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十章 残酷的机会
    在沔州,张德的幕僚集团多是江阴本家和曾经的学生,流外官虽然还没有进入高速发展期,但技术外包性质的幕僚团队,绝对不是张德首创。河北河南地方主官“劝课农桑”的农业技术指导,大多是交给五姓七望去做。

    固然有不得已而为之,但更多的还是五姓七望实实在在掌握着精准的农时计算,相对合理的种植技术,绝对优势的农业生产资料。

    老张不可能面面俱到,所以很多事情,不可能亲力亲为,只能依靠自己信得过的人。

    “先生,仡芈寨的头领求见。”

    “这回又要干什么?”

    仡芈寨是个大寨,更是獠人部族中,实力相对强劲,又相对汉化的寨子。算上奴隶,仡芈寨人口抵得上一个下县。

    而实际上,经过张德派人明察暗访,仡芈寨,或者说仡芈大姓,人口应该在十万以上,分布在李恪和李道宗的封地上。

    沔州境内的仡芈寨头领名叫仡芈大兴,汉姓龙,所以又一直被人叫做龙大兴。他这个名,是他爷爷取的,因为他爷爷隋朝的时候,去过大兴。

    一身常服,老张带着一个学生幕僚前往会客大厅。还没进去,就看到堂前台阶下,佝偻站着一个披肩锦绣戴帽插画的獠人老汉。

    “长史大人,我又来喽。”

    “说了多少回,不要叫我大人!”

    “诶,不得不得,长史在我们仡芈寨心中,那就和大人一样亲。叫一声大人,要得要得……”

    这是个卑微却又狡诈的獠人头领,有着小农式的小算盘,也不会在意脸面,却相当的实用,实用到让老张这样的江南土狗,不得不承认,这个獠人头领,可以用用。

    “这回又来作甚?”

    上了座,张德斜靠在太师椅中,看着龙大兴把帽子摘了下来,然后扣在胸前,原本佝偻的身躯,显得更加佝偻萎缩。黝黑且布满沟壑的脸庞,更是堆着令人感慨的谄媚笑容。

    “长史大人心善,不愿和别人一样老是对我们山寨喊打喊杀。更是教了我们修田蓄水,寨子分了地,都很高兴,又种了麦,种了豆,还种了糜子。现在水田又插了秧,今年寨子就能吃到白米饭……”

    “来作甚!”

    “我们仡芈寨想要买些猪仔养猪。”

    “你们不是一直养猪吗?”

    “城里人不吃寨子里的猪,都说寨子里的猪吃粪,不是人吃的,卖给胡人吃还差不多……”

    “……”

    城里人比较会玩,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老张心说这特么就算你抓了猪仔过去,养法不变有个卵用。

    不过龙大兴显然是早就盘算过的,他露着满口黄牙,豁口多的厉害,两排牙齿,多了一个又一个的黑洞,更显得可怜狡猾。

    “长史大人,寨子下面有个集市,做工的人多。仡芈寨去做苦力的也多,做工要吃肉,我们自己养猪,就能省点钱……”

    哇,好感动啊,省点钱。

    要不是老子知道你特么是属黄鼠狼的,老子差点就信了。

    张德没好气道:“要养猪,也不是不可以。你回去先问问,有没有愿意做侍妾的女子,有的话,凡是能进临漳山的女儿,都能养猪,汉水码头那里包销猪肉。而且怎么养怎么活,长史府幕僚亲自出马指点。”

    “长史大人当真?”

    “信不信由你。”

    “那……长史大人,这是仡芈寨满十四岁的女娃清单,大人过目一下。”

    “……”

    是在下输了。

    龙大兴是个有想法的人,他祖父是见过世面的,知道汉人江山有多大多富。中原的田地,没有山山坎坎,没有沟沟坝坝,一马平川,万亩良田。以往獠人同姓不禁婚姻,但是自从龙大兴的祖父去过大兴朝贡隋朝皇帝后,就明白了一些道理。

    于是和仡卡、仡莱寨子不同,他们现在同姓不婚。

    那么,适婚男子,怎么成家呢?

    买、换、抢。

    朝荆襄奴隶贩子买,朝实力相近的寨子换,朝弱小孱弱的寨子抢!

    隋唐两代对獠人的残酷镇压讨伐,将那些具备反抗精神的死硬分子彻底打垮,獠人丢失了大量已开发的熟地,人口锐减的同时,更是彻底放弃了继续对抗。

    这需要一点点更大的勇气和更多的智慧,龙大兴有个佝偻的身躯,却有个挺直的灵魂。尽管永远透着一股子猥琐可怜的味道,但其本质,张德自认没有看错。

    龙大兴想要改头换面,想要三代人之后,不再是獠人,而是沔州治下一汉民。

    所以他从来行走时只说自己姓龙,当然跟脚来历没甚讲究,更遑论堂号。对于别的士族而言,这种货色就是垃圾,早点死了算了。最多就是养寇自重的时候,当作抹布拿来用用。

    而张德不同,在工业生产活动中,不会因为你是汉人机器就不坏,也不会因为你是獠人机器就不转。

    作为“消耗品”,汉人獠人没什么区别。

    这不因张德的意志发生转移,就好比长安那些煤球作坊的工厂主,十二岁的童工用起来,不会因为他们年少就会体谅。十二岁做工然后十八岁过劳死,长安的工厂主们不会有半点良心上的愧疚。

    因为他们会掏出一把开元通宝,找到下一个愿意每天做工五六个时辰的童工。

    李承乾这个暖男写过一封信给张德,当时他在淮南道东视察,皇帝迟迟没有下旨让他回京,于是暖男心塞的同时,又深入到了基层。去那些光鲜亮丽的地方豪门看了看,江东豪族没有让他失望。

    长安土豪用童工每天是六个时辰?我们江东土豪用童工六个时辰的同时,还能让他们一边流泪一边由母亲喂饭!

    新型织机扩展开来的那一年,不是只有缫丝倭奴的双手让人看了作呕……

    那一次,暖男太子信中有了一句感慨:古人云“君子远庖厨”,今日方知其意。

    张大安小朋友当年死缠烂打要看怎么做工,最后粉嫩的脸蛋出来时候惨白,三观被碾碎,也就是一个眼神的事情罢了。

    但是,这样残酷的事情,却因为地位的极大悬殊,却又引来了大量的贱籍子女,甚至是良家子,咬牙坚持着投入其中。

    只因为一样,再没有人性的工厂主,他掏出来的开元通宝,能够买他们在家中田亩一年产出的数倍粮食。

    而仡芈寨的头领龙大兴,就是在给寨子的族人,争取这么一个令暖男太子感慨的残酷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