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十一章 命好
    “平之兄,我这个弟佬,就交托给你了。”

    “嗳,何至于此,原也不过是混点盘缠……”

    端木原拱拱手,跟老张告辞,便骑了马,和程处寸一起离开了武汉。临行的时候,老张亲自相送,自然是有人晓得能让使君出来相送的,也不是什么寻常人物。

    马都是好马,黑风骝的种,毛色油光锃亮,保养的也极好,这等神骏,大部分都是送到洛阳和长安,剩下的,就是武汉内部消化。

    府内很重要的一个福利,就是官吏配送车马,武职或者警察,有点身份的,都想琢磨一匹黑风骝的种,骑出去相当的有面子。

    只可惜“踢云乌骓”出现的少,至今也只有六匹,四匹还归了皇室。剩下两匹,一匹被张德送去了江阴,一匹送给了李绩,也算是“一马归一马”。横竖当年黑风骝,也是从李绩那里混来的,还赚了一回老魔头裸奔长安……

    一路前行,下午两点钟就到了巴陵,摸出银质怀表看了看时辰,端木原对程处寸一行道:“辰光富余,若是诸位不急的,就在巴陵玩个两天,再坐船去湘阴就是了。”

    此时的湘阴和后世不同,是在湘水入洞庭湖的湖口。后世湘阴所在的位置,则是扔了一支驻军在那里。

    “可是有甚说道?”

    程处寸问道。

    “洞庭湖水贼极多,这光景咱们要走的话,兴许夜里才能到湘阴,一路上难保没有胆大的。行走江湖,安全第一。”

    言罢,端木原又道,“玩个两天,也好让巴陵本地人知晓四郎是要去长沙赴任的,如今‘湖南土木大使’正红,定会有人来宴请四郎,捧你一番。”

    “这又是何道理?”

    “扬子县商贾追涨杀跌的道理罢了。”

    开了个玩笑,端木原从程处寸的几个亲随笑道,“也算是诸位老哥谋点福利,这四郎被人请了去吃肉,咱们也能落袋点好处。送上门的金钱美人,他们敢送,我等难不成还不敢收?”

    “这……岳州不会严查?”

    “凭本事收的礼,为什么要查?”

    “……”

    程处寸有点不适应,大约是和他爹还是有不小的差距,脸皮居然有点嫩。

    见他这模样,端木原顿时道:“四郎若是这个心态,我看也不要去湘乡了,还是回武汉做个抄书匠算了。”

    “平之兄何出此言?我也是有志气的!”

    “脸皮不厚心不黑,算甚志气?”

    “……”

    “莫要活见鬼的模样,为官一方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你这端着君子道德去做官,怕不是失心疯。”

    端木原嘲讽了一番,又面色稍稍严肃,“连个官场应酬都玩不转,还想一展抱负,这不是痴人说梦么?灯红酒绿金银财宝,四郎要学会游走其中啊。”

    咂咂嘴,端木原又看着程处寸道,“若是实在良心过不去,那就当是给你家哥哥受的罪,咬咬牙,也算是能对付过去。”

    “……”

    最终还是听了端木原的安排,先去巴陵县玩上几天。果然,他们一行人实在是扎眼,别的不说,那两匹大马就着实令人侧目啧啧称赞。有人稍作打听,便晓得其中一个乃是要去湘乡主持“油仓”的大使,而另外一个,这是长沙县厮混的“前文安县主薄”。

    寻了一处还算体面的客舍,也没去朝廷驿站,住下之后没多久,就陆续有岳州本地的名流邀请他们一行人赴宴……

    “平之兄,我见武汉,却非如此,怎地我们来了这里,就要这般应酬?”

    “废话,你当真是好命,摊上了两个愿意扶持你的兄弟。如此愚钝,哪是做高官的料?”本来不想解释的端木原过了好一会儿,才没好气地对程处寸道,“你在武汉的兄长,一地蓄纳丁口百几十万,胜兵数十万,工坊成败上千,历朝历代,有此基业,皆能成就一番霸业。如此霸业之基,他何必跟你一样还要胡混?”

    “霸、霸……”

    “嗳!可不敢当如此称呼。”

    “……”

    吴楚交界之处,“爸爸”称呼早已有之,只是流传不广,多是方言俗称。端木原这光景就是拿这么个谐音来开涮,程处寸到了武汉,见识各种风物,自然也听说过。

    “若是四郎也和我一样,从北走到南,从东走到西,才会知晓,你张家兄长,是个何等厉害的人物。如此人物,自然可以不予理会一应俗物,行事潇洒,全凭本心。”

    “兄长岂能谋反?”

    “老夫何尝说过他要谋反?老夫不过是说霸业之基而已。怎么?莫非四郎觉得胜兵数十万,工坊成百上千,也不算甚么?”

    “这、这自然不是!”

    “那又是如何?莫非说不得这个?犯了甚么忌讳?皇帝都不介怀,你却操了个小黄门的心。”

    “……”

    情不自禁摸了摸裤裆,还好,不仅还在而且温热沉重颇有份量。

    连续三天,程处寸一行人喝的天昏地暗,美娇娘玩到眼睛发绿,腿软腰酸不说,已经出现了黑眼圈和白头发,当真是劳心劳力。

    什么巴陵熊氏、君山叶氏、华容吕氏……坐地户们简直就是你方唱罢我上场,金钱美女一大堆,跟捡来似的玩程处寸一行人身上砸。

    所为所求,也不过是打听个消息而已,讲白了,之所以端木原让程处寸只管“两头爽”,那就是在端木原眼中,这帮岳州佬,也就是个出身稍微好一点的“情报贩子”。

    武汉在侧,真指望他们这些坐地户还能和以前一样施展点能量出来,还不如琢磨张德突然暴毙武汉还好一些。

    到巴陵的时候,程处寸一行人还是相当穷酸的,最贵的东西,也就是张德送的马。离开巴陵的时候,家当居然要用三四条船来运,里面不但装了绫罗绸缎各色财货,还有几个娇滴滴的小女郎,就等着好好给程处寸暖被子。

    “平之兄……我总觉得,这好像有点不妥?”

    “这些女郎你不要?我不介意四郎享用过的。”

    “……”

    感觉自己心理有点不健康的程处寸想了想,给武汉的张德写了封信,希望张德能够开导解惑。

    然而他们在湘阴住了一晚上,武汉就来了回信,信上就四个字:高兴就好。

    收到信的时候,一旁偷看的端木原差点笑岔气,而程处寸羞臊无比,真想直接往湘水里一跳一了百了。

    他如何都没想到,张德不但没有开导解惑,反而还这般玩耍。

    “如何?老夫早就说过,你这是命好,摊上了两个愿意扶持的兄长。你是来做官还是来做道德先生?既然不在武汉,又无兄长看护,不过是‘顺势’二字,连这点都做不到,还指望施展抱负,愚不可及。”

    “是,处寸知错,还望平之兄教我。”

    老老实实认了错,是个好孩子。

    端木原于是慢条斯理地摇头晃脑:“看你不算无药可救,老夫也就不吝传授你一点人生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