮忙看家的尚书省,给礼部下达了行政命令。再三强调:关于商贾贱业不事生产倒买倒卖等不正之风的若干决议。

    根据大唐帝国主义的精神指导,礼部走狗们纷纷表示:商人,贱。非常的贱。

    总之,远在山东的老张知道这项宰辅公推议案的时候。面无表情内心想笑:李董这特么是会玩的。

    不过好在这种议案不会伤害到像张操之这样,有着梁丰县男马甲的有良心帝国主义四有青年。至于胡商会不会被权贵们进一步瓜分拿来做白手套,那完全就得看民间的呼声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无视这项议案的牛人。比如说尉迟家,他们接手了程家的一个碾米坊。然后公开放话:你特么有种来打我啊。

    有御史知道这事儿后,就去李董那边告状,说尉迟家公然操持商贾贱业对抗中央决策。简直是无法无天目无法纪,这特么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然后秉承公理正义的李董,就把御史给革职轰回老家了。

    至于李董有没有咬牙切齿骂那个御史“就你屁话多”,这得问长孙皇后。

    社会风气稍稍地刹车了一下,但张德很清楚,靠行政命令来阻挡人心欲望,这根本就不科学。再说了,这种行政命令,宰辅们都很清楚就是一张擦屁股纸,不过是联手拍李董马屁,然后把关中地区拾掇拾掇,差不多能做样板工程就行了。

    如今又不是战国,大唐也不是齐国,要玩收买人心,上千万人,收买得过来吗?

    退一万步讲,所有宰辅里面,只有起草这项议案的王珪算是个正经君子。可就算是王珪,他儿子还在李泰那里看书学习呢。李泰那么多封地,不搞点土特产发卖,能养得活这么多满腹经纶的文学青年?一场笔友会的酒水开销,那就得百几十贯。

    当然事实上,李董知道自己干的事情宰辅们是在敷衍,李董也知道宰辅们知道他知道宰辅们在敷衍,宰辅们也知道李董知道他们在敷衍李董……总之,做游戏得有人带,不然不好玩。

    所以老张自打离开了京城之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错。管你什么大开杀戒还是大赦天下,与他无关,反正挖帝国主义墙角这项事业,需要的是滋滋不断地努力。远离皇帝陛下的视线,离的远远的,然后淡出一群神经病的视线。这样才能从一群饿疯了的饕餮嘴边跑开,然后为小霸王学习机而奋斗。

    “操之,操之,可不是妄言?”

    李震回过味来,绝对张贤弟这么给力的小伙伴,怎么可能会骗他呢?再说了,李震是见识过老张干赢尉迟恭的,而且还赢了那匹黑风骝,差点让李勣和老魔头打起来。

    “兄长放心就是,德自有把握。”

    “当真?!”

    “当真。”

    “好!”

    李震猛地站了起来,“操之,给吾一个时限,吾今日便回京中,同大人说了此事。操之有所不知,如今平灭吐谷浑,行军总管一职,悬而未决。原本是药师公,可去岁你也是知道的,便是让豳州尚书搅浑了水。如今么,大人倒是有了机会。”

    陇右用兵,必须是皇帝信任的人。李靖已经超越了信任的层次,在军方有着超然的地位。可是作为职业皇帝,李董必须站在皇帝的立场上去怀疑李靖。所以侯君集出来搞大新闻,有些家伙跑的比谁都快,说出来的话也不想负责,但李董还是没有说什么。

    毕竟到时候,行军总归谁去当,不还是李董来决定?到时候作为中央绝对领导,决定了让谁去,谁也不能谦虚。

    不过不管是谁做总管,弄死伏允根本不是问题,只是战果到底有多大。灭国之战对唐朝来说,玩的次数不少,很有经验。但吐谷浑人也不想专门作为背景和野怪被唐朝名将来回刷,他们更不想亡国灭种,虽然已经走上亡国灭种的道路。

    但是,作为正常的人类,反抗一下又不会怀孕对不对?

    因此在战果扩大上,就是主帅要做的事情。弄死吐谷浑不算本事,能够以低成本高产出高回报高收益弄死吐谷浑,才是争个高低的关键。

    李靖几千大兵薅羊毛就打下东吐谷浑,顺带还帮后续辎兵修建高原邬堡到青海以南,功不可没,非常厉害。

    红景天生意也是那时候做起来的,目前一个邬堡一百五十人到五百人不等,偶尔还夹带一些高原别种,小部落也会围绕邬堡来生存交易。毕竟,唐朝人买卖牲口,他给钱啊。

    开元通宝就是这么的好用,西突厥爱用,日本百济高句丽也爱用,吐蕃自然也不会例外。

    李震自幼受父亲影响,虽说马槊玩的没有程处弼溜,可到底也是有些手段的。加上眼界也不似寻常人家那么逼仄,这会儿听了张德的话,满脑子都是保险罐头大杀四方,自己的候补天王爸爸一战破敌,二战破城,三战灭国,牛逼牛逼好牛逼……

    别人五千人马要三万辎兵民夫脚力,他李勣不要,五千人马也只要五千辎兵民夫脚力,没错,就是这么厉害!

    随后李震又转念一想,这要是能够自己生产罐头,到时候征辽,十几万大军,数十万民夫辎兵,这得多少罐头?这些罐头,要是都是自己生产的,这得多少钱?

    想到这里,李大哥不由得有些眼睛湿润浑身燥热。

    “不瞒兄长,这手段倒也算不得精妙,只是个精巧法儿。不外是用上木塞子蜂蜡还有玻璃瓶,只这玻璃瓶,却是要做个制式,还有那木塞子,须软木塞。这也不是甚么难做的,寻常坊里人家,多能做到。”

    “也就是说,只要瓶子木塞蜂蜡管够,岂不是多多益善?”

    “只这食材口味,就说不得如何了。不拘是放些盐巴之类,最多塞两片香叶,只这味道,也只是能吃,却不是甚么可口之物。”

    “武夫厮杀,管甚口味,只先活命要紧。有了这等物事,大人定然是大杀四方。莫说这吐谷浑,就是平獠,也更加便当了。”

    老张于是小声道:“只这消息,不可说了别家去听。”

    “兄弟说的甚么话,我哪里是嘴边开缝的糊涂虫,且放心就是。再说,这事关大人的事业,焉能失了先手。”

    言罢,李震连忙起身,摩拳擦掌:“这事体不能和奴婢们说,得我亲自和大人细细商议,大郎,等我京中消息。”

    然后李震就赶紧带着小弟们,朝长安赶路,连个送别饭都没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