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九十四章 看不透
    区区十八岁,就要开讲堂?还有教无类?

    笑话!

    贞观八年的长安,斯文人都在对某个江南败类咬牙切齿。而伟大光明正确的皇帝陛下终于回想起来,这只江南土鳖貌似好像是头一回跟人正式的讨价还价?

    于是皇帝找到了皇后,冷静地讨论了一下,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条江南土狗,对这个额外的特权,很在意。

    然而整个大唐,乃至整个世界,对这条工科狗的想法,最多止步于江水张氏有崛起成为新世家的程度。皇帝可能会本能地警觉,觉得工科狗可能是想要模仿五姓七望或者其他什么鬼东西。

    老张是有些忐忑的,万一皇帝误会成江水张氏要效仿老大世家,那挖墙脚的进度,可能就要在贞观八年卡一卡。

    这是一个很微妙的时间,要和高句丽开打,而高句丽现在虽然内斗,可胜在实力雄厚,正处于上升期。作为地区大国,甚至是地区小霸,大唐帝国依靠边防军就像摆平它,很不切实际。

    而李董现在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发动战争的理由理论,都有了。军事力量又相当的强大,草原又非常的安定,分裂的吐谷浑和稚嫩的吐蕃,都威胁不到帝国的安全。所以,一鼓作气,打下平壤,打过汉江,彻底将********问题变成不是问题,这很有诱惑力。

    天可汗二世的李董不想成为上一代天可汗,倒在征辽的途中,所以,他需要张公谨,需要安北都护府,需要河北道,需要石城钢铁厂,需要东瀚海都督府那些吃着别样干粮披着别样衣衫铁甲的兵卒。

    “其年十八,二十年后,受其经济之道者,未必不尊其为师。彼时之经济,莫推‘张学’耶?”

    李世民一半忧虑一半揶揄,不过他老婆却很淡定,一身华服微动,自从不再生产之后,保养得当的皇后越发地气色红润。

    “二郎所虑,亦是正理。张德颇有智慧,不类他人,然则管子之学,终能强齐。今虽讲道德开科举,天下英雄,未曾真入二郎彀中。东宫马周,便是此列。”

    皇后说罢,给火气正浓的李世民添了一杯茶,“内帑改制皇银,更需其助力,二郎须知,天子之家,求人不如求己。”

    “张大郎不类别家,才是让朕苦恼之处。时人皆有所图,其图富贵耶?权势耶?”摇摇头,李世民浅饮一口茶,指了指茶杯道,“止这茶水,杯碟其造,茶叶其炒,引水之法其制……”

    站了起来,李世民负手而立,“无从下手啊。”

    张德周围包了一层的乌龟壳,这些乌龟壳有张公谨,有尉迟恭,有房谋杜断,有琅琊公主,有太皇李渊,有长孙皇后,有太子李承乾,还有失去家园的突厥契丹等部族奴工,还有大量依托在华润体系下的无产工人,还有重新统和起来的河北道六州农民……

    肉体上弄死张德完全毫无压力,但其后果,比和劼利可汗再对决一次,还要惊心动魄。

    而这些乌龟壳,在名义上,都是团结在以李董为核心的大唐第二代领导人周围……

    乌龟流神烦啊!神烦!

    李董暴躁地想要撕碎什么,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还要购地?”

    “当然要购地,套种小麦棉花,下田也是上田。”

    面对李葭和李月的疑惑,老张懒得解释,“白叠布现在是不愁卖的,产的越多,卖的越多!”

    至少棉布在批量生产之后,就一直是主流地位。

    现在的问题是,棉花种植区太少,河北道那点地方,不够看。

    而河南道他的面子可没那么大,反而是两个小公举,靠卖萌就能骗一帮想要攀龙附凤的二流家族子弟。

    十个二流家族也比不上一个一流家族,然而二十个就不一样了,五十个那就更不一样了。

    加上京洛轨道正处于发展期,人们还在适应这种全新的运输方式,但商人们这种追求利润的野性动物,早就把节操扔光了。

    甚至在长安以南,已经有还很原始的商人联合体,尤其是巴蜀商人,在尝试向南修板轨,当然技术支持是顺丰号和保利营造。

    “姐夫,最近下洛之地想要再购地,已经不太容易了。”

    “怎么可能,你们不是很讨那些小白脸喜欢吗?”

    “……”

    李葭一脸的幽怨,然后噘着嘴:“姐夫……”

    卖嗲对老张是无用功的,工科狗只要结果。

    然后淮南公主和遂安公主殿下开始解释为什么。

    听完了两个小公举的解释,老张比做了一套苏联高等数学习题集还难受:“柴令武?他在买?”

    “嗯嗯嗯嗯……”

    用力点头的两个小公举眼巴巴地看着张德。

    什么鬼?!柴令武哪来的钱?还有柴令武这白痴买地有个屁用?他买地种粮食?

    “他哪里来的钱?露田要缴税的!”

    “姑父,听、听说……”李月弱弱地瞄了一眼张德,然后小声道,“听说他和房二郎作保,开了个钱号。”

    “钱号?”

    “对的,听说长安洛阳这里,只要借钱给他,一个月利钱值百抽一,半年利钱值百抽三,一年以上值百抽五……”

    “……”

    老张整个人都不好了,你柴令武学什么不好,学犹太人!

    “此事你们怎么不早和我说?!”

    有点恼怒的张德,给俩小公举一人脑门上一个毛栗子。

    “妾哪里知道这是要紧的事体,姐夫平白打人……”李葭一脸的娇羞,很幸福的样子,让一旁的李月惊惧不已。

    原始银行啊这特么的……

    长安城西钱庄,别说给钱了,行脚商在那里存柜,是要收保管费和托管费的。最重要的一点,钱庄是非法的……都是批别的马甲。

    而柴令武和房俊这俩小王八蛋,居然给利息来吸纳储蓄?

    老张越想越觉得蛋疼,这俩货大脑到底是啥构造?老子回一趟京城而已,有必要吗?

    而且让老张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是,这俩拿了钱就跑来跟他一起竞价买土地?而且都是露田?这不是搞笑么?

    不过也没几天,也就是老张打听两个二郎在忙什么的时候,史大忠从京城又来了,带来了一个消息,让老张对两个二郎的动作,感慨万千:“家里有人做总理,吃政策饭,就是好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