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六章 君子六艺
    嘀——

    骨哨尖锐的啸声急促传出,巨大的游泳池一侧,八个少年一跃而起,像一条条划出弧线跃出江面的江豚。

    噗!

    贞观十一年的一场少年运动会,在沔州展开,这些参赛选手来自大河工坊、石城钢铁厂、长安城西大讲堂、临漳山学社及“忠义社”私塾。

    “嚯!那少年好生了得。”

    从竟陵县过来的老李坐在老张一侧,一边喝着千里石塘以南室里佛齐国所产的椰子。这是“民兵”船队的斩获,在护送高达国商船在交州建立补给点的时候,有一支野生海贼抢劫交州近海运粮船,斩杀船工四十余人。

    于是“民兵”船队一路追杀,终于在室里佛齐国全歼这支海贼。

    根据船队绘制的海图,张德判断“民兵”船队可能是从南海跨过了海峡,绕过苏门答腊岛,到了岛南海域。

    这是一场典型的千里追杀,不过收获并不差。“民兵”船队发现在室里佛齐国东南有大量的土邦,原始部落和奴隶制城邦并力,或五百人或三四千人,有类西域和日本。但比较唐朝一州之地,约莫有人口七八万,和伊予岛四国相仿。

    同时收获了一些物资,其中就有椰子。

    “民兵”船队很早就有意识地收集经济作物,椰子以“胥耶”名义,进入到海南岛的万安县,以及南海西海岸的交州、欢州、爱州。

    虽说汉朝时就有椰子,并且为时人称作“越王头”,但用途实在是乏善可陈。司马相如一篇《上林赋》,提到了“胥耶”,可这玩意终究不入流。

    岭南之物,唯荔枝和甘蔗算是为中原称道的,就算是稻米,一年三熟却口感糟糕,楚人吴人都不爱吃,何况“诸夏”。

    但椰子到了“民兵”船队手中,开辟了欢州种植园、万安种植园后,椰子油在贞观九年,就开始小批量的生产。

    苦于当时存储条件运输条件不足,到去年,也就是贞观十年在广州兴办了一家岭南琉璃工坊,这才解决了椰子油的存储问题。

    瓷器太贵,陶器气孔太多,反倒是有强烈意愿想要弄点玻璃玩玩的冯氏,给华润号大开方便之门。

    冯盎虽是唐臣,却是实打实的有实无名“南越王”,当年的赵佗和冯盎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冯氏子弟之一的崖州都督冯世接,就是一手促成万安县设立的关键人物。种植园开辟需要多方支持,唐朝在此置县建制,却还没有有效统治。冯世接为崖州都督,华润号走了冯盎的关系,自然是让他了解到接下来要做什么。

    于是冯世接以崖州都督的名义,上奏朝廷,这才分部下人马,在万安县设一军,清扫了万安县的强势土著,拉拢了当地的弱小部族。这才让华润号顺利地开辟出万安县椰子种植园。

    一亩椰树林,能初炼油三石半,这种初级油已经相当的不错,高产的同时,其保质期相对较长,去年的椰子油,在阴暗处存放,丝毫没有变质。

    唯一制约它铺货大中城市的,仅仅是长途运输的保存问题。

    “滋……”

    嘬了一口椰子汁,老李看着游泳池中的少年,感慨道,“竞游少年何其多也。”

    “你要感慨,不若脱了衣服,跑去汉水游野泳。”

    老张笑的猥琐,让老李顿时呛了一下,游野泳这种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被几千人围观,那就很有问题了。

    老李就是这么一个游野泳游出问题来的,“名士”风采,越发地为荆襄大地的少妇们所评点。

    冠亚季殿各分名次,虽然没有金质奖章,但铜铸的奖牌上,各镶着区分名次的玉石。颜色不同,一目了然。

    作为一州长官,加上又是山长,老张亲自给他们戴上奖牌,又请了极擅素描的大工,将冠军画了下来,再经过石版印刷,印上一些,刮在专门的教室中。

    “古时君子六艺,大约如此。”

    曹老爷子笑呵呵地摸着胡子,他压根没想让汉阳学社的跑来凑热闹。一是他就是挂名,汉阳学社的学生,也是冲他名气来的,正经愿意求学的,直接冲到长安跪求知己;二是曹老爷子有了李善,剩下的都是垃圾……没错,他一个快一百岁的老家伙,就是怎么的粗鄙;三是老爷子强烈要求女子也可以组织竞赛,然而老张没同意。

    废话,你个老头子这是想干嘛呐!

    要是有女子参加比赛,老爷子肯定会假模假样组织一下汉阳学社的小朋友们一起来凑热闹,童子嘛,有甚关系。

    开明开放的曹老爷子有点让老张扛不住,不过这场少年竞赛,却是引来不少鄂州复州黄州的名流百姓观看。

    场地不小,来往方便。出门右拐就是汉水,过船闸经运河,就能到临漳山以南。此间一边是水库,一边是清除淤泥的平地滩涂,修了板轨之后,往来码头和学舍,相当的便当。

    出游泳池之外,更有煤渣铺就的跑道。

    身穿短衫的少年们,都换上了学校提供的胶底布鞋,踩煤渣跑道上面,也不会觉得戳脚。

    短跑是相当有吸引力的一个比赛,“飞毛腿”“草上飞”的诨号,在这里有七八十个,这比赛除了快之外,少年们的爆发力,也相当的有质感。那些个手握团扇折扇的少妇少女们,眼见着几近赤膊的少年,面红耳赤之余,更是一脸的兴奋……

    “‘持球’对攻,甚么辰光比?”

    老李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事情,“洛阳有几个朋友,想来这里看看行情。”

    “甚么朋友?”

    “酒肉朋友,是做关扑赌馆生意的,心狠手辣,这几年日子不太好过,想要脱手这些俗物。”

    “关扑这比赛?”

    “队伍太少,想来这两年还不会吧。过几年定是会了。”

    “持球”对攻是个什么玩意儿呢?这其实也是因为少年打马球风险太大的折中。既要有身体上的对抗,又要保证一定的安全性。

    “蹴鞠”直接被老张否了,加了竹制护具的唐朝版橄榄球,就这么诞生了。

    目前只有四支队伍,之前只有两支,去年才新增了两支。

    喜欢看的人不少,但知道什么时候组织比赛的,只有“忠义社”成员。

    而且拿比赛结果来关扑的,还真不少。因为交通制约,想要组织一场比赛,还真不怎么容易,不过老李的话没有说完,想来还有什么没说。

    二十里长跑比赛结束之后,老李跟老张道:“适才我说的那些朋友,其实是想让你提供竹制护具及穿戴,然后帮忙在长安洛阳两地寻些场地。”

    “甚么意思?他们是要自己组‘持球’对攻的队伍?然后在长安洛阳开赛?”

    李德胜点点头。

    日……这特么唐朝人有想法啊,居然想搞联赛?有那个群众基础没有?你到时候联赛取名“唐超”,那肯定扑街嘛。

    不过不管那些洛阳人到底打什么注意,对老张来说,这都没什么损失。反正竹制护具又不是盔甲,不用担心朝廷派人过来抓你说谋反。

    “说来,这几个不全是做关扑赌馆生意的吧?”

    “有几个拿到了糖业‘产本’,主要也是为了给白糖再开门路。”

    哈?

    老张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奇葩的画面:贞观十二年唐朝橄榄球超级联赛由“凯旋白糖”及糖业协会冠名赞助……

    赛季奖杯叫啥?白糖杯?

    一时间,老张有点凌乱,有点蛋疼,有点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