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七章 凉州行
    凉州,督府长史郑乾意新官上任,别人只当他是因家族门第这才有了这差事,却哪里想到,得到这凉州都督府长史的职位,荥阳郑氏半点气力都没有出,只是因人举荐罢了。

    而个中内情,凉州一地,只有寥寥几人知道。当然了,此刻上门来的“黄冠子”真人也是知道的。因为郑乾意,是郑琬的伯父。

    李淳风在关中停留一阵后,等到了自己需要的人手,直驱甘凉。

    此刻拜访凉州都督李大亮,也是计划之中的事情。

    “真人,督府门口站着的是新任长史郑公讳乾意,郎君信中提过的。”从河北调来的张礼青牵马之余,提醒了一下李淳风。

    “嗯。”

    点点头,李淳风离着还有半里路,便下了马来。此刻也并非是宽袍大袖,而是一身阴阳太极服,劲装窄袖,背负一口奇形长剑。头冠系着一条丝绸,垂落脑后,随风而动。脚踩马靴,腰带乃是铜铁扣子,上刻卦象,系着一只锦囊。锦囊上挂着一只细小的葫芦,葫芦上又刻了图案。

    美髯阔唇,李淳风的卖相极好,就算说是世家大儒,也能诓骗一些没见识的愚夫。

    “见过郑长史。”

    “真人长途跋涉,某已备好厢房热汤,为真人洗洗风尘。”

    “有劳。”

    李淳风微微施礼,从怀中摸出一封信,“此乃大娘子委托家书一封,交予郑长史。”

    “多谢多谢,代为侄女谢过真人。”

    “无妨,举手之劳。”

    “真人快请。”

    郑琬一封信,内容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表明郑琬在张德那里日子不差,寻常侍女姬妾,哪有资格找李淳风来送家书?不过是张德表明一个态度,免得荥阳郑氏的人觉得尴尬。

    一个曾经差点入宫伺候皇帝的女子,当时还被称作“艳冠绝伦”,郑琬绝对算得上是奇货。落入张德之手,却成天洗衣叠被暖床,失落感总是有的。

    不过几年一晃,白痴也知道这个女子没卖亏。

    除郑乾意得凉州都督府长史职位外,郑琬的两个兄弟,先后在国子监中镀了金,老大更是由程处弼作保,投在尉迟恭麾下做事。

    而和郑琬攀亲的郑穗本,当初是力排众议,执意将郑琬家族作为荥阳郑氏来招待的。于是郑穗本从瀛洲刺史高升,虽然还在待选,但已经有风声传出来,是淮南道的扬州或者楚州任职。

    眼下和郑穗本争夺这个位子的,是婺州刺史李子和,这是个什么程度的较量呢?李子和有个很简单的卖点,他原来姓郭,也就是说,和李绩一样,他这个李姓,是赐姓。

    几年而已,凭借当初河北政绩,外加给上峰的孝敬,郑穗本怎么可能会因为郑琬身份而给脸色?更谈不上翻脸。事到如今,郑穗本甚至根本不介意别人拿郑琬来揶揄荥阳郑氏的门风。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了。

    只要成为扬州刺史,荥阳郑氏那是当场翻本,重新在二流世家站稳脚跟,经营两代,兴许就能望五姓七望项背也未可知啊。

    一个女郎罢了,再怎么“艳冠绝伦”,夜里灯灭之后,榻上欢愉还不就是那样?实在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也难怪作为新到任的凉州都督府长史,郑乾意会专门在门口等候李淳风,他又不修道。

    张礼青将行囊马匹安顿好,也让人分批洗漱了一番,带收拾妥帖,李大亮骑着马就从城外回来。

    待李淳风收好好,李大亮在大厅已经等了半个时辰,正戴着老花镜翻阅这几日华润号送来的“华润邸报”。

    这玩意儿其实有点内部杂志的意思,把华润号在各地的情况汇总一下,交代给各地的主事掌柜判断行情。因为经济作物的种植规模远超隋朝,此时有数学学得好的王八蛋,开始玩原始期货,从中赚取利润差。

    “李凉州恕罪,竟让李公久候多时。”

    李淳风也没想到李大亮会坐着等,他洗漱了一番,容光焕发,换上了宽袖道袍,手握一柄拂尘,着实仙风道骨。

    “真人说的什么话,随意,随意。”

    李大亮素来直接,否则也不会得罪温彦博,加上因为给李渊做事勤恳,又被李世民扔到凉州来物尽其用。若非自己儿子还算有才,他日子可能还会痛苦一些。

    “听大郎信中所言,真人欲往西域或是雪原?”

    “原本是要去青海,不过此来思虑一番,准备先行西域。”李淳风说罢,对李大亮道,“此行还需得力能手,善射者最好,胡人尤以射术自傲,可以此术力压蛮胡。”

    此时李大亮因凉州治理有功,去年朝廷让他检校西北道安抚大使,主要工作就是让羌人党项人鲜卑人老老实实。作为一个在凉州经营多年的“坐地户”,李大亮当然知道李淳风说的没错。

    于是想了想,道:“本地梁氏有一长臂汉,名猛彪,有一箭双雁之举。”

    “竟有此等神技,只怕差长孙司空亦不远。”

    李淳风听完,连忙拍手赞叹。长孙司空就是长孙无忌的老爹长孙晟,“一箭双雕”的正牌主角,可惜当年突厥公主不叫华筝,不然就没长孙无忌什么事情了。

    “还有一人,乃是蜀地大户,姓昝名君谟,能开硬弓,双臂有擒牛之力,五十步可射门铃。”

    “如此壮士,正好合用。”

    “说来也是巧,若是真人近日不至,这二人就要奔赴长安谋生,打算投效权贵,以技娱人。”

    “当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善射者军中不是没有,但李淳风没那资格。像张礼青这般从河北过来的中级军官,是身负皇命,拿了军令前来保护李淳风。李淳风出行的地方,都带有一部分鸿胪寺的外交职能,而张礼青这等军官,就是随行武官的性质。

    所以,想要更多的助力,需要李淳风自己努力努力。当然,他在荆襄得了张德的承诺,这事情肯定不会他来亲力亲为,张德写了几封信,从河北河南河东河套两都江南调动了不少专业人才,显然不是让李淳风真去和人斗法。

    昝君谟和梁猛彪,正是因为张德一封给李大亮的信,才截留下来的善射人才。这等人物跑去长安,家族门第不显,也就是做个鹰犬的货色,拿自己的天赋本钱去取悦权贵,就算发迹,一无家底二无经验,早晚还是败落。

    而李大亮留下这二人,用的也不是凉州都督的名义,而是说了一句“长安忠义社中有人需善射之辈”,这二人便留了下来,静候佳音。

    “真人小住两日,还有几人,正从长安赶来,乃是真人所需之辈。”

    “那就有劳都督……”

    李淳风心满意得,起身又给李大亮行了一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