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三十三章 套路不简单
    “前方黑帜处,披玄甲者是何人?”

    站在楼船顶部的望角处,李世民将手中的望远镜递给了牛进达。

    牛进达伸开望远镜,闭上一目,然后定睛看去,半晌才道:“应是渊氏余孽。”

    “噢?”

    笑了笑,颇为玩味的李董负手转身,回望马周,“宾王,旧时朝鲜郡王,可有后裔?”

    “支脉还是留了一些,以制高句丽权臣。”

    当年堆砌堡垒修建城寨,一路堡垒工事修过去,直接困死耗死高句丽所有正规军,打到后来,高句丽国内权臣也不得不把老本拼上去。实在不是权臣想要这样,而是唐朝根本不进行决战,也不进行谈判。

    不管高句丽方面派多少使者,都是冷处理,不接见不约谈不驱逐,任由自生自灭。

    闹到后来,大概贞观十四年的时候,有高句丽的使者,直接叛逃,以“贱籍”的形式,在幽州做起了小生意,也算是别开生面的求生之路。

    高句丽面对当年的唐朝消耗战,明知道下场艰难,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且国内君臣勾心斗角,不管是君主还是权臣,都必须谋求一次“决战”,并且还要胜利,才能继续维持国内的权势或者翻盘。

    然而唐军屡次接触,都是小股歼灭,大军对峙,结寨联营修城筑堡,纯粹就是拿钱砸。

    至于平地野战,高句丽方面是从来没有考虑过的。他们所谋求的“决战”,是在某个城池的防御战,或者就是山区中的打烂仗。

    但真正拖死高句丽方面的,就是山地烂仗,装备差距太大,唐军能够“化整为零”的正兵,都是从河北河东抽调的“良家子”。这些人中的一些老兵,本就是当年干掉突厥的野战军。

    凡是能从贞观三年活到贞观十四年或者贞观十二年的老兵,家底及其丰厚,加上统军府和兵部的补贴,以及李皇帝为了不足为外人道的利润,而从皇家内帑调拨出去的“专款”。这就导致一个情况,这些“化整为零”的唐军散兵,其披甲数量,罕见地接近百分之百。

    之所以如此,这又和石城钢铁厂的兵部工部采购合同有关。

    于是奇葩的情况就出现了,唐军一个简装团,大概是两百人的建制,几乎是全团披甲,这个数量,差不多就是高句丽边军主力的中军老底。

    这不是什么特殊鞣制的皮甲或者竹甲,实打实的铁甲。一个团和对方一个军的持平,虽说是特殊情况特殊条件下造成的特殊对比,但这就是让两国各方势力都不得不胆寒的现实。

    铁甲依旧在……

    震动的不是高句丽国内君臣,整个唐朝内部,同样是五味杂陈。毕竟,哪怕算学比不上武氏女,可正常“耕读传家”的基本算术还是过关的。

    按照贞观十四年之前辽地的配置,贞观皇帝其实只要想,京畿重地,憋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全面铁甲部队,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令人意外的是,大唐帝国有限责任公司的大老板貌似没这么干。

    当然了,四大天王以及候补天王们,都是理解的。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老子一根手指就能摁死你,还要啥狼牙棒?

    更恶心的是,当时唐军“化整为零”并不是纯粹的步兵,一个团还配置了大量的战马、挽马、驮马。除了这些,如果是持续作战,还会配置大概一个旅或者一队的辎兵。这些忙着后勤的“兵”还不是在籍在册的,其档案泰半都是石城钢铁厂……

    当然这依然不是最恶心的,唐军在当时,因为某个老板实在是太有钱任性,飞凫箭的配给是比照西军,连胡禄都是一人二到五个。

    还有更恶心的,倘使高句丽军出城觅战的边军是披甲精锐,那么幽州方面会临时配发望远镜给野战团的校尉。

    如有必要,石城钢铁厂还会租赁特制的河北大车,用法么,某条突厥老疯狗在给他主子的密信中,已经详细介绍。

    反正河北刀客对这个也算是门清,何况河北边军?

    至于军事之外的手段,李皇帝虽说也花钱收买,但更多时候就是嘴炮。

    空口白牙一道圣旨一套鼓纛,就能让随便哪个靺鞨、室韦部族的首领归顺做狗。至于李皇帝给高句丽王的承诺,横竖都是要弄死别人的,再者又没有白纸黑字,李皇帝翻脸不认人简直是轻车熟路。

    到后来高句丽被彻底干成烂货,李皇帝也不过是开会时候,在朝贡的番邦使节面前掉了几滴口水。

    一切罪过,自然是某个高句丽的权臣家族喽。

    “这个渊氏,倒是有些能耐,还能知道朕在这里,不一般啊。”

    言罢,李董随意道,“宾王,查一下。”

    “臣遵旨。”

    低头奉旨抬头一看,老板已经带人下了楼梯,返转筵席,拿起勺子挖着蟹肉膏肓,吃的不亦乐乎。

    栈桥延伸到岸上,两侧都是新修码头,垒砌的海堤已经初具规模。码头处新建的几处房舍都是四平八稳的模样,不时地就能看到有唐军神射手和观察手在平整的屋顶观察状况。

    整个房舍一线,就行成了工事。而实际上,房舍往北,还有一条天然的小河,这条小河的东西两侧,堆着石料、木材等建材,显然是要扩宽河道之后修建河堤。

    建材有栅栏围着,栅栏的一处有门房,从房舍屋顶看去,就能看到门房有一伍披坚执锐的士兵。此时因为警戒号响起,弩手早就隔着栅栏对外瞄准,矛手更是直接将长矛架在栅栏的一个缺口处。

    这是一个按照工部最新规制规划的特殊地区施工布局方案,对付小股骚扰,几个驻守门房的士兵就足够解决。倘使遭遇大股敌情,这些门房处的士兵,就可以借着栅栏掩护,撤退到工事,然后组建防御阵地。

    在如今的辽东局势下,显然不太可能有大股的敌人反扑。

    “又是虚张声势。”

    马周冷笑一声,渊氏大张旗鼓亮明身份,来唐朝皇帝处走一遭,自然也是有非分之想的,万一运气好,皇帝被吓一跳吓死了呢?这不就发了?万一自己的箭特别牛逼,八百里开外一箭穿心,岂不是立刻成神成仙?

    当然了,皇帝弄不死,说不定就弄死大臣呢?大臣弄不死,来个披坚执锐的唐军大兵也是好的啊。别的不说,几条人命换一副全套唐军制式武器,稳赚不赔啊。

    如果毛也没有一根,也不差,反正整个扶余人的圈子里,也就自己敢过来亮个相,别人连咋呼一下都不敢呢?

    这回去之后,还不跟英雄凯旋一个待遇?

    果不其然,唐军哨骑持弓而出,黑帜瞬间就被高句丽人收了起来,然后卷了个包袱皮,连狠话都没有放,直接开溜。

    一系列操作显然是演练过很多次,非常的熟练非常的有章法,饶是马周知道对方打的小算盘,也一时间有点发愣。

    “好歹射上一箭也好啊。”

    半天蹦跶出来这么一句话,马周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

    然而高句丽人中,也有人这样不无遗憾地叹道:“大对卢大人,要是射上一箭也好啊。”

    那“大对卢”一听,顿时和蔼可亲地露出了一个微笑,对左右道:“给他一把弓,还有一壶箭,让这位勇士断后。”

    “断……断后?”

    “大对卢”很亲切地拍了拍高句丽勇士的肩膀:“别说一箭,你想射三十箭都可以。”

    言罢,“大对卢”转头喝道:“走!”

    微风吹过,高句丽勇士猛地一个激灵,突然反应过来,只是自己人早就跑的飞快,就留他一人还在原地。

    正要跟上,却听“咻”的一声,远处自己人中的神射手一箭射到自己跟前。

    高句丽勇士奔跑的脚步戛然而止,然后他浮现出毅然决然,拿起弓和箭,转身面向唐军哨骑,砰的一声,跪倒在地:“上国大人饶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