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四十五章 不谋而合(第一更)
    封神不比封圣,后者需要的条件无比苛刻,需要数代乃是数十代统治者的认可。统治阶级在建构制度时候,需要指导思想和统治手段,就会封圣。

    皇权需要“礼”来巩固,这样篡位者就要承担逾礼的社会风险,简单来说就是合法性很难获得同一阶层的拥护。

    李世民之所以磕磕绊绊,还是度过了改元前几年的痛苦期。一是他没有事实篡位,毕竟他杀的是储君和亲王;二是不管“传位”真假,李渊还活着;三是他给予了地主士绅阶层政治权力,让他们尝到了甜头。

    所以不管曾经的敌人有多少余孽残党,都掀不起浪花。

    但既然将政治权力让渡出去,就必然会引起争斗。众犬争食,总有死伤。北地士族代表温彦博,他需要操持对外活动,那么就有自己的主张。

    旗号很简单――“仁”。

    怀柔政策总体来说就是和平路线,对有恒产的士族而言,有极大的吸引力。泥腿子只有在自己的地盘上老老实实耕地,才能延续他们庞大的家族。

    所以,当有人反对温彦博,就是反对怀柔,就是好战,就是反对“仁”,简而言之就是不仁。

    从中枢到地方,这是一脉相承的,话语权掌握在他们手中。能滔滔不绝举一反三者,又无一不是五门七望类似大族出身的子弟。

    因此,长孙无垢是出于拉拢张德的心态,让李董厚待张德身边亲人。李世民有更深的考量,追封麦铁杖,对稳定巴蜀、荆襄、江东,很有千金买马骨的意思。

    毕竟。麦铁杖当年给陈朝皇帝撑过伞,陈灭亡后,杨素平叛,他更是有名的先登。一刀斩三十,杨素麾下,也仅铁杖一人。

    然而麦铁杖在隋朝的官方地位。不算什么,真正让人动容的,是他虽然大字不识一个,却知忠义。战死辽东之后,一向薄情的杨广还把他的尸体赎了回来。麦铁杖出殡抬棺的人中,就有宇文士及的爹宇文述。

    可笑的是,他哥后来就把杨广弄死在江都。而麦铁杖的长子麦孟才为杨广报仇失败,随他父亲而去。

    所以,不管是麦铁杖发迹前还是发迹后。江南从士林到走卒,对其评价奇高。

    若是剑南道的好汉,过韶州,都要拜一拜麦氏堂口。而长江上讨生活的游侠,则是要在荆襄拜一拜铁杖庙。

    只是这铁杖庙,却是没个说法的,甚至还有点绿林性质,以至于地方官府。并不认可。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是民不举官不究。

    张德打的主意。就是这个。既然温彦博不让追封,而且也有这样的实力来阻止皇帝运作,那么老张就只能迂回了。

    就算不能混到关羽的地位,起码对于凝聚江南各地人心,很有帮助。

    张德是出于私心才想要这么做的,只是想为坦叔做点事。麦铁杖不论前世今生。都离他太远。

    只可惜张公谨没有这样的实力班底来推这件事情,定襄都督府都督的位置,远远不够。

    温彦博从朝廷到地方,关内道至河北道,明里暗里的同盟多不胜数。包括房乔那醋坛子夫人娘家。如果不出意外,也是温彦博的同盟。

    谁掌握政治正确大棒,谁说话!

    张礼寿和张礼海带着以前的同袍去北里耍了一圈回来,张德和房玄龄还在商议,偶尔有房乔高声呼喝,显得有些激动。

    直至丑时,张德才躬身对房玄龄道:“房公,拜托了。”

    “此事,不可操切,切记!”

    “是,德牢记在心。”

    言罢,张德朝房遗直抱拳道:“兄长,告辞。”

    “操之贤弟慢走。”

    “留步。”

    在门房上打盹的张礼寿和张礼海打起精神,都是牵着马儿跟着走。

    张德一边走一边琢磨,此事若是操作的好,李世民肯定会满意的。麦铁杖虽然不如关羽甚多,但“忠义”两个字,对皇帝有极大的杀伤力。作为千古一帝,李世民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问题就在于,李董作为皇帝是不能自上而下去推动的。必须是“民意汹汹”,然后朝廷有人上奏,再是“朕顺应民意”。

    流程,就是这样走的。

    但玩多大,怎么玩,够不够让温彦博闭嘴,还需要商议。

    七夕休沐一日,还在休养的长孙无垢听说追封麦铁杖一事居然没有在外朝通过,李董来看她的时候,便问道:“此乃小事,如何至此?”

    “以杨广警示朕也。”

    长孙皇后无比聪慧,立刻明白过来,秀眉微蹙:“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众臣不知耶?”

    “非不知也,实不愿尔。”

    李董目光冷冽,心中却是冷笑,辽东是必须要取的,高句丽也必须灭亡,否则,河北何安?

    功高盖世四个字,不是笔头写出来的,而是枪头打出来的。

    朝中还是有人对科举多有微词,但因为追封麦铁杖一事,却让李世民更加坚定完善科举制度,同时准备进一步拔擢南方士族,来平衡五门七望。

    “可惜可惜,本来此事,可让张操之欠二郎一个人情。”长孙无垢轻轻摇头,又生一计,“追封之事,既然困难重重,不如仿秦昭王蜀郡太守故事,有类二王庙又何妨?”

    李董眼睛一亮,李冰父子治水,蜀地更有敬其为江神的。追封一事既然不好做,那么另辟蹊径,倒也不错。

    而且李董想起文宣王庙一事,竟然喃喃道:“既有文庙,然武庙耶?”

    想到这里,李董笑了,然后站起来身来,负手而立,来回踱步琢磨起来。文庙让士族们非常满意,更加的支持他了。若是有武庙,已经彻底失势的关陇军头,也会多少得到安慰。而支持他的军方名宿,则是会更加支持他。

    比起文臣,武将中出身庶族的更多一些。

    “唔……”

    李董脑海中有了个大致的轮廓,然后对长孙无垢道:“观音婢真乃吾之女子房也。”

    “二郎可是有了计较?”

    “我还要想想。”

    然后李董突然道:“摆驾魏国公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