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章 定下章程
    职业是伺候人的,大抵上江湖地位也不会太高。但根据伺候的主顾地位,却也能反映出一定的家族实力。

    必说宫教博士胡七娘,一个女人,在宫里面当差,还吃着朝廷的俸禄拿着后宫的打赏,里里外外好几万人都得指着她传话安排,这要是贫贱人家,哪能有这等地位。

    “噢?没想到竟然是安定胡氏啊。这可真是久远人家,甚是了得。”

    老张夸别人那也是真有干货才夸,比如像程咬金这种,他肯定不夸,人家拿鲁莽冲动当面具,整个一人精。

    但凡能够敲诈勒索十四岁以下少年的青壮年男子,那就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汉高帝入关中,约法三章时,胡氏多有呼应。后平羌数百年,前赴后继,乃汉室忠臣之后。”

    马周跟他扯这个,老张就不信了。

    关内道这旮旯,大魔导师刘秀召唤陨石吊打四方之后,真没几个上台面的家族忠于汉室。

    西汉打压豪强的政策,就是在东汉被彻底翻盘,然后搞了一堆的大尾巴狼。作为一条工科狗,在唐朝翻翻汉书看历史经验,也是很科学很合理的事情。

    尽管事实上老张差不多根本没看懂汉书上写了啥,满眼就俩字——“贵贱”。

    汉书一扔,后面的就不用看了,因为扑面而来是另外俩字——“吃人”。

    就这光景,这大治之世,这贞观之治,这海晏河清……不过是换了一种吃法。贞观五年之前,大家都在生吃,有血有肉连皮带骨,把那些贱民杂胡满口生吞。贞观五年后,有一条工科狗戴着厨师帽搓着手就出来笑道:红烧肉!红烧肉嘞!好吃下饭还管饱,不好吃打死厨子嘞!

    不想吃红烧肉的工科狗做不好一台合格的小霸王学习机!

    于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看着权贵们弄了糖弄了酱油,然后改良一下饲养他们的方式,接着弄了各种香料,把他们焖成了一锅香喷喷的红烧肉。

    那滋味……红烧自己总归比被生吃要斯文一些。

    工科狗功德无量……南无机械工程佛,南无材料力学佛……善哉善哉,善哉善哉。

    爱吃肉的工科狗一听马宾王居然也学会了一本道,这着实有些感慨万千:官场就是大染缸,后来人诚不欺我啊。

    看着越来越老辣的马宾王,老张不由得想起了那个曾经跟他一起念“海上生明月”的文科生领导,那是一个专业技术不会但绝对不****的好人,结果因为某些“润物细无声”的生活作风问题,去接受了劳动改造。

    血淋淋的教训!

    从这个案例中不难看出,作风问题导致的犯罪,想要杜绝的唯一方法就是:自己成为规则的制定者,然后修改法律……

    嗯,这个觉悟,是老张在唐朝贞观年领悟的。属于社会科学的实践出真知,很符合逻辑,也符合人性发展。

    “宫教博士的人,终是陛下奴婢,我看,就定在琅琊公主府,由几个娘子教授算学便是。琅琊公主殿下那里,自去分说。”

    哪怕是四十岁的宫女,那也是皇帝的人,能随便接触?只是要安排,也不能安排在东宫,尽管是长孙皇后提出来的要求。

    马周一听老张的想法,顿时大喜,连连道谢。

    大河工坊员工子弟还是有些女娃的,要说聪慧,谈不上,但要说四则运算外加识得几个字,那真没问题。

    可以这么说,在这个贞观年,能够让“贫贱”之人有一定的识字率,仅张德一人而已。而且可以这么说,整个中原大地乃至天竺波斯,能够保证底层人具备一定识字率的组织,也仅华润体系一支。

    光这个,要是现在全国烽烟四起,都要干死李世民为至尊李渊尽忠,那大河工坊一夜之间就能出一票识文断字能记账的粮秣转运使。

    “张公,待此事妥当,殿下再来摆宴答谢。”

    “何须这般,份内之事。”

    然而并不是份内之事,张德知道,马周知道,李承乾知道,长孙无垢也知道。不过这事儿就是一起乐呵乐呵,老张和暖男秀一下恩爱给皇后娘娘看,让长孙皇后知道,她长孙家公侯万代说不上,但公侯三四五六七八代的保障应该是有的。

    宫人又没夹带到东宫或者梁丰县男府上,别人要嘴炮俩十八岁生理机能非常健康且勇猛的男子有某种嫌疑,是站不住脚的。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皇后和她老公会觉得,某只江南土鳖,虽然抠抠搜搜,但大事不糊涂——还是很忠心任事的嘛。

    尽管事实上老张只想冲皇族中人竖中指,不过提高一下宫女的姿势,对老张的小霸王学习机制造大业,还是很有宣传帮助的。

    最起码,他要是在城西给商贾之女教点披着理财皮实际是数学的姿势,还是没问题的。

    私底下那群商贾的女儿们跟老张在密室玩“密室の教学.avi”,别人也管不着,要喷也得先喷皇帝皇后那两公母。

    定下了场地,剩下的就是安排课程和时间,然后还是学员名单和数量。至于李蔻这个婶娘,只要诚意到位,一切都好说。

    就算没诚意,以李蔻和张叔叔之间的如胶似漆,怎会不知道老张在河北道挖了多少坑?冲这个,那也得贤侄挂在嘴上。

    而且老张早就跟婶娘有默契,只要事关皇族或者她弟弟弟媳妇,能往她身上揽就往她身上揽。

    这件事情定下来之后,张德这便回到城西府上,找到了几个小娘,还有一只绿茶婊和心机婊,跟她们说了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郑琬的爸爸到底也是做过官有爵位的,加上在河北道跟着老张耳濡目染,见惯了各种下黑手挖坑害人,顿时凭借经验,立刻悟了过来。

    便对张德道:“此事郎君是要做的妥帖漂亮,日后更要宣扬一番?”

    她本来只是想要炫耀一下智力,也是跟张德邀宠卖萌,哪里晓得她这点伎俩,在整个屋子里,估计也就在那里吃着开心果的阿奴没看懂。

    “这等事体,不是摆明的么?”武二娘叉着腰,眉头微皱,然后看着工科狗,“操之哥哥的顾虑,妾明白了。此事妥帖,乃太子的功劳;此事拖拉不成,宫女不能成事,便又是操之哥哥的罪过。”

    她沉吟了一番,猛地转头,击掌笑道:“倒也容易,操之哥哥只管将这等差事托付给我。妾借婶婶名头一用,管教那些宫中女子服服帖帖,任你榆木脑袋,也得给我开花结果!”

    等会!等会等会等会!谁是婶婶?谁是你婶婶?你这不是光天化日之下胡说八道么?

    老张正要严肃地批评,却见武顺柔声道:“媚娘切勿再行添乱,兄长自有难处,我等听命做事,能帮衬一二便是。自行其是,出了祸事,只怕不能收拾。”

    “怕什么?!有琅琊公主殿下的威名,以军法行事。我等不如孙武子,然陛下远胜吴王,哪有不成事的道理!”

    梁丰县男一听:嘿,小妞说的不错哦,不愧是女王陛下,就是有见地。

    然后张德就假模假样正色道:“嗳,顺娘不必呵斥媚娘,她说的对,很有见地。此事我同婶婶商议一番,定下章程,你们只管去做,若有事端,自有我来承担。”

    定下了基调,自然就好说了。然后武家姐妹就连说操之哥哥好威猛好霸气,一定要给皇帝家的女人一点颜色看看。

    老张乐呵呵地屁颠屁颠回房休息,走半路上一琢磨:“妈的不对啊,这事儿要是成了,我特么不是还要感谢武家小妞献策之功定策之举。可这事儿要是不成,这特么不是我一个人背锅吗?横竖她们都是旱涝保丰收啊。”

    一想到武二娘那张得意洋洋的脸,工科狗整个人都不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