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四章 世事难料
    “东风”船队的战斗经验相当丰富,当然也不全是菜鸡互啄,自苏州出东海而南下开辟流求种植园,着实遇上过不少会稽海贼。

    当时越州、明州两地的钱氏,钱粮布绢都相当丰富,其中最厉害的一支,乃是会稽钱氏的强支,为首者真名钱模,诨号“浙水无支祁”。

    其实力强到什么程度呢?能调动一百余艘大小船只和“东风”船队纠缠,从松江一直开打,打到福州海潭山,这才分出胜负。

    只是当时单道真还没有摸索明白水上指挥,加上钱氏在江南人脉不差,又有本宗钱范打掩护,明州越州两地,不说水泼不进,但起码吴地人士想要在这里混个人样,相当困难。

    不过当时越州剡县县令狄知逊相助,这才绝了钱氏水陆联络,“东风”船队一举击溃钱模为首的这群海贼。而“浙水无支祁”钱模的脑袋,也扔给了剡县县令狄知逊,使得狄知逊能够调转洛阳为官,为洛阳新南市监。

    说来也是巧合,李奉诫前往山东活动的光景,因朝廷在洛阳推行几道新政,河南成了试验田,洛阳自然是首当其冲,于是李奉诫就时常在洛阳逗留。

    一来二去,和狄知逊倒是交情不差,狄知逊更是把自己儿子接来,专门交由李奉诫开蒙。

    贞观十年的时候,张德才知道这件事情,不过当李奉诫一脸微笑冲张德说道:“哥哥,我那学生名仁杰,倒也聪慧,《音训初本》一学就会。哥哥那二三百首诗,如今已然记住了。”

    你那学生名啥?

    大家都是贞观四年生的,凭啥李善吃老子喝老子玩老子,却不愿意做老子学生?而狄仁杰这种……这种……却拜了李奉诫为师?

    老子不服!

    这特么不科学!

    贞观十一年的老张,还在纠结着找个天子做学生,然而现实是这样的残酷,自诩“半只脚踩上棺木”的曹老爷子还能浪;秉承“为天地立心”的李奉诫随便搞搞就搞了个狄仁杰做学生,这……这特么上哪儿说理去?

    老张没办法说理,伊予国的守护越智氏同样觉得冤。隔壁筑紫岛上有妖魔鬼怪,这是国内人尽皆知的事情。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隔壁的那些妖魔鬼怪,以“剿匪”的名义,一不小心就打过界。

    虽然早就防着这一手,伊予国咬咬牙,国内算人的灵长类动物,凑个几万也是有的,再咬咬牙,把男丁全拉出来,也有三四万。

    可关键问题是,竹竿上面套着的铁枪头,他扎不穿单道真这群悍匪的胸甲。

    越智氏派使者求和,单道真同意了。然后一边布置营寨,一边谈判。

    单道真和鸿胪寺的****不一样,他是街头流氓,于是他一拍桌子,冲越智守护嚷嚷道:“割伊予国东北河野领,我们可以退兵。”

    “上国大人只要河野一地?”

    越智氏心说不对吧,唐人难道都是智障?那里除了荒山野岭,也就几个谷底还能种点水稻,可水稻亩产连六十斤都没有啊。

    “怎么?你想把伊予国治所让出来?”

    “补不补,上国大人既然只要河野一地,此事自无不妥。”

    然后就说这事儿咱们就揭过去了,不如开个联欢晚会吧。

    单道真看也不看他们,扔出一张地图,把位置划拉了一下,一式四份的合约就算是成了。

    合约双方是华润号和伊予国,一看账户抬头特么的不是国营企业,伊予国守护当时就纳闷了:唐朝的民营企业已经这么牛逼了?

    不过越智氏当然不会提这一茬,形势比人强,哪怕账户抬头写的是“小泽玛莉亚”,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前后死了一百多个武士,加上五倍左右的农民,伊予国又恢复了和平,这让越智氏松了一口气,心说老子只要能继续做官,不给朝廷添乱,这不是很好嘛。

    并且越智守护还专门问单道真借了几张宣纸,写了一道奏章给京都的大佬,大意就是经过越智氏上下一心的努力,终于将西来海寇击退,如今海寇迅速逃窜,已至国中东北河野领。

    河野氏是越智氏的分支,因为到了河野这个地方,这才改的姓。

    给自家朝廷表了忠心之后,又专门表示,为了伊予岛的大局,河野氏已经退出河野,此地已经卖给唐国巨商,伊予国不承担维护治安的义务。

    很快,京都大佬知道了这件事情,立刻就表扬了越智氏作为伊予国守护的功劳,并且表示,像越智氏这种相忍为国的精神,是值得日本六十六国全体同仁大力学习的。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整个过程,只有口头奖励,没有半点赏赐以及税收优惠啥的,至于越智氏分支河野氏的补偿,更是像没有听说过一样。

    伊予国守护当时就怒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

    “上国大人请看,这些都是南乡野女,虽然看着瘦小,可她们听话啊。”越智崇信是个纯粹的人,既然日本朝廷不管他,那他凭啥鸟朝廷?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从哲学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是一个天生的受,那就是被虐习惯了,就成了受;从数学的角度来看,妈的老子再不扭亏为盈,今年农民都要造反啊。

    “越君所言不差,只是这一个野女就要两贯,有点贵吧?”

    单道真为什么会称呼越智崇信为“越君”呢?因为越智崇信说了,他远祖仿佛是来自中原,乃越国公族之后,越王勾践是他祖先的亲兄弟……

    当时单道真就震惊了,心说要不是老子是个街头流氓,差点就信了。

    不过流氓们的逻辑很简单,你给我面子,我当然也得给你面子。虽然之前通过“你瞅啥”“瞅你咋地”的江湖切口,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结果上来说,还是相当愉快的。

    “上国大人有所不知,这些南乡野女,当真是乖顺无比,在伊予岛,素有‘伊予新罗婢’的美称。”

    这他娘的是美称?

    单道真又一次震惊了,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神态,然后道:“越君,这些野女想要卖两贯,也不是不可以。你我明人不说暗话,这些野女,不过是派点兵就能从乡野抓来。这些野女,我要了,有多少要多少,但是,除了野女,我还要苦力。一个苦力,我可以给你五贯!”

    伸出五根手指,单道真在越智崇信面前晃了晃。

    算术有点差的越智崇信,这时候脑子转的飞快:五贯!那我从本岛三贯买一个,不,两贯买一个,不是立刻什么事不用做,就白赚三贯?

    于是越智崇信搓着手,一脸的谄媚,凑在单道真身旁激动地说道:“上国大人此言当真?”

    “华润东主托我给越君带个话,只要归顺华润号,银元……”单道真手指之间翻转着一枚华润银元,“那是大大的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