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六十章 令人感动
    正旦大朝会第一次是女人来主持,威仪不输帝王的长孙皇后在各种争议之下,坐在了皇位的一侧,居高临下看着满朝文武。

    但是,和以往不同,贞观二十年没有人敢仰首挺胸犟驴也似地跳出来抨击。五姓七望去了三家,宰辅名臣只剩一人,六部公卿唯唯诺诺。内廷外朝,不知道多少人家仰赖皇后手中的产业过活。

    甚至相当滑稽的是,有些洛阳小官,为了生计,还在自己单位做着“安利号”产品的代销。

    也就是有了些许合法正规的“外快”,才能让京中小官在官声上没有瑕疵。固然道德上来说,操持“商贾贱业”是不行的,但因为产业是皇后的,“黑锅”怎么也要扣在皇后身上。

    巡查考绩上差要是拿这种事情来拿捏升迁,在皇后面前告一状,难不成还是皇后的错?

    于是乎就出现了一个怪诞的情况,京中数量不小的中下级官吏,只要是靠了皇后手中产业混饭混外快的,都能算得上是“皇后的人”。

    而且皇后对外也不是没有精干人员,李婉顺县主大人就不是省油的灯,而且身份的特殊性,只要不是“出逃”京畿,在天子脚下,可以说查谁谁也不敢不给面子。

    理所应当的,当长孙皇后主持正旦大朝会,人们口中只敢唯唯诺诺称呼“女圣”,却半点“牝鸡司晨”的骚话都不敢讲,连偷偷摸摸私下底酒后放肆也没有。因为指不定热闹的酒楼茶肆,也是内府局开的。

    大朝会总结了贞观二十一年的辉煌成就,又展望了新一年的伟大目标,各种广大人民群众不明觉厉的口号喊出来,让洛阳人士热血沸腾无不与有荣焉。

    只是洛阳之外的“无人区”,却是没人来提一提,只怕扫了兴致。

    “‘观音婢’厉害啊。”

    窝在禁苑的李渊感慨一声,扶了扶老花镜,把《洛阳日报》扔到了一旁,“女子当家也不让须眉嘛。”

    “看个官报,怎地还有这感慨?”

    正琢磨着花式的宇文昭仪盯着手中的绣花,头也没抬,坐在那里问了一句。

    “若非……”李渊张了张嘴,最后也没接着话头继续说,而是话锋一转,“这世上怎会有江南子这等胸无大志的废物?”

    宇文昭仪一愣,将手中针线放下,双手放在膝上,抬头看着李渊:“梁丰县子怎么就废物了?”

    “换作老夫,此时不起事,更待何时?”

    “又不是人人都要中原逐鹿,天下大定,何必再起风波?”

    “倘若无甚心思,何不雌伏苟且,怎地还要折腾一番?”

    “怎么算是折腾?”

    李渊摇摇头:“你不懂,乃父倒是能懂。”

    听到李渊的话,宇文昭仪也是无语,也亏得李渊只是被管束起来的太上皇,这要还是皇帝,就是诛心之言。

    因为宇文昭仪的亲戚比较给力,比如他有个伯父,就把杨广给弄死了。

    乃父肯定懂啊,太懂了。

    “老夫回味二十年,早先也是提心吊胆,但贞观八年之后,便只觉得天下大变,看不出个跟脚。当然,兴许是老夫深居宫中,不知天下革新。只是,如今连丽质都有此等变化,哪里还有温润公主的做派?”

    “谁家的规矩,公主便是个温润的做派?”

    这反问把李渊给噎住了,他闺女中不温润的还少么?别说李秀宁李蔻这种,就是李芷儿李葭,那简直“浪”遏飞舟“浪”的飞起……整个一小浪蹄子。

    “老夫跟你个深宫宅妇说个甚么!哼!”

    恼羞成怒的李渊拂袖而去,宇文昭仪见他使性子,偷偷地笑了笑,又拿起了针线琢磨着走线穿针。

    怒归怒,作为大唐帝国有限责任公司的老董事长,李渊还是在琢磨的,要是没有“胸无大志”的江南子,兴许自己早死了。哪能像现在,眼睁睁地看着儿子皇帝连清河崔氏博陵崔氏都能干死……

    老董事长的小老婆里面,还有姓崔的呢。

    霸气。

    大约这就是底气吧,李渊心中想着。

    只是又琢磨着李丽质在长安掀起的波澜,内心又小小地郁闷起来,因为李渊后宫妃嫔礼佛的极多,就算李氏吹逼祖上是李耳,后宫妃嫔还真去修仙不成?

    再说了,“黄冠子”真人跑出去浪,那施展出来的手段,也不是“伐山破庙”那么简单啊。

    礼佛怎么地也成本低,窝后宫念几句“慈悲”就能了账。

    结果现在好了,长乐公主回来要办学校,上去就把崇贤坊的秃驴给踹飞,而且正月里放话,城西五十坊,坊内都要办学……

    规模之大,旷古烁今。

    就没听说过有这样办学的,但长乐公主表示我忝为武汉机关幼儿园园长,办学经验丰富,又有一颗热切心肠,钱也没少,管得着吗?

    “安公,还请安公帮忙在公主殿下面前美言几句,美言几句啊。”

    “如今也不知怎地,举凡官吏,一听是公主府办事,皆是退避三舍,哪里敢料理事物。”

    “汉家还好,苦了俺们这些外来的,若是不得安生,坐吃山空,早晚都是南城行乞的下场。”

    “若是行乞遇上贵人,倒也无妨,旧年维瑟尔,不是遇上贵人,一飞冲天么。”

    “做甚好梦!”

    安菩的老爹安西里回京休整,身上是带着假期的,而且兵部来了消息,不日就要带人驱赶“战俘”前往朝鲜道筑城。

    因为皇帝已经准备在朝鲜道修建“平壤宫”,工期暂定三年,牛进达托人带了消息,保底要死一万五千奴工,安西里身上的担子不小。有些“战俘”心怀故国,是顽固的死硬分子,皇帝是顺手盖个三间大瓦房不说,还要清理一下屋子。

    只是没曾想,刚回长安“老家”,就摊上这种事情。

    让他去长乐公主那里做说客……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安氏现在的当代栋梁,早就不是安西里,而是安菩。那么安菩是怎么起来的?外人兴许以为是程处弼,毕竟安菩现在就是程处弼的左膀右臂,还能以“胡人”的身份成为校尉,怎么看都是前途无量。

    可安西里心知肚明,安菩的恩主是张德,而在西域时候,安西里从儿子那里,多少也了解到一些事情。

    作为西域反击突厥的首倡之人,安西里明面上是皇帝的模范狗,即便得罪长乐公主,也没什么好怕的。

    但是让安西里去得罪张德,他是半点心思都不敢有。

    张德培养安菩不难,毁掉安菩更是简单到不费吹灰之力,甚至程处弼想要保住安菩,张德都只需要沟通一下郭孝恪即可。

    于是当一群粟特商人以“老乡”的名义过来攀交情,指望他来做说客,跑长乐公主那里美言几句的时候,他就毛骨悚然,只觉得这些王八蛋是要害死他。

    但是,去还是要去的。

    收了好处,再在好处上面加了二十斤黄金,安西里前往长乐公主府,众目睽睽之下,头一回被门子邀着进去。

    进去之后,安西里直接趴地上先告罪,然后跟李丽质竹筒倒豆子一般,把“粟特”商人全部给卖了。

    匍匐在地的安西里哪里敢说什么其它的废话,只等李丽质发落。

    他本以为,长乐公主虽然出身高贵,最多就是耍耍小性子,却没想到,李丽质竟然说出一句让安西里极为震撼的话。

    “安校尉,也不妨同你说一句,予之所以拿‘粟特’商贾做文章,只因为这等人物连个故国都为大唐所灭,这等无根之辈,竟敢在长安富庶豪奢,真是自取灭亡。”

    安西里猛地身躯一震,幸亏安氏已经是唐人,也没什么感觉。但如今的疏勒、且末遗族,才是真正的痛苦。以往疏勒、且末遭受欺压,还能有邦国之主遣使去敦煌抗议一番,为了“体统”“威仪”,大唐怎么都要给个面子。

    现如今……谁来给你出头?还不是想怎么整治就怎么整治。

    “是、是……殿下言之有理,此等无知无畏之辈,理应接受教训……”

    “予非贪图财帛,只是办学糜费,所以取之一二,懂?”

    “懂、懂……”

    安西里连连点头,不懂也懂,太懂了。

    小儿持金招摇过市,总有拦路抢劫的,只是这一回是个美丽端庄的女“强盗”,而且很斯文,抢劫只为办教育,令人感动,实在是太感动了。

    回去之后,安西里跟妻妾道:“长乐殿下办学劝学,如此德行,真是令某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