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十九章 淡水虾富含DHA
    路亚了几只鱿鱼,洗剥干净,葱姜蒜酱油,然后炒鱿鱼。

    “这是何物?”

    李芷儿夹了一块略显琥珀色的鱿鱼段,然后凑上去闻了闻,一口吃下。

    “别多吃,稍等一会儿还有好东西。”

    海鲜嘛,孕妇一般来说都不能吃。不过总算还是有能吃的,老张琢磨着给李芷儿改善一下伙食,于是就去渤海弄了几只鱿鱼。

    除了鱿鱼,调了两条船南下流求附近笼捕了几只龙虾,有锦绣龙虾,也有小青龙。几只龙虾很努力,坚持到登莱也没死。要是死了,老张就只能自己吃了……

    虽说船上早就备好了冰瓮,随时可以制冰,不过冰鲜永远比不上时鲜。

    黄油、洋葱还有黄油和洋葱以及黄油和洋葱……

    打造烤箱不难,炭火同样不难,总之,一切都不难。

    虾脑其实也挺好吃的,不过为了防止安平不习惯直接吃了吐,老张还是把虾脑给掏出来留着炖蛋自己吃。

    龙虾对半一分二,提前做一些馒头片,捏碎了混合奶酪塞里面,然后准备一点胡椒粉,出炉的时候,撒一点即可。

    大虾可以干煎,也可以现烤,还可以配合油豆腐来卤一下,汤头可以下饭,孕妇都能吃点儿。

    肚子越来越大,到后来孕妇吃东西都是受罪,肚子被胎儿挤的难受。

    老张算好了大概生产的时间,那光景是冬天,所以蔬菜大棚菌菇大棚都提前做好了基坑和拼接管架。

    当然还得防止大雪压垮了大棚,还挖坑盖了暖房,两手准备。

    “啊,真好吃。”

    李芷儿掩嘴瞪大的眼睛,然后看着张德系了个围裙,在那里做菜,于是嘟囔了一声,“大郎。不是说君子远庖厨吗?”

    “你见我亲自杀牛还是宰羊了?”

    老张横了她一眼。“老夫心怀悲切,这些生灵死得其所,所以,老夫实乃君子也。”

    蛤蜊做两个海鲜饭。花团锦簇的,不过就一小碗。银碗不大,安平的拳头大小,着实要不了几口就完了。

    “这是海虾?真大。”

    其实锦绣龙虾用来做刺身还是不错的。冷拼生吃口感不错。奈何怕寄生虫啊。当年在海上吹牛逼的时候,老张有个同僚牲口。天真地以为海里是没有寄生虫的,后来吧,差点没有后来。

    全套肉食大餐下来。老张咧嘴一笑,自己扯着一只小青龙。看着安平在那里大快朵颐:“怎么样,比长安强吧?”

    “早知有这等美味,便是私奔也要出长安。”

    李芷儿吃了一会儿。陡然杏眼圆瞪,“呀,又在动了。”

    把泛着香气的虾肉扔在盘子里,两只油腻的手也没好意思去抚摸一下小腹。老张也见怪不怪,这疯婆子自从有了胎动之后,整个人都变了。

    “大郎,明天还有的吃吗?”

    安平突然抬头看他,还带着幸福的微笑。

    老张嘴角一抽,心说这特么老子为了这几只龙虾,简直拼了老命了。光制作笼捕用的笼子和牵引绳,就已经快要吐血。一般的麻绳,哪里经得起在海水里瞎泡。细铁链想要做的靠谱,那也是几百个人工每天往上面加的。

    还不说为了保证食材能够活着,用海豹皮制作的供氧机,需要人力不断地向水箱注气。而且还得改装船只,专门弄一艘类似竞速型帆船的尖底船出来。

    所有食材中,最好抓的是章鱼,做几只细口瓶,然后绑根绳子扔海里就行了。然而问题来了,孕妇不怎么适合吃啊。

    而鱿鱼要么拖网,要么钓,好在这年头近海到处是海鲜,路亚几只鱿鱼白天黑夜都轻轻松松。

    “明天吃别的。”

    “哎。”

    有些孕妇怀孕了会有怀孕心理病,然后有的孕妇怀孕了会脾气变得暴躁急躁狂躁,还有的孕妇怀孕了会怀疑老公找小三偷人什么的……

    安平公主殿下她没有,因为她怀孕前脾气就很暴躁急躁狂躁,动不动就要跟突厥美少女撕逼。大概就是负负得正的原理,怀孕之后,安平变得温顺了许多,而有了第一次胎动之后,她从温顺进化成了温柔。

    这让老张有点不习惯,一度有点不适应,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问题,后来他总结了一下自己的这种情况。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后,老张得出一个结论:自己是贱骨头。

    然后有一天,张青山过来跟宗长汇报工作,说是高句丽动手了,已经和新罗开打,请宗长指示!

    “管我鸟事!老子要陪老婆!滚!”

    当时张青山就这样被喷了一脸口水,悻悻然地离开了沧州。

    “作甚吃恁多鱼虾?”

    “乖,听话,这是淮南道的青虾,你知道抓起来多不容易吗?好在这难不倒你夫君我,略施手段,淮南道乡民平白得一进项,唉,为夫功德无量,无量功德。来,这些虾子每一只都有虾籽,绝对鲜美。最重要的是,淡水虾富含dha,最胎儿的智力发育有很大的帮助。”

    “淡水虾什么来着?”

    “子曰:淡水虾富含dha,有利小儿之智。”

    “妾多吃一些。”

    “那是,圣人之言,不可违之。”

    高句丽兴兵十二万,南侵新罗,那一天,东北的山间到处流窜着捉拉蛄的靺鞨人。

    尤其是当初以为自己不用太尊敬梁丰县男的黑水三星洞洞主索尼,这一回,他亲自带着父老乡亲跑去抓这些虫子一样的玩意儿。

    然后再亲自把这些虫子送到河北,送到沧州,送到仗义无双的梁丰县男大人面前。

    “嗯,不错。”

    老张看着谦卑的索尼将那些东北黑鳌虾送上门,给予了肯定。

    一看梁丰县男这么高兴,索尼笑的合不拢嘴,更加的谦卑了:“恩公满意就好,满意就好。小的族人听闻是恩公的差使,男女老少全都出动,为的就是让恩公给我的差使做的妥帖……”

    “会说话。”

    张德居高临下看着索尼,然后道,“这样吧,之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了。”

    “谢恩公!”

    索尼连忙跪地磕头,热泪夺眶而出。

    之前他背着张德,跟长孙冲接洽,想要在朝贡馆混个脸熟。很可惜,老张这个人或许可以容忍沧州治下百姓跟长孙冲眉来眼去,甚至也能容忍石城钢铁厂那些契约工人跑去跟长孙冲求投献。

    然而靺鞨人……他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让三星洞的木料,继续进浮水码头吧。”

    张德转身,对庞缺道,“去跟木料仓的靺鞨仓档头说一下。”

    解下了印信,递给了庞缺,庞缺应了一声,便指了指索尼:“山长,就这个人吗?”

    “对。”

    “明白了山长。”

    庞缺牵了一匹马,跨上去之后,索尼还跪在那里磕头,直到张德进入大门,然后大门重重地关上,他才小心翼翼地起来,然后小跑着跟着庞缺的那匹黑鬃马,喊道:“庞郎君,小的跟郎君牵马!”

    “我骑术不好,那就多谢索尼洞主了。”

    “不用谢不用谢,应该的,应该的……”

    拉蛄是鳌虾的一种,高句丽地盘上,一共有两种鳌虾,个头儿跟老张读大学时候的麻辣小龙虾差不多大,就是一双大钳子不够给力,但是屁股很肥黑翘。

    当年跟着领导上岸,虽然在某些油田没呆上几天,然而老张却吃这玩意儿吃了个爽。后来去戈壁滩玩浪漫主义情怀的时候,这玩意儿快被吃绝种了。以至于隔着一条鸭绿江,不少北宇宙大国的边防军,会专门捉一些这个偷卖到北岸的饭店……

    鸭绿江两岸的虾种还是有点小区别,虽说一般人看着,也就差不多就是了。

    刷子刷了一遍,又去了虾线虾头,提前又用小麦发酵了麦酒,虽说没有啤酒花,但这不重要,因为这虾子用粮食酒来烧的话,土腥味很容易就去掉。

    一斤虾子配一条黄瓜,贞观年的黄瓜并不是又粗又长还带刺的,它很短很细颜色也不好看……

    先炒后焖,最后将切片的黄瓜也塞进去。小焖片刻,黄瓜微软带硬就可以出锅。汤汁用来拌饭,很是开胃。

    最重要的是,孕妇吃黄瓜很不错。

    这种虾,不是给李芷儿吃的。

    于是老张剥着虾肉,一口一个,吃的很高兴,安平默默地吃着黄瓜,然后眼巴巴地看着他:“大郎……”

    “作甚?”

    “子曰:淡水虾富含dha,有利小儿之智……”

    噗!

    老张一口没嚼烂的富含dha的淡水虾,喷了出来。(未完待续。)

    ps:  唉,还要熬夜帮人修机器,兄弟姐妹们,以后小孩要是对工科感兴趣,先打断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