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三十章 奥杜之杖
    罐头开发对张德来说只是小事情,当然对统治者来说,加强军队的作战深度广度,是必需品。产业链不用担心不能回本,唯一要操心的,就是整个过程中,能拉拢多少饕餮进来一起吃大餐,然后还能不被李董阴一把。

    范阳卢氏血淋淋的教训啊。

    在十六岁的夏天,老张忙碌在沧州的田间地头,指导着当地穷苦的百姓人家提高儿童蛋白质摄入量。

    “操之公,这竹笼竟然还能捉长鱼?”

    戴着斗笠的老农,赤足而立,手中握着一把铁钉耙。老农不是沧州本地人,而是来自淮南道的,口音重的很,因为淮水出了点问题,逃难到了河南。结果河南来了很多去年逃难的河北人,于是没办法,正好华润号郑氏白氏都在招募农夫,结果就去了河北。

    他说的长鱼,便是河北所言常鱼,也有说罗鱼罗鳝的,其实就是黄鳝。

    “老翁且看着就是。”

    张德也是半赤着身子,露出了结实的肌肉,蜂腰猿背古铜色,那些个田埂做些零碎的年少农妇,顿时轻笑偷看,眼热不已。

    新修的官道上,停着一辆马车,车厢用幔帐遮掩,里面却也不闷热,带了冰瓮出来,着实舒服。

    车内白洁依然绣着花,好奇问道:“姐姐,阿郎怎么还有这等技巧?”

    “也不知道哪里知晓的,连这泥里打滚的本领都有。”

    郑琬给一面团扇压着边,铜制的扇骨比划了之后,她放下了手中的伙计,小声道,“听说前几天,有个京城来的殿下,问阿郎讨要你我。好在阿郎不是个没势力的,回了那位殿下,否则,怕是要落在虎穴狼窝里去了。”

    “那些个王子。最是喜欢游历。在洛阳时,不堪其扰。”

    白洁应和了一番,就听到灌渠那边一阵惊呼,两个娘子顿时掀起一点点窗帘。看了过去。

    只见张德手指掐着一条婴儿手臂粗细的巨大黄鳝,得意洋洋地拎起来向四周展示。那些个精壮农夫,都是叹为观止。

    “操之公,这……这当真是巨物啊。”

    “又粗又长。好生硕大!”

    “好大,真是好大。竟是这般的粗壮!”

    张德非常高兴,这条又粗又长的黄鳝,估摸着能有一斤二三两的光景。绝对算得上巨物。

    “你等看着如何?这竹笼,只需蛐蟮若干。夜里下笼,起早出水,多少总是有的。不拘是沟渠河道。就是田间地头房前屋后的池塘,亦有鳝鱼出没。”然后张德又道,“鳝鱼虽是个丑物,朱门人家多半不爱吃这个,不过却不是什么坏东西。”

    “是个滋补畜生。”

    老张笑呵呵地将黄鳝塞到笼子里,然后道,“这里一片竹林,做上百几十笼子,便是粮食不济,还差点肉食,这鳝鱼,比那牛羊还要精妙些。”

    因为防病防疫的缘故,华润号和各家农庄田庄山庄的农户,都知道寄生虫很不好搞,所以那些爱吃鱼生的渔家,如今也是不吃的,都是吃熟食。

    黄鳝的寄生虫不少,这月份出没的鳝鱼,多的是蚂蟥吸附在上面,而且肠子里,也必然有各种小小细长的寄生虫。宰杀起来,也要细心一些。

    不过黄鳝大补却不是假的,所谓“小暑黄鳝赛人参”,对虚弱的妇人和成长的小孩来说,就是个滋补一番的好物。比不得豪富人家,却也是个办法。

    为了提高自己账面上工农家庭的人口质量,老张除了给补贴之外,还要让他们自己也掌握丰富餐桌的方法。

    如今抓捕黄鳝的五百亩地,是由在弓高的农庄庄户伺候的,这个农庄是新修的,还有家禽家畜集中饲养。庄户大多都是淮南道人,他们山高水远的过来逃生,人生地不熟,自然不敢和本地人一样偷鸡摸狗,这也是用人的道理。

    为了抓黄鳝,张德让人给田地挖好了灌溉沟渠,还设了水门和唧筒,缺水的时候,可以直接从河道中抽水。而黄河一旦泛滥,水门关闸之后还能朝外面排水,对提高黄鳝的生存环境,有很好的帮助。

    当然顺带着,还能保障农田的收成。

    除了这些,为了制作竹子黄鳝笼,张德在农庄种了不少竹子。这些毛竹勉强能过冬,所以竹子种类很多,还有一些是河东牵过来的特殊品种,加上江南的三种竹子,五种竹子因为成林速度不同,能保障每年不间断的产出。

    竹子用途广泛,沧州兴修水利之后,河道上普通人家用竹排也能往来各县。加上竹篾能够制作凉席、竹塌、竹炭、竹篮、竹篓等等日用品,可以说大大地降低了生活成本。

    最重要的一点,因为家禽家畜集中养殖,需要大量的鸡舍猪舍,用大型木料来制作,实在是有些浪费,竹子物美价廉,而且加工容易,对张德来说,最合适不过。

    而且按照老张自己的计划,今年河北道的桑蚕养殖就要铺开,过冬用的暖房,很快就要用到大量的竹子,竹子速生林的这点量,其实还不能完全做到自给自足,需要从淮南道江南道进口。

    因为养殖业上的客观大量需求,所以今年明年的竹笋,是没希望让农户们享受了。

    给农户们展示了如何抓捕黄鳝丰富餐桌文化之后,老张又展示了他抓捕黄鳝的最新装备。

    这是蓟州石城钢铁厂新出的产品,它首先,是一根钢丝……

    钓黄鳝很有乐趣,但是钓黄鳝的工具,却需要不断地摩挲,经过一系列的失败之后,才能从无数废品中,找到一根合格的产品,然后通过简单的钳工工艺,加工成黄鳝钩。

    要在贞观年制作一根钢丝,张德首先要解决钢材纵切,当然这个不算太难。然后是去磷,如果可以的话,老张当然想要选择高压水冲,很显然这不科学,所以张德就选了一个土办法,他用竹子柳枝迅速铺在热钢上面,然后爆裂去壳。

    当然效果如何,其实他也只能从成品中才能看出端倪,如何控制量,这就需要时间的摩挲。

    解决了这些,就是一次拉伸,要趁着钢材滚烫还能延展的时候拉伸,从粗钢筋变成了细钢筋。

    光这个过程,张德就得用上优质卡榫,还有绞盘。而且绞盘还得尽量匀速,所以目前选择的是人力或者畜力。

    最后细钢筋可能有大量的废品,有的可能很脆,有的可能是熟铁,有的可能孔洞不少,筛选后,将合格的产品二次拉伸……

    千挑万选之后,一根热处理钳工作业后的钢丝硬钩就诞生了。然后串上一根合适的蚯蚓,用这根直径两三毫米的黄鳝钩,塞到黄鳝洞前打水,要把握好要领,初次钓黄鳝的新手,要钩尖向下,这样黄鳝出洞一张嘴,就能被勾住下颚。

    如果钩尖向上,钩尖勾的是上颚,很容易脱钩,新手往往会因为黄鳝逃脱而被打击信心,从此丧失了钓黄鳝的勇气。

    当然对老司机来说,钩尖不需要向下,平方即可,黄鳝张口咬钩的瞬间,钩子往黄鳝嘴里一松,然后旋转九十度,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迅速勾住了黄鳝的下颚,然后一根新鲜的黄鳝,就这样勾了出来。

    “操之公,真是太厉害了!”

    “又粗又长,好大……”

    “比之方才,又粗大了许多。”

    “真乃巨物也。”

    张德低头看去,欣慰地笑了,这又粗又大的物事,还在扭动着身躯,头颅昂扬不屈,充满了斗志。

    又是一条巨物,老张估计也有一斤五六两光景,这样的巨货,着实不多见。

    为了钓这根大黄鳝,虽然付出了数以千计的人工,还有大量的废钢,还有大量的燃料消耗,还有大量的废水排出,但是看到这条堪比奥杜之杖的粗壮黄鳝,老张笑的很欣慰。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