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四十章 开搞
    对于一脸兴冲冲准备搞事的李德胜,老张只能远远地避开,假装不认识这个人。李景仁倒是没想太多,就是觉得张德这阵子老是在工地上跑,一定很辛苦,于是专门辟了个角落,可以让他随时溜走。

    再说了,老张是朝廷命官,还是六部的上等货色,没跟脚的刺史在他面前就是个屁。那些个县令之流,更是不必多言。

    “微服私访”的张德偷摸了到了角落,帷幔遮蔽,俨然是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这角落也在溪边,溪水自东北而下,一直流淌到西南的“杀蛟滩”。

    花团锦簇的光景,除开名流子弟,更有豪奢阔绰之辈,还有一些能言善道的帮闲,穷的就剩一张嘴的酸措大。

    寻常的百姓也不是没有,却不是农家人,而是汉阳江夏两地的市民。这些市民多有自己的营生,或是铺面或是行当,有做酸汤的,有做醪糟的,还有给人跑腿打尖的……

    形形色色的人儿来回穿梭,毕竟李景仁还拿出了彩头,谁的菊花最美,谁就能拿五十贯的彩头,外加十枚成色极好的华润银元。

    对唐朝人来说,菊花,就是菊花。美丽的菊花是很有吸引力的。

    对老张来说,菊花不仅仅是菊花,再美的菊花他也欣赏不来。

    工科狗一身常服,他又蓄须了的,白玉撲头也没有戴,就这样随意地用包巾裹了头发,一边小酌一边躺椅子上挺尸。

    纵然是有人看见了他,本地的土豪多半都以为是哪家富豪之家的子弟,绝对想不到这位是长安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散财童子。

    “张公,我家郎君差我来打问,张公这地脚还算适宜么?”

    老张躺椅子上跟死狗一样,闭着眼睛嗯了一声:“替我向你家郎君道声谢。”

    “是。下走这便去回话,张公休息罢。”那传声筒说罢,又想起什么躬身道,“对了张公,张公这地脚顺溜而上是崔氏,往下是萧氏。”

    “知道了,吾非赏菊而来。”

    “叨唠张公了,下走这便走。”

    等那人走了,一旁张松白才小声道:“郎君,崔长史家的女郎好像来了江夏。”

    “这不是早就知道的吗?想必是萧二娘子邀她来的。”

    “可是郎君,崔娘子不是该去江夏吗?上个月来了之后,她便没过江,一直逗留在汉阳。”

    “怎地?你是看老子空的厉害,帮老子做媒不成?崔家娘子干你屁事?滚!老子要睡觉,别让人来烦我。”

    “……”

    张松白嘴角抽搐了一下,本来还有一些话要说,想了想,给张德递了一块眼罩过去,然后转身出了帷幔,站那里看看风景。

    戴上眼罩,搓了两团丝绸往耳朵里一塞,老张直接躺下睡了起来。

    秋日的日头暖洋洋,风不燥热还带着菊花香,旁边溪水潺潺,这简直是老张梦寐以求的土豪级享受。

    这光景斗花的人已经多了起来,外面一排排盆栽菊花更是叫卖。有些长安来的吃食,这时候汉阳也开始叫******如糖渍山里红,就是薛招奴最喜欢的零食。以前没有上好的糖,更没有便宜的糖,天底下也没几个人能吃这个。

    自从老张让薛招奴解了馋,很多地方都出现了“山楂树之恋”。没办法,山楂树结的果子能卖钱啊。

    “这花宛若墨玉,闻所未闻,当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江夏王府有一盆‘并蒂莲花’,一盆雪色菊,花开两朵,花瓣却非细长,而是状若睡莲,实在是美不胜收啊。”

    “竟有这等奇妙之花?”

    “有个洛阳来客,带来一盆‘梧桐木’,那花瓣并不匀称,乃是一头上翘一头下落。上翘处宛若鸟头,下落处仿佛凤尾,远远观之,当真神似凤鸟……”

    游客们都在那里赏花。路过老张的地方,就看帷幔布开,里头躺着个人。前面就摆着一盆“虎头”,有亮点无特色,站旁边看风景顺便护花的张松白一脸晦气,跟死了爹一样。

    但凡游玩之人,只来扫一眼,立刻觉得这里简直是黑洞一样。

    不多时,往来熟络的人,已经知道这角落乃是个脑子有病的占着茅坑不拉屎。这么好的位子,放个几十盆花,还不是花团锦簇?

    然而和别处不同,这个角落就是这样的冷冷清清,甚至还有点凄凄惨惨。实在是布局诡异不说,气氛还着实有点阴森。

    老张躺在椅子上本来是没什么,可这牲口戴了眼罩不说,还塞了丝绸在耳洞,两条腿有搁在团凳上。远远看去,跟死了一般。

    帷幔围三缺一,他又躺在正当中,实在是就差一个“奠”字就是正经灵堂。这也就罢了,帷幔外面还站在一个苦瓜脸的张松白,那更是越发地像哭丧的灵堂,而当中死的不是爹就是爷爷……

    更是巧妙的是,那一盆“虎头”正对着帷幔口,随风摇曳,孤零零的,更添几分萧索。

    秋日本来就有些凉意,这光景到了角落里,乍然看到这幅光景。任你是何等的好心情,只怕也是跟嘴里塞了臭袜子一般。

    而老张浑然不觉,睡的很美,还梦到了暴雪发布最新消息说冲点卡送手办。老张正说要来张大卡,却猛地感觉外面一阵喧哗。

    他呲牙咧嘴正要叫骂,却见张松白过来喊道:“郎君,山头有人闹事。”

    “不用理会!”

    老张一听,就知道这是李德胜开始搞事了。

    他猜的不错,李德胜这光景正手撕肥鸡,很是爽快地在花团锦簇之中大快朵颐。不远处有人还念着《一花开五叶》,大概是很有文化水平的。

    然而李德胜铁血真汉子,掏出一只肥鸡,手撕口咬,更是唱了起来:“俺初来乍到,也来应和应和。嘿!有道是……”

    拿腔拿调的李德胜操着下洛话,又模仿着南腔,只听得,“达摩问我吃肉,吃肉,吃肉,为何吃肉。浮屠也来问我,喝酒,喝酒,缘何喝酒。”

    唱的兴起,他一手拎着酒壶,一手提着鸡腿:“俺这便把话来答,佛祖听俺道清楚。所谓俺家酒肉穿肠过,佛祖尚在心中留……”

    咕咕咕咕咕……

    一通猛灌,李德胜喝的爽快,一口咬在鸡腿上,“心中留!”

    不远处,李德奖一双喷火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这位堂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