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八十六章 烦心事
    “好了,注意退火。”

    吩咐完之后,张德解下了护目镜和皮裙,将皮手套扔到了工具箱上,顺手接过张乾递来的凉茶,灌了一通,才长长地哈了一口气:“这天气真他娘的热!”

    “还没到热的辰光呢。”

    “弄点晚春粗茶,多碎一些出来,得给工人备着。”

    “都已经吩咐下去了,新制的碎叶苦丁,茶味还可以。”

    一行人走了出去,张德稍作整理,洗了把脸,这才换上常服,到了作业间外面的预存仓库。

    库房里一片金黄,抢眼夺目,若是不懂行的,看到了这些金属制品,多半还以为是黄金。

    实际上这些都是比较简陋的黄铜。

    虽然只是用炉甘石为氧化剂,木炭做还原剂,但成品质量还是可以的。

    张德毛算了一下锌含量应该是在百分之三十以下,再要如何精准,这就不是他愿意干的事情。

    黄铜制品主要还是给船队用,之前武汉录事司的人看到黄铜,想要上疏朝廷,好拿来做铜钱。

    可一算成本,立刻打消了念头。

    眼下依然是严重缺铜的状态,尽管有伊予铜山在开挖,可哪怕再来十个伊予铜山,也完全应付不了眼下的需求量。

    “宗长,江阴来了信,问宗长怎么回复徐氏?”

    不管是作为观察使府的文书还是作为本家子弟,张乾对张德眼下的处境,还是相当了解的。

    因为长乐公主的存在,皇帝或者皇后或者两者都有,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张德就这么顺利成婚。且不说诸多好处,只说私人感情,便不能接受。

    如此拖着,倒也没什么,都能接受。

    但湖州徐氏却时不时那这件事情出来说话,也让人心烦意乱。

    “先看看徐氏又想要个甚么?无甚要紧的,予个方便也没甚么。”

    “是。”张乾应了下来,想了想又道,“那……郎君,我便这么去和徐氏的人说了?”

    “你亲自去?”

    张德倒是有些意外。

    “我有官身,老家的人去了湖州,怕是有人小觑。”说罢,张乾又道,“再者,先回江阴一趟,让坦叔写几封信,沿路再去找老朋友打问,徐氏没由来这般行事,定是有人撺掇。若是徐氏自家,由得也就由得,若是外人,不杀鸡骇猴,岂能干休?”

    想了想也是有道理,张德眉头微皱,沉吟了一会儿:“你挑些人带着,我给你两个月的假。”

    “是。”

    等张乾走了之后,老张自己才喟然一叹:“妈的,结个婚都这么难啊。当年一句‘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弄出来多少事情啊。”

    为了这个“小芳”,还受了尉迟日天和程操地的情分,外人看来,自然是两个老混蛋要给自己的子孙后代结个善缘留条后路。但当初老张能够从李董手里安全过关,光靠张叔叔那张帅脸,还是不够分量的。

    安北都护府大都护,这才是份量。

    至于程知节后来跟自己的儿子闹掰玩脱,那是后话。但即便如此,如今两京人士看待程知节,也得称赞一声“眼光独到”。

    抬了一手张德,然后自己的儿子程处弼眼下风头之盛,简直就是未来“安西都护府大都护”的钦定培养。三十岁以下将领能够被放在皇帝案头细细品味的,目前就这么一个。

    而且这还是元谋功臣的第二代,和长孙冲堪称帝国双璧。

    当然也没人会给大表哥和程处弼立这么个g,这么中二的名称,搞不好就会被人给干上一炮……

    说到干上一炮,老张给崔明月干的那炮,终于有了个结果。

    饶是觉得甚是丢人的崔弘道,也偷偷地让人过来祝贺。自己外孙是个“奸生子”,丢人归丢人,但也要看是谁。能给崔氏徐州房保驾护航还能升官发财,区区面子又算得了什么,反正崔弘道也没打算在徐州大肆宣扬。

    “阿郎,怎么就取名取好了呢?我还想了很多好字,特意去了曹夫子那里央求。李小郎还帮着想呢。”

    “取名有什么好想的?”

    老张随口应着,然后翻了翻从长安带来的几大箱信纸,不禁又揉了揉太阳穴。比起不能娶老婆,怎么应付长安的女郎才是个头疼问题,比应付长孙皇后勒索还烦。

    “就算不好好想,也不能就叫张鄂吧。之前还叫张沔……”

    “这不好吗?”

    依然随口应着,老张摊开一张信纸,上面写着:诗云静女,予非静女?

    要不是这信是公主写的,老张直接把它给撕了。

    唉……

    一声叹息,老张觉得自己得感慨一下。

    “好甚么好,哪天有人在沧州给你生一个,总不见得叫张沧吧。”

    “……”

    忽然,老张背皮有点麻,总觉得好些事情还是不能在睡觉的时候秃噜。瞥了一眼用极品苏丝制作出来的“白丝”,老张脑子里现在就一个念头:没有弹力棉莱卡棉,那些织女是怎么做到让它这么有弹性的呢?

    “阿郎怎么不说话了?”

    还在冒酸的某只长安来的女仆正小心翼翼地挑着小胡桃的肉,“还有郑娘子在洛阳生的,便叫张洛水。往后要是我在江阴生,万一是个女娃,总不见得叫张长江或是张扬子吧?女郎取这么个名字,怕是被人笑死。阿郎可是早有才学之名在外,更有陆夫子为师,不能总这样给儿女取名吧。”

    “老子什么时候会江阴还两说呢。再说了,张长江有什么不好的?多霸气。”

    咚。

    一颗胡桃扔老张脑袋上,老张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媚娘怎地还是这般……”

    虽然紧急刹车,然而白丝女仆还是一脸看智障的表情,慢条斯理地剥着胡桃肉:“阿郎果然厉害,淫贼中的人才。”

    说到淫贼……老张回想起了陪着史大忠被公主们支配的那一瞬间,万幸万幸,都是轻松过弯,没有翻车。

    “甚么淫贼,我是甚么模样,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么?”

    “我又知甚么?”

    白丝女仆两条大长腿摩挲了一下,斜倚着靠枕,在躺椅上交错在一起,略微湿润的双唇,正含着一颗剥好的果肉,胡桃肉的油脂,在氤氲的灯火下,显得相当的诱人。

    “给我也来一颗胡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