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四章 体面
    嗤!嗤!嗤……

    一艘从扬州过来的特制船,挂着直隶近畿总统府的旗子,一路畅通无阻,直接从洛水上洛。

    被一分为二的洛阳城,此时却来了许多兴致勃勃的人,伸着脑袋,看着那船儿靠岸。时不时还有身材高达的河南汉子在那里撑着栏杆,随时要翻越栏杆冲过去的模样。

    “狗才,‘唧筒’不压气,你想老爷我赔死吗——”

    伴随着一声咆哮,轮流压着压杆的高丽奴赶紧加快了气力。船体的水箱中,很快就气泡冒的更加激烈一些。

    嗤嗤嗤嗤嗤嗤……

    细小的宛若珍珠的气泡升腾着,靠岸后的船只在定锚之后的一刹那,就见码头入水的短小栈桥口,栅栏被穿着皂隶衣裳的公人打开。

    “凯申号全包了!凯申号全包——”

    嘭!

    那汉子刚叫了一声,就被后头的人一脚踹到了河里。

    “包包包,包你娘的包!白府要两只!这是票!”

    “少待,这就起水。”

    哗啦啦的作响,似是个竹篾做的笼子,里头居然装着一只大龙虾。起水之后,白府的汉子赶紧拎着笼子去了岸上。岸上有个小小的车子,车子有个连杆,只要车子推动,立刻就让连杆压着车板上的唧筒,往里面压气。

    “走走走,快走!”

    “都快些,这物事死的快,一年也吃不上几回。娘子爱吃这个,快些家去。”

    到了白府,就见一个一岁多的女娃,正推着一个木制的小推车,虽然走的歪斜,可还是能往前走着。

    “雪娘,雪娘……这里,这里……”

    白氏的女眷在那里伸着手,逗着这个一岁多的小娘。而一旁郑家的女子们,则是在那里掩嘴轻笑。

    “噫——”

    忽地,这小丫头定住了,手指指着一只五彩斑斓的大蝴蝶,那蝴蝶在园子里乱窜,从一朵花飞到另外一朵花,引的小丫头双目圆瞪,整个人都绷直了。这仿佛是她见过最为新奇的物事,从未有过的色彩。

    “快快快,雪娘喜欢那只彩蝶,还愣着作甚?快去抓!快去抓——”

    健硕的仆妇一看丫头喜欢,赶紧嚷嚷起来,一时间白氏的女婢们都忙活起来,整个园子热闹非凡。

    “孃孃不必如此,莫要太宠她。”

    “哎呀,郑娘子说的甚么话,这哪里是宠她,不过是逗孩子高兴呢。”

    仆妇一张老脸堆出了一个极为谄媚的笑容,显然不会觉得这有什么过分。

    “大娘子,过几日就要去武汉了么?”

    “那边是这么说的,荆楚行省空了一个县令的缺,正好家中有个兄弟运气好,补了这么一个缺,便顺路一起了。”

    “哎呀,当真是美差!”

    女眷们有知道行情的,立刻拍手羡慕,“眼下荆楚行省,处处都是机遇,遍地都是传世的物业。若能在武汉攒个院子,汉阳江夏都是行的,不比洛阳差多少。我有个姊妹,是嫁到那里去的,原先还大倒苦水,如今你们可知道?她便是旬月收租,都能把安利号的东西换着买……都不带重样的。”

    “噫!这般厉害?!”

    “厉害?!”那女子颇有得意,手中的娟帕一扬,“早先沔州鄂州加起来,才多少人?我听说……我也是听说啊,眼下武汉录事司的丁口,可不比洛阳少。你们想想,恁多人,就是人吃马嚼的,专门卖个粮食,也不会亏了啊。白二娘子那当家的,不也是在南市做了米面粮油么?”

    有个不怎么说话的白氏女郎一愣,然后点点头道:“我倒是不怎么打听阿郎的事业,到底也不是正道。”

    “甚么话!二娘此言差矣,今时不同往日啦!”

    先前那个女子顿时叉着腰,“要说做官,总归是好的。可一家子恁多人,总不能都做官吧。恁多肥缺差事,还能等着你去?家里只要有个靠山,便做旁的事业,只消做的好了,也是家中梁柱不是?眼下新南市,不也是能推举个官吏出来么?这推举之人,不也是在外做事的男人。”

    一番话说着,就听见有个回廊过来的新罗婢轻声道:“诸位娘子,席面备好了。”

    “哈哈,今天又能大饱口福。”

    “你这蹄子,偏这般没个人样。”

    “自家人,要甚体面。托雪娘的福,又能吃那海珍,啧啧,这等物事,若是在南市,没个百贯,连味道都闻不得。”

    “海珍运输不易,又不是干货,可以随便运送发卖。”

    “不管不管,今天又能敞开吃啦。”

    说着,这潇洒女子将那个庭院中的小丫头抱了起来,“雪娘雪娘,孃孃最喜欢你啦!”

    小丫头被举高了,顿时咯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露出了上下门牙,看上去有些滑稽,显得相当可爱。

    一路抱了过去,有人一边走一边道:“大娘子,张梁丰当真是个奇人,偏是喜欢雪娘这个女儿么?旬日里有稀奇物事送来,都是金贵无比。”

    “喜欢甚么,若是喜欢,哪有一年不见的……”

    郑琬一脸的忧愁,不过,她却是知道的,在张德那里,儿子两年不见,也是照样跟没事一样。

    原本她因生了女儿,很是愁苦了一阵子,若非坦叔亲临,还专门带来了女儿的名字,她是不相信张德会如何看重自己和自己的女儿。

    可如今却是大大的不同,整个洛阳城,举凡贵族,都想着自家是不是有嫡系子弟,年龄跟张洛水相仿,将来也好结个姻亲。

    旁的不说,只那一份嫁妆,丰厚到足以支撑一个河南豪强起兵造反都还有富余。

    “雪娘,是要坐着吃么?”

    “耶耶,耶耶……”

    张洛水指着自己的专用椅子,叫了起来。

    屋子里的人都是笑了起来,那椅子,是大家告诉张洛水,是她老子专门给她制作的。

    带台面围栏的宝宝椅,眼下也就这么一个形制。白氏郑氏在木工行的铺面,如今也是照着这个形制,做了一批在那里发卖。

    只说这是梁丰县子的姑娘专用,便是好卖的很……

    嬉笑间,白氏厨娘秘制的龙虾,已经上了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