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三十五章 始作俑者
    大理寺丞宋宏峻忙着走门路,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桩旧年涉及海陵郡王的案子被人揪了出来。

    而海陵郡王是谁?是当年的齐王李元吉。

    “孙侍郎,孙侍郎是知道我的,此事实属不知,实属不知啊!”

    宋宏峻嘴唇哆嗦,整个人战战兢兢,作为一个京官,他原本盼望着将来回安州老家的时候,要风风光光衣锦还乡。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自从有人说要赎买安州老家田产,被族人拒绝之后,他整个人在长安城,立刻不安生起来。

    吴王李恪虽然还没有掀起大狱,可大狱的门却已经开了。

    他北齐吏部尚书宋牟之后,会这样无知地去掺合海陵郡王家的事情?

    可是,当他找到了以前的老上级孙伏伽,已经专任民部侍郎的孙状头欲言又止,他张张嘴,最终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孙……孙公,你……你可是知道甚么?是……是我得罪了人?”

    言语间,宋宏峻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孙公救我,孙公救我啊!”

    他是大理寺丞,从六品的高官,一旦事情彻底定性,他根本翻不了身。有人要置他于死地,这是毫无疑问的。

    以他的根基,不过是算个安州中小世家,跟五姓七望是远远不能比的。

    “我救不了你,如果我救你,别人也救不了我。”

    孙伏伽嘴唇同样哆嗦了起来,“你可听说……你可听说有江夏口音的人,跑去你安州老家,说要赎买你家田产?”

    听到孙伏伽这么一说,宋宏峻整个人就像是被一根刺扎中一样!双目圆瞪,不可思议地叫道:“那江夏子……那江夏子怎能如此歹毒!”

    “呼……”孙伏伽一脸的无奈,“看来,是有这回事了。宋兄,只怕你家人,是将那江夏子打了出去吧。否则,也不至于此。”

    “孙公!孙公这该如何是好?我……我要向陛下奏明此事!抢夺田产不成,反诬皇命官差,这是目无法度,这是……”

    “宋兄!”

    孙伏伽此刻怀中装着一封师弟的信,信中满纸荒唐言,可又端的是这般无奈。当这封信到长安的时候,将江夏人打出门院的安州宋氏,已经亡了。

    “你便是去求房相,也……也是无用。眼下,若想自救,就只有……”

    砰!

    孙伏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一队虎狼锐士进来,一看装扮家具腰间横刀,便是知道这些是左右屯营的人。

    “宋宏峻!你事发了!”

    “不!不!孙公!孙公!孙公为我主持公道,孙公救我,孙……”

    一条抹布将宋宏峻的嘴塞上,那“万骑”校尉冲孙伏伽抱拳道:“孙侍郎,此乃谋逆余孽,要小心交结,切莫自误!告辞。”

    言罢,看也不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孙伏伽,手一挥:“带走!”

    嘭!

    一拳砸在宋宏峻的肚子上,这原本还算结实的大理寺干臣,竟然被一拳砸的软成一团,然后仿佛是一条死狗,被两个虎狼锐士脱了出去。

    出门之后,精钢打造的囚车里已经有了三五个刚刚被剥了青绿官袍的京官,皆是从六品以下的官僚。

    “啊呀,那不是大理寺丞吗?”

    “嘶……真是让人想不到,宋宏峻竟然是这种人。”

    正说着,就有人拿着抄录的邸报说道:“这安州宋氏鱼肉乡里,竟然抢夺民田四万多亩,占据大片山林。若非吴王巡查有人拼死高壮,只怕是差不到这歹毒之人。”

    “听说宋氏仆役不下千,连永业田都偷偷占了耕作,又联络安州诸县官吏,偷瞒产出,竟是拿豆子去缴税,真是奸猾。”

    “这等国之蛀虫,真该流放三千里!”

    长安城西的坊市之内,便是有人说着这些话,孙伏伽听了,脸色更加的难看。

    而在东城,平康坊内欢声笑语,只见一锦袍公子撩开衣摆,哈哈大笑:“诸君,满饮一爵!”

    “请!”

    “请!”

    似这般欢畅,洛阳亦有,汉阳同样有。

    张德知道动作会很快,但为了利润,为了区区猪肉,四州十数县,杀鸡儆猴的速度之快,快的让张德有些感慨。

    安州宋氏,那可是北齐吏部尚书宋牟之后,宋宏峻更是他的曾孙,如今却马上要被流放沙州,说不定还会流放西州。总之,这世上,不再有什么安州宋氏。

    一个中等的世家,一夜之间,因为一句话一个行为,就彻底覆灭。

    而它的覆灭,竟然是这样的润物细无声,既暴力又温柔,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便是荥阳郑氏,和安州宋氏也是有些干系的,可面对安州宋氏的覆灭,荥阳郑氏却觉得宋氏死有余辜,竟然和李元吉搭上关系。

    是的,高门世家,都以为这是皇帝李世民的手笔。

    为什么不是呢?毕竟,是吴王李恪发现的问题,是吴王李恪掀起的大狱,是吴王李恪为君父前驱。

    李元吉的残党,都该死。现在能不死,而是被流放,已经是皇恩浩荡。

    “宋氏完了。”

    竟陵县委书记李德胜脸色也不太好看,如今的手法,和当年在河北玩“羊吃人”是不一样的。

    当年,老李只不过是扯虎皮唱大戏,被坑的只是蛮族和底层平民,那些河北失地的汉人可以去石城钢铁厂,可以去码头,可以去投奔河南的亲戚。蛮族可以逃往大户做牛做马为奴为婢,可以跑去契丹拿起砍刀杀人卖命,可以给张公谨带路赚个朝廷册封……

    说到底,当年不过是强者碾压弱者,不是公平的对决。

    如今……

    老李在晚上睡觉,都觉得背皮发麻。这些“忠义社”成长起来的小崽子们,少了太多的敬畏,甚至,连对皇帝的敬畏,都要比房谋杜断这等名臣宰相要来得更加敷衍和虚伪。

    老李不止一次在琢磨:张操之精于营造,极善工器,他造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但眼下这个东西,是最奇怪的。

    “是啊,完了。”

    和老李下了一盘象棋,张德目光森寒起来,突然道:“始作俑者,其无后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