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章 一个小风波
    下元节刚过没几天,十月中旬走了一半,好死不死西北方向出现了一颗彗星过境。后来一颗彗星分裂成了七八颗,一个猛子,就往万里沙海扎了过去。

    职业算命家纷纷表示这特么有问题啊老板,咱们是不是西域的事情引来了上天的不忿?

    于是有些自命不凡的学渣开始叫嚣:国虽大,好战必亡!

    李董一听,虎躯一震,虎目中淌下两道虎泪,然后在大朝会上以手掩面,声音非常的哽咽,不过四大天王都看到了李董手指缝里瞄来瞄去的小眼神。于是儿子在南方玩脱的李靖跳了出来,当然,他是手握御赐拐杖跳出来的。

    卖相有点矬的李天王呵呵一笑:西域,河中门户也。

    广大人民群众也纷纷凑热闹,心说天上的星星居然还能分裂?太神奇啦。

    朝堂和江湖,都充满着不稳定,总有一种“我们是不是变得暴力不讨人喜欢了”?

    虽然老张还在汉阳,全国最大工地热火朝天地换着各种马甲搞大工程,但这光景西域经略涉及到太多的东西,怎么可以因为彗星来个有丝分裂就放弃治疗呢?

    于是一咬牙,老张准备上个奏章,通过各种论证来表示这特么都是无稽之谈。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在登莱途中的李奉诫,以“士子”身份,写了一封帖子,扔在了长安城的平康论坛。

    整个帖子总结起来只有一句话,如果放一千五百年后,这肯定是要被删帖的。

    但是李奉诫是谁?他爸爸是李大亮,当然了……李大亮没什么卵用,长安官僚和贵族都不怕。但是!李奉诫的带头大哥很给力,并且给李奉诫捎带帖子的是萧铿萧二公子,他表示这帖子有梁丰县男张操之的一份功劳,很有深度,很有内涵。

    李奉诫的帖子是这样说的……

    天变……不足畏。

    我特么是个唯物主义者,不信迷信。

    李大亮过了几天在凉州也听说了这件事情,差点昏死过去,好在听说这帖子有梁丰县男从旁指导,顿时又活了过来。

    长安平康论坛一时间活跃起来,那些废物措大们纷纷狂喷滥骂:好你个李奉诫,迷途知返为时未晚,连皇帝都是天子,你竟敢说天变不足畏,你这是要造谁的反?是谁给了你恁大的狗胆?是不是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江南土狗张德教唆的?

    一条帖子引发的口水案不算什么,但是李奉诫的这条帖子给皇帝带来了一点点启发,心说:没错啊,天变当然不足畏,老子杀兄宰弟囚禁爸爸这就不说了,上台前三年全国自然灾害都吃蝗虫来带着全国人民度过难关,还跟草原小霸王捏着鼻子结盟,这都没玩球,朕一定是天选之子啊,朕怕个鸟的天变啊。

    加上去年还有一颗扫把星悬天上好些天,不少人都拐着弯说是不是废个皇后啥的,扶持一下正宗的高门大户啊。然而长孙皇后直接两万贯砸下去,让后宫小娘们趴地上表示这都是家里的无知之徒的自行其是啊皇后!

    于是李董就琢磨起来:李大亮虽然以前朕不放心,但他毕竟是能做事的人,而且已经在凉州混了这么多年了,有什么脾气,都该磨掉,现在他的儿子又这么上路,正好以示恩宠啊。

    然而李奉诫本身是不想混机关单位的,主要是长安日报废了之后,机关单位光喝茶没报纸看,太寂寞,太孤独,容易颓废。

    十月下旬,孔祭酒捏着鼻子在国子监开了个会:天变的确是不足畏,人言也不足恤嘛,我们要紧抓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建设,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要大力弘扬改元贞观以来的拼搏精神,深入到群众中去,想百姓之所想,急百姓之所急。同时,我们还要深入……挺进……大力……大力……加强……

    中书令黑着一张脸,心说这唐朝的大儒就这成色?这不就是皇帝的狗么?比大儒特么的还强一点。

    然后大儒就强了一点,改叫犬儒。

    帖子引发的口水战让老张回过味来,这特么分明是山东士族在放高炮,想要让皇帝接招啊。“天变”这个解释权,眼下皇帝也不是一手把握啊,中原富庶之地,人口千儿八百万,真要是一致表示这个“天变”是有伤天和所致,这特么皇帝裤裆里的黄泥巴,随时可能被定性为排泄功能丧失啊。

    “真羡慕五姓七望啊。”

    老张陪萧姝游湖的时候,感慨万千,“掀起一个风潮,竟是这般容易。”

    不过老张也没觉得李奉诫是被利用了,以李奉诫的智商,以及在老张这里的耳濡目染,对五姓七望怎么可能不提防。

    萧姝她爸是怎么被套路的老张不想知道,但是李奉诫未必没有借机一鸣惊人的意思。毕竟,“天下谁人不识君”在唐朝,还是很重要的。

    再一个,伴随着李奉诫越来越要深入到实务中去,凭他的年龄,给他办事多半还是看张德的面子,畏惧的还是李奉诫的背后之人。

    但是“天变不足畏”之后,李奉诫随时可以再刷一下“为天地立心”的存在感。

    那么,这时候的李奉诫,哪怕他一篇诗赋都没有传世,光靠实务展现出来的成绩,给一个“实干家”的名头,肯定是没问题。

    放李道长这里,绝对是“知行合一”的代表啊。

    一场风波乍起又落,山东士族的试探就像是一阵秋风,虽然感觉很冷,却因为眼下多了很多御寒设备,那就没什么杀伤力啦。

    贞观九年逐渐就要结束,不过因为有萧姝这个嫩妹子在,趣味性就提高了不少。虽然萧二娘子年纪小,可是她花样多啊。

    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贞观年,这一年,汉阳的一个小作坊起了高炉点了火;这一年,汉阳一地的河堤就修了有四百多里;这一年,汉阳有了过冬的蚕宝宝;这一年,华润号在獠人地盘设立了“三苗堂”;这一年,一头长须鲸的骨架组合起来放在了汉阳城外;这一年,老张确信了一件事情,五姓七望在撩拨李董的时候,已经显露出了自己的恐惧……

    “张郎今年不回京么?”

    “春汛结束才要回工部述职。”

    张德很大方地带着萧姝到了自己的院子,郑琬虽然心里狂骂“狐狸精不要脸”,但不管是出于荥阳郑氏的教养还是对张德的无奈,总之,她对萧姝分外体贴。

    当然,张德告诉过萧姝,别拿绿茶婊当知心人。二娘子不傻,所以有天晚上看到张德找郑琬单挑,她就跑过去对郑琬道:琬娘莫怕,我们二打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