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四十二章 争权夺利
    能老李惦记的好处,自然不会是什么金银财宝,堂堂朝廷栋梁国朝官吏,要钱有什么难的?

    有了权,还怕没钱?

    一个扬子县县令,已经积攒了足够的资历,加上这么多年在江淮行省厮混,魏徵那里不敢说如何如何,可“政绩”是实打实的,老喷子还真不会对外遮掩。再说了,钱谷时常来扬子县,什么行市不清楚?

    论起来,老李也是假假的“简在帝心”,当然和某条土狗比起来,含金量是差了点。但老李也不是没有底气的,至少,他跟李客师这个亲爹闹翻了,对皇帝来说,父子成仇的臣子,还是好臣子。

    “阿郎,在琢磨甚么心事?”

    “这个扬州都督府长史的位置,争的人不少啊。”

    “自将扬州大都督府降格为都督府,如今扬州都督,不都是魏玄成兼领么?”

    “省中都督没甚鸟用,徐州都督不也是摆设?关键是这个长史,倒是正经实权。如今空缺出来,想要争的人可不少。李兄想要争一争,也是可以的。资历、名望都够了,即便是朝中举荐,也有魏玄成这个总督帮忙。”

    “那还有甚么好担心的?”

    武媚娘有些奇怪,李三郎年近不惑,又是上县县令,政绩业绩都是相当的抢眼。整个江淮可以说是首屈一指,连淮阴江都,这几年都不如他。

    只不过扬州都督府长史,这样的肥缺,怎么可能说是“能者居之”?通常都是巨头博弈,私底下会不会有什么勾当妥协,那还是两说呢。

    “长孙无忌要推举长孙操,窦氏要推举窦怀恪,裴氏要推举裴仁轨……甚至郭孝恪还想让三郎帮忙,直接跟皇帝推举郭氏子弟。要争夺这个位子的,不是勋贵就是军头,要不然就是皇亲世族。”

    要从人精堆里杀出来,给面子不给面子先不说,好处是要先给的。

    实际上老李写信给他说是说要给好处,实际上也是开个玩笑,他们两人在扬子江头尾是呼应的,老李权力越大,对苏州常州的“保护”也就更妥帖。而老张在武汉经营的越繁盛越牢固,他李三郎就算开门立户,将来在武汉随便找个地方,竖个门牌就是。

    武汉李氏听着也不比什么丹阳郡公差啊。

    作为三四十岁的“青壮”官员,他们属于典型的品级不高但是实权很大的地方“权臣”,只有不断巩固手中的权力,才能贯彻自己的意志。

    这一点,很难说对或者错,但现实需要就是如此。

    “揽权”有时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政令不畅或者令出多头的弊端,导致整个系统崩盘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李三郎的意思是,让阿郎去跟各家谈一谈?”

    “媚娘以为,哪个最好谈?”

    “如今牛进达马踏扶桑,扬州毗邻东海,必定愈发兴旺。哪家都不好谈。”

    都不需要思考,武二娘子直截了当地说道。

    “若论往常情谊,照理说,是长孙氏最容易。不过,情谊是情谊,交易是交易,混为一谈不可取。长孙皇后执掌京城,时称‘女圣’,长孙氏若为爪牙,倒也无妨。然而长孙无忌既为长孙氏宗长,又怎可能甘为‘雌伏’?”

    别说兄妹了,兄弟反目的还少么?这光景,想要重复旧年宰辅荣光,是没可能了。皇帝死活就赖在“中国”之外,这就让巨头没办法施展手段。

    中央得不到的东西,只能从地方去拿。

    讲白了,皇帝削除“相权”的一些“分权”,就是把地方治权稍微让了一点点出去。但想要拿这个地方权力,必然是要支持中央进一步“集权”。

    弘文阁就是个大号的秘书监,外朝和皇帝直接沟通的权力虽在,但甭管有事儿没事儿,前来打发的,只会是弘文阁的学士们。

    然而没有决策权的学士,那就是个屁……

    “李兄那里,还是可以筹谋的。今年扬子江河口诸州,肥缺都不少。窦怀恪当年在长安,我跟他也一起喝过酒,若是求一求恩师,让其举荐窦怀恪为苏州刺史,应该颇有成算。”

    “郭孝恪乃是处鄙长官,叔父又曾提携过他,如今西域营生,也不缺了郭氏。再者,太皇还纳了一个郭氏女,他反倒是好说话一些。”

    听张德这么一说,武媚娘笑了出来,“你跟长孙无忌交易十数年,反倒是最不好打发的。如今这老货,想出山想疯了。”

    “英雄男儿,总要证明点什么嘛。”老张嘿嘿一笑,冲武二娘子道,“我长孙无忌不想一辈子让人踩到脚下!你以为我是臭要饭的?我倒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我要争一口气,不是要证明我比别人了不起,我只是要告诉人家,我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

    武二娘子看他发癫,白了他一眼,抬手轻轻地在他额头上拍了一下,“作怪。”

    “哈哈。”

    无趣地笑了一声,老张也是自娱自乐,这年头,能懂他“疯”个什么的人,还真没有。

    “那……阿郎,你眼下可有决断了?须知朝鲜道熊州军纵使战力不如精锐,可在扶桑亦是神勇,不敢说三五月,一二年内荡清海岸,当是无虞。”武氏虽然是个鹌鹑,可武士彟只要没死,凭借武氏女郎在张德身旁吹枕头风,混个几条船总可以吧。

    如此消息满天飞,正处于风头热烈的光景,别说洛阳各色人马进进出出,便是“故都”长安,那些“认命”的老不死,也稍稍地“回光返照”一下,证明自己还活着。

    即便武士彟自己是不折腾,可武家他武士彟又不是老大,前面还有一排兄弟,怎可能就干瞪眼看着?

    以前不觉得如何,可自从武士彟现在居然还能有钱有闲有面子,侄儿们一看四叔这是有门路啊,再一打听当年武家兄弟“当街卖妹”,自然是来了精神。

    前几年还是观望,可这几年,江汉观察使那是什么?

    那是爷!那是爸爸!

    武家兄弟“当街卖妹”本来是笑柄,现在是什么?是武元庆武元爽眼光独到,是独具慧眼,是能掐会算,是狗运滔天……总之,现在武元庆武元爽兄弟二人的狗屁倒灶,那是佳话,佳的不能再佳。

    当然有人也会酸两句,说又不是结婚,又不是嫁过去,有什么好得意的。

    差点被妹妹弄死的武大郎就会反呛:老子给你一个机会,一个把家里女郎送到武汉的机会,你特么要不要?

    汪!

    “先派人入京,跟老阴货谈一谈吧,这老东西是只老鳖,咬住了不松口。李兄为扬州都督府长史利大于弊,扶桑西部诸国一旦平定,扬州受益无穷,争一争吧。”

    武媚娘点点头,顿时心中有数,既然决定要争,那跟武氏怎么吩咐,也算有了章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