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四十三章 和平保证
    江湖传言,十八路反王,六十四路烟尘,掀翻了大隋王朝。故事很精彩,可惜扔大唐江山一比,十八路反王大约是不够看的。

    十八路反王不够,一百八十路反王……应该就够了。六十四路烟尘有点儿戏,几千路烟尘……那就很壮观了。

    “不闹大就好,不闹大就好啊。”

    瑟瑟发抖的张大象在家中惶惶不可终日的模样,然而一旁李震冷笑一声“这光景,不过是往后拖一拖,早晚还不是要来一遭。”

    “管它呢,兴许那时候老子都死了。横竖现在活着最爽!”

    张大象说着,一身肥肉又哆嗦了一下,“你他娘的当时不在场,老子可是就在皇帝眼皮底下,那杀气就跟活了一样,一个劲地往老子这里钻啊。”

    “放你娘的屁……”

    骂了一声,李震摸了摸脑袋,撲头也不知道到了哪里去,之前在山上,那动静着实吓人。他就怕皇帝突然说要弄死他们这帮“反贼”,于是就偷偷地往人堆里缩了一下,横竖张家兄弟顶在前面。

    再说了,也应该是张家兄弟往前顶,他老子李绩也就比李靖强一点,张公谨那可是“湖北”总督!

    “操之这一出……好啊。”

    “好啊。”

    “哥哥也是好魄力。”

    “不然怎地,天知道杜相能不能真个说服了皇帝。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皇帝是个甚么性子。咱们自小长大,谁不知道皇帝最能忍。杜相刚去,皇帝看在情分上,未必有甚想法。可日子一久……嘿,这世上的君王,都一个样!”

    “孤家寡人么。”

    一众“忠义社”的“大佬”都在那里吐槽着李皇帝,这一回真的有点刀尖上跳舞的意思。而且整个“忠义社”二十年以来的成员,这一回是真的服了“社长”。树的影人的名啊,这等魄力,换谁都没这个勇气直面“千古一帝”。

    更让他们服气的,是“社长”老大哥居然留这么一手十多年,一直没透露出半点风声出去。

    这要是“社长”当时暴毙,没人知晓的情况下,岂不是贞观朝有名有姓的大忠臣?将来给贞观朝写史,怕不是“祥瑞”了一生,给贞观朝的帝国主义建设添砖加瓦燃烧生命?

    可惜一帮“忠义社”的中青少“恶狗”们,哪里晓得张德在生死这个问题上看得很淡,没有小霸王学习机的日子……每一天都是行尸走肉。

    作为一条从二十一世纪非法穿越到贞观朝的工科狗,上辈子断网一天就简直要窒息而死,结果这辈子一上来就断网三十多年……这他妈对某条土狗而言,已经不仅仅是窒息了,这就是智熄!

    老子拒绝思考!

    某条土狗由衷地呐喊。

    靠天靠地靠杜相公,都不如靠大炮。

    青铜炮用来说服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不但说服了皇帝,连皇帝的一应走狗爪牙,都说服了。

    吏部侍郎阴弘智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刚在人前装逼挑战“狗王”的“权威”,回头就表示,我特么就是一个屁,您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吧。

    嗓门再大,大不过炮门。

    连过来凑热闹准备看皇帝老子如何“炮制”江南土狗的钱谷钱老板,这光景也是脸色极为难看。

    皇帝“炮制”江南土狗暂时是看不到希望的,江南土狗“炮决”了哪个不服气的,倒是轻松的很。

    此时此刻,摄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产生,皇帝再大的脾气,也憋了回去,憋出内伤也和“忠义社”的诸位“大佬”小命无关了。

    “往后……真是不知道当如何。”

    “还能如何,倘使真有一桩富贵送上门,俺们也也是元谋……”

    “谋你娘呢?!想甚?!”

    叫骂间,沉默了一会儿的李震心中暗道如今倒也是好局面,至少大人的日子要好过的,和操之比起来,和武汉比起来,大人也好,药师公也罢,那算个甚么。

    只是李震也在惋惜操之也是个不成器的,偌大的基业,再更进一步,又有甚么不好?

    一起跟着惋惜的恶狗们成百上千,然而老张这么多年在武汉办学也不是吃素的。弟子门生总算大部分都长了脑子,在恶狗们中间,也算是掺了沙子。

    干掉老张要说难的确难,要说简单,也是简单。只是干掉他谁来收拾这么多年培养出来的武汉小狗,就是恶狗们要思考的问题。

    “万万没想到……”

    回到长安屋宅中休息的孔颖达神情有些复杂,对他来说,张德展现出什么怪诞手段,都是可以接受的。尤其是在“孔圣显灵”之后,孔颖达就已经感觉到了一点东西,张德根本不在经典之间折腾,哪怕做官,也不曾受制于朝廷体制。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老张十四岁时候的做官态度,让孔颖达印象深刻。

    “阁老,那物事……到底是个甚么东西?怎地……”

    “嗳,阁老之称,老夫不敢当。”

    摇了摇头,孔颖达又对亲随幕僚正色道,“不管是甚么物事,如今兵戎相见的灾祸,一时半刻,不会有了。万幸呐。”

    孔老头的见识是相当厉害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才是维持社会安定祥和的重要保障。

    但他并没有说兵灾不会消弭,那是因为孔老头很清楚,暂时只有某条土狗掌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将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之后,就不好说了。

    天下目前还是姓李,天下大义都在这里,皇帝又没有“失德”,民心所向,便是在武汉,也是如此的。

    而且孔颖达有一个判断和杜如晦一样,不管武汉如何繁花似锦,将来史书中记载,也不过是贞观皇帝的功业,跟他张操之关系不大。

    除非天下改姓……可江南子根本就没有这种需要,连欲望都谈不上。

    这让孔老头很吃味,心说这小子当年就是卷子做得少,《五年模拟三年高考》早点出来,说不定就把人给改造了啊。

    “那……阁老以为,这祸事,能顺个几年?”

    “不好说。”

    孔颖达摇摇头,直接说不知道,然而心中却暗暗道挺过这贞观朝最好,想来老夫那时候,也应该去找杜如晦搓麻将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