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五章 崇道
    印绶到手,老张摇身一变,直接从过江龙变成了地头蛇。汉阳城中那些个大户,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前往长史府的队伍,排的老长。

    “二十岁长史,当真少见。”

    一听说张德混了这么个差事,不知深浅的萧姝与有荣焉,兴致高涨,拉着张德放肆了三五天,这才让老张有喘息之机。

    “后汉以来,至前隋,此等人物并不少,只是如我这等寒门出身的,才显得稀罕罢了。”

    五月,荆襄的樱桃如莲子般大小,甜中带酸,极为的可口。萧姝最喜樱桃,老张便让人用嫁接一些罗马来的品种。万里迢迢过来,原种死了有几百棵,最后也就活了七八棵。

    除了地中海樱桃,还有一种波斯商人为了巴结维瑟尔,从北方高地黑海更北弄来的原生种。这一种樱桃,死的更惨,前后苗种死了两千多棵,就活了一棵。

    多少也是为了取悦一下萧二娘子,这近三千棵樱桃原生种,差不多砸了有两万多贯。

    等长出来了,老张准备再嫁接出来,然后跑去沧州登莱种一些。

    “世间焉有张郎这般的寒门?”

    “你去长安洛阳问一问,可会高看我江水张氏一眼?”

    张德笑了笑,萧二娘子虽然聪明,可终究是个小女子,哪里晓得世家的深浅。便是萧氏,别人敬的也不是你萧梁萧齐皇族身份,而是汉朝萧何。

    “唉,天下若无门户之见,那该多好?”

    “只怕有那一日,你这小娘便瞧不上我了。”

    “去去去……”

    瞪了张德一眼,萧姝赤足晃荡,倚靠着张德坐在凉亭栏杆处,一边吃着樱桃一边看着池中的红鲤,“张郎。”

    “嗯?”

    老张伸手接住了她吐出来的樱桃核,然后又塞了一颗过去。

    许久没听见萧姝继续说话,张德不由得看了过去,却见这女子竟然有些失神,盯着红鲤发呆。

    “魔症了?”

    “嗯?呸呸呸,你才魔症。”

    萧二娘子吐着舌头,将那小小的樱桃核吐到了池水中,叮咚一下,一条鲤鱼翻了个身,将那樱桃核吞了下去。

    “是有心事?”

    “是有一事,只是……只是不知从何说起。”萧二娘子咬了咬嘴唇,面色微红,欲言又止,显然是难以启齿的事情。

    见她不好意思说,张德也没有追问,寻了个话题问道:“我在临漳山修了一个道观,挂的李淳风名字,你既然是他弟子,若是觉得天热,可以去那里修道。”

    说是修道,其实就是避暑。荆襄到了夏天,就是一个大蒸笼,北方人要是身体不那么强健,到了这等地方,一个不小心,送去半条命也不是没有。

    加上附近沼泽密布,毒蚊子一个赛一个的狠,能把最会养气的士大夫都气的暴跳如驴。

    临漳山除了学社书院之外,张德还布置了别墅之类,加上汉阳的造纸厂马上就要开工,竹纸的原材料当然需要大量的竹林,离临漳山太远的话,原材料供应也不方便。

    “阿姊这几日就要从江夏过来,不若一起去观里休沐采风?”

    萧姝突然眼珠子一转,如是说道。

    “大娘子不是在和崔娘子叙旧吗?这几日游山玩水,还写了不少诗,怎会去甚道观?”

    “我是她妹妹,怎会舍得弃了妹妹,去自行玩耍?”

    “这有什么?我十年都不曾返回江阴,两个弟弟长什么模样,都快不记得了。要不是坦叔把他们接来长安几次,我真是想不起还有两个弟弟。”

    “薄情寡义,活该为人所知‘有才无德’。”

    “你以为我取名德,是为何?”

    实际上张德和两个弟弟一直有联系,而且还让他们拜在了虞昶门下,十年来,信是不会断的,但是要让张德表演一下兄友弟恭,他哪来那个闲工夫。

    更何况,因为身负宗长之责,他也不可能对两个未成年弟弟耳提面命。长安的水有那么深,纵然是要锤炼,他也不会让两个兄弟跑来长安受那个操练。

    “那便说好日子,待张郎你休沐,这就去临漳山的别墅。”

    “是道观。”

    张德横了她一眼,“我乃安州都督府麾下沔州长史,哪能跑去甚么别墅。不过姝娘你也是知道的,我素来崇道,又和‘黄冠子’真人颇有交情,去他洞府拜访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你不但薄情寡义,更是寡廉鲜耻。”

    “吃你的樱桃吧。”

    抓起一把金黄色的樱桃,塞到了萧姝的樱桃小口里。

    五月初十,正好视察完临漳山以东的一片沼泽,这里靠近汉水,如果可以把沼泽地的水排到汉水,等于平白多了一片方圆二十里的良田。

    围圩造田之法已经推行了几年,如今荆襄地区的地方主官,都喜欢拿这个办法来刷政绩。

    没办法,好用。尽管全国来说是地多人少的状态,但楚地并非如此,耕地颇为碎片,因此能够让耕地连成一片,这对于减少粮食生产损耗,是相当有帮助的。

    同时围圩造田一般都在农忙之余操作,地方主官会额外支出一笔费用来运作。运作模式也是早有成例,一是拿未来造田成功后的田地作为抵押物,一个人头可以减税八十亩五十亩三十亩不等;二是地方大户直接出钱出力,然后拿到一批新田的白契,所有权还是朝廷的,但使用权可以定一个指定用户租赁。

    长江流域的土地,除了盐碱地,那么怎么种都不会亏本。黄州去年围圩造田规模不大,不过也排了一个沼泽地的水,当年环沼泽地区就亩产稻米三石半。地力之肥,相当惊人。

    也有下山的獠人向汉人学习,官府把人头点清,造了花名册,拿到地的獠人当年也要交四成的税。

    可即便交这么多税,獠人因为家庭关系不像汉人,更多时候是带有原始社会状态的集体性质或者奴隶制的一家独大,于是组织的劳力,反而要比普通汉人家庭要高得多。

    平摊到一个五百人的寨子上,一个男丁实际上承担的土地耕作在一百五十亩以上。也就是说,一个獠人山寨,下山之后开辟的新田,能有七八万亩。尽管这些新开田多是环沼泽或者就是排淤之后的沼泽地,但黄州当年农税新增九万多石。

    而这个成例,并不是朝廷的指导政策,更没有成条例,所以地方主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来调节。

    于是有的县令一口气就“因地制宜”,多弄了几千亩地在“獠人”身上。然后县令家的“獠人”不但给朝廷上缴了四成税,还往家里拉了六成的收益。

    老张这次去视察临漳山以东,也是为了给汉阳城的官僚们顺便谋点福利,而且是合法的福利。

    视察完之后,张德便去拜访“黄冠子”道长的洞府,这光景,观里几个女郎正围着冰鉴,吃冰镇的冷饮消消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