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三十章 迷途羔羊
    作为景教司铎出身,阿罗本身上揣着《福音书》也是很合理很符合逻辑的事情。原本想着走上层路线,好传播一下“阿摩诃(耶和华)”的光辉,结果唐朝皇帝那边没出岔子,偏偏武汉这里简直是妖风凛冽。

    人梁丰县子、江汉观察使老大人张德张操之说了:我特么早皈依了“红烧肉贼特么好吃”神教。

    当然了,张大人也没说自己是不是教主,反正左右护法阿罗本大神父是认识的。

    一个是左护法“西域溜肥肠”程处弼,一个是右护法“河中九转大肠”长孙冲。两大护法各有修持,程护法是体修,能打不**;长孙护法也是体修,后宫报国榻上驰骋从来动嘴不动手……

    听了老张的介绍,原本琢磨过来走上层路线的阿罗本老番僧顿时就悟了,我特么传个卵的教,何不如抱紧大腿,将来以期唐朝发兵,一路干到波斯去,光复巴格达,复我叙利亚,人挡杀人神挡杀神,岂不美哉?

    然后老张就纠结了,要不要告诉阿罗本大神父,其实河中有个名叫苏拉的司铎,其实早跪舔了长孙大表哥呢?

    可一想,人苏拉年纪轻轻有眼力,给唐军带路不累,给表哥做媒不赔,比起身揣经文五百卷的叙利亚老汉强了不知道多少。

    水平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缓过来的阿罗本在武汉转了转,算是悟了点东西出来。武汉“迷途的羔羊”是多,可都是上了流水线待宰待杀的,不归天主管。

    再一个,老张也是头一回知道,你个阿罗本原来在新罗马也是“异端”啊,那你凭什么跑老子这里来装逼?

    被老张几次精神伤害外加心灵污染之后,阿罗本大神父也算是认命了,只求张大人给个面子,指条明路。

    景教也算是命途多舛,自从祖师爷被打成“异端”之后,思想传播都是在相当苦逼的地方,而整个景教成员,也颇有点“苦行僧”的意味。

    “甘于清苦”这个行为,在国朝还是很有“逼格”的,士大夫们冲这一点,就算不喜欢,也不会讨厌。

    想要让士大夫们不讨厌,很多人做不到,比如“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彼可取而代之”“大丈夫当如是”等等等等,一搞就是个大新闻,然后带着农民兄弟以及不明真相的群众跑的比谁都快。

    这也是为什么一旦苗头不对,有豪强带着泥腿子猛地拍桌子,说要搞个大钱,朝廷都没说什么呢,士大夫们自己先“听风就是雨”,然后很愤怒地把豪强抓起来,怒吼“将来出了事你也有责任”,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阿罗本一开始以为皇帝贵族们都是因为他“高尚的品德”,于是才特别青睐有加呢,哪里晓得李董及各部门经理,琢磨的是公司在河中地区目前业务前途不明朗,别说开拓市场,就是了解当地市场环境,还却不少翻译。

    恰好阿罗本来的时候,自称是“波斯”大法师,拍马屁说老衲在波斯听说东土有“赫赫人皇,道冠前王”,于是不远万里,前来叩拜。

    大概意思就是“贫僧自西土波斯而来,前往东天拜皇求道”……

    虽说波斯破落户日子不好过,但从来在大马士革吃瓜是不给钱的,有波斯胡商听说阿罗本在长安装逼成功,纷纷表示不爽:你特么一个大马士革老汉,也配姓赵……不是,也配是波斯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报应,大马士革广大人民群众心说特么谁要当你们波斯的狗,于是就给异教徒开了大门。

    要不是西突厥发了疯一样“西征”,原本大马士革广大人民群众也就是改个信仰,然后“依法纳税”。

    万万没想到的是,突厥歹徒冲过来就一把拍在大马士革这个二逼老年的脑袋上,还问他:你为什么戴帽子?!

    然后大马士革广大人民群众噙着眼泪,默默地把帽子摘了下来,结果之前的异教徒又杀了回来,也给大马士革脑袋来了一下,还问:你为什么不戴帽子?!

    继续噙着眼泪,把帽子带回去,结果西突厥又来了……

    啪!

    大马士革的广大人民群众,自己给自己脑袋一板砖,一边拍一边冲突厥人傻乐:嘿,你看我戴帽子了,嘿,我又不戴了,嘿,我又戴回去了,嘿,你他妈打我啊!

    面对唐朝,突厥自然是螳臂当车的歹徒。但面对叙利亚、波斯、新罗马等等,西突厥各部表示老子特么是麒麟臂的歹徒!

    男左女右都他妈站好,打劫呐!

    令人蛋疼的是,大马士革钢虽好,可惜产量低。突厥歹徒有的不仅仅是麒麟臂,手中的吃饭家伙砍人好像也不差大马士革钢多少,最重要的是,哪有动不动就几十把刀一起砍过来的?

    这是作弊!

    离开西域谋求生存空间的西突厥各部并非瞎干,他们抢劫归抢劫,生意也是要做的。大量的物资集中在了河中,“可萨”部更是为了保证至河中的商道,也放弃了“非暴力不合作”的宗旨。

    毕竟,李思摩郡王捧着论语过来说了:“子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贞妇爱色,纳之以礼。”

    郡王殿下是很照顾“族人”“乡党”的,驼队到了西域就嘘寒问暖,还时常深入基层,了解牧民所需所急,并亲切地递上了长安特产钢刀,说这就是“道”,然后笑眯眯问老乡:你们想不想发财啊?

    谁不想发财?可发财也要讲基本……道理嘛。

    讲了几次道理,虽说小有受挫,但还是两次从大马士革化了缘借了钱,并且有大马士革的姐们儿表示自己“爱色”,听说“河中耿恭”就是颜值担当,正要凑钱去为“爱豆”加油。

    而为了对抗进入疯狗状态的西突厥歹徒集团,曾经阔过的胡扎尔部落被逼迫着送出了自己的“公主”前往河中。

    因为在巴格达同样出现过突厥部队,虽然奇怪为什么突厥人宁肯两次偷袭抢劫大马士革,也没有攻打巴格达,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选择了海路,然后从波斯故地穿越沙原,进入河中地区。

    跟随胡扎尔人前往河中的女子极多,不仅仅是年轻貌美的女子,同样有皮肤丝滑的小男孩。毕竟,谁也不知道“河中耿恭”到底爱好如何。

    尽管一开始找到景教司铎苏拉时候,当地的唐人更多对“苏武”这个词比较敏感,但很显然,当团队用“耿恭”来吹捧的时候,河中最著名最有能量的男人,很满意。

    而不管是“河中耿恭”还是“榻上苏武”,其之所以扇扇翅膀就能让大马士革欲仙欲死,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后盾,真是阿罗本老法师现在想要求着“指点迷津”的张德老大人。

    此时此刻的阿罗本老法师,已经彻底入了魔,别说老张叫阿罗本老法师,就是叫埃罗芒老师都没有一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