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章 关系网
    夏粮征收工作已经开始,当然这光景粮食连根毛都没有,可毕竟是农耕社会,时效性都是用月作为时间单位。

    于是宰辅们商量了一下,王珪说去年那雪不错,绵软厚重,今年应该有个丰产,我个人建议是荆襄州县贞观一二三年没缴纳的今年也添点儿。

    温彦博说好,然后在奏书上写上四个大字:基本同意。

    然后可能中书令老大人觉得太单调,又添了一行小字:转尚书左仆射批复执行。

    房玄龄老大人掏出王珪的字,嗯嗯点头,说不愧是太子的老师,这个字写的好啊。然后掏出一张封条,把中书令的一行小字给糊了。再在上面写上一行差不多的小子:转伟大光明正确的皇帝陛下,请批示。

    要说办事效率,还是得看李董,帝国的元首一看,嗯嗯点头,掏出朱笔画了个圈,表示圈阅……

    然后,工部员外郎协理水部的张德就准备出差了。

    “妈的智障……”

    老张一看上峰给的条陈,特么的让他一个中央的年轻干部,居然跑南方去监督新型运粮船的建造工作。

    渭水旁边不能监督吗?

    老子辣么多事情,能不能别拿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来扯淡?

    但是张德也很清楚,这鸟毛事情他反抗是没有卵用的。吐谷浑打不打,就这半个月内的事情。关中已经提前支取了太仓的存粮,显然这玩意儿是军粮。关中的夏粮就要存库,然后南方的夏粮来平复开支。

    张公谨最近都跑太极宫跑的勤快,连禁苑都去了三五回,显然不是为了和李渊老丈人聊聊天谈谈心。

    正如辽东要么不动手,动手就有肥缺官位,吐谷浑只要灭亡,阳关以东皆是大有可为啊。

    如今的航海业还不发达,西域的丝路是完美的黄金商道。只要不杀鸡取卵,在阳关以西凉州以东做个镇将,那真是金票大大滴啊。

    “哥哥,怎地这就要南下了?”

    李奉诫来了一趟,他爹这辈子都不可能从凉州回来的,所以也就死了心跟着张德搞大新闻。

    而且目前看来,李奉诫的三观已经越来越契合工科狗的步调。虽然老张自己没有看大唐精英皆傻逼的心态,可挡不住李奉诫现在看人都会用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总之,知识改变命运啊。

    “正好师兄要去黄陂赴任,也好有个照应。”

    李奉诫现在跟朝廷的关系是停薪留职,挂了个左武卫左司戈的武职,随时可以通过运作到一处下县当个县尉。

    当然眼下县尉很矬,基本没几个人看得起,终究有点文不成武不就的样子。可对于李奉诫而言,他就是操之哥哥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垫哪里。

    老张自然也不会拿他开涮,待全国大工地正式起了头,云梦泽那鬼地方,朝中权贵们可不稀罕,正好让他上下其手。

    “哥哥,若是南下,不若拜访一下应国公。”

    “嗯……”

    摸了摸下巴,老张思忖一番,心说武士彟之前病重,差点要嗝屁,结果硬挺着没死,而且还被皇帝强行掳掠至京,一时间也是引起了小小的轰动。

    而又因为张德把武家一窝大大小小美娇娘都藏了起来,更是让人眼眸游弋,想要从此事中看出什么深邃的内涵。

    反正根据八卦的长安人民看来,应国公这么快地回家,肯定是因为担心“幼女狂魔张操之”对自己的闺女下毒手。

    再说了,人徐德的女儿才多大?

    趋利避害的工科狗当时一看老武回家,顿时把老武的续弦外加俩闺女礼送出境。武媚娘差点急哭了出来,毕竟,回家之后,除了老武这个爸爸,还有俩同父异母的畜生。

    面对畜生,实在是没啥滋味,关键是畜生智商低,你耍了它们,它们也一脸懵逼无知的样子,这就没有耍贱的快感,何乐之有?

    “见是要见的。”

    张德点点头,但不是他去拜访。

    首先他是朝廷命官,正经官身的实权小官僚,见一个离退休老干部,还是一个政治上失势的老干部,这就不合适,尤其是他这个小官僚还特么被大老板盯着。

    其次他明面上抱的大腿是张公谨,容易被人误会张公谨是不是因为做了李渊的女婿,所以就要和李渊的老哥们儿拉拉关系。

    最后……“幼女狂魔”的名头绝对不能够再加剧了,他要是敢自己去,就怕外人以为这是狗仗人势,不放过武家一窝老弱妇孺啊。

    “哥哥,我看不如见一见嘉会兄?”

    跟老张这条贱狗混的久了,李奉诫的脑子也转的飞快,很显然也想到了老张的顾虑,于是连忙给哥哥分忧。

    张德一听,“嘉会兄正要应试,寻他不妥吧。”

    唐河上字嘉会,唐俭这个老流氓的四儿子,前两年一直跟着在“忠义社”学习先进的诗词歌赋,很快就在众多士子中脱颖而出。然后又通过某条江南土狗的关系,行卷至琅琊公主府,一下子就以“文采卓越”闻名长安。

    之前跑去山东混了个中县二把手,主要工作就是帮着县老爷拉本土士绅的关系,联络当地乡贤的感情。

    成绩斐然,考绩合格,会长安到吏部报备,考个小试,就能看着跑那个中上的县当个一把手,为人民更加优质地服务。

    “应试与嘉会兄,不过是小菜一碟。”

    李奉诫笑了笑,压低了声音,“茂约公这几日在制夷馆中甚是精神,哥哥便寻个由头,偏说是要去见一见茂约公的风采,嘉会兄焉能不联袂同往?”

    听了李奉诫的话,老张连连点头:“到时,我便让茂约公帮忙邀请应国公……”

    三转两转,基本上明面上就没什么大问题。毕竟,他跟唐河上是好朋友,唐俭跟陆德明又是好朋友。唐河上叫唐俭爸爸,他叫陆圆朗师傅。然后武士彟是李渊的老哥们儿,唐俭也不是李渊的仇人,他们两个又在李世民心窝里很腻歪……很合理。

    想到便做,老张当下就差了人过去,给还在读书的唐四郎,递了一张名片,说是金城坊有个张姓大哥,弄了十好几个西域胡姬。个个貌美如花娇嫩如水,看一眼就浑身发热,看两眼肯定会硬,最重要的是,和平康坊那些收钱的不一样,“忠义社”高级会员是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