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四章 土王不土
    当年新罗被大唐摆了一道,新罗国制“骨品神权”随之瓦解,带给周围“附属国”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首先就是称呼上,原本“苌山国”等土邦,国主多自称“臣智”,但自从世仇新罗人流窜到“苌山国”之后,让土著们得到了“开化”。才知道原来外面的大国大邦,国主都是称王。

    于是第一次,“苌山国”国主自立为王,而他的妻子,就成了王后。

    其次就是居所行走的方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原本和大多数的土邦一样,“苌山国”是以部落的形式散布在山海之间,没有中心城市,更谈不上城墙之类。即便是和他国进行交易的地方,也不过是个开辟出来的山谷,约定成俗在某个月亮特别圆的时候,就一起过去交易。

    新罗人的到来,首先带来的是更加科学合理的历法,同时也带来了先进的房屋建设以及等级观念。

    “苌山国”在世仇的帮助下,有了“王宫”,虽说“王宫”扔幽州,顶天就是个低配四合院。可对“苌山国”的土著们而言,自家的首领,有了“威严”。

    最后就是体制上的迅速进化,“苌山国”在几年前,还有“公产”,但是短短数年时间,不但消灭了“公产”,还进行了初步的户籍统计。

    只是这种户籍统计,还是在新罗人的帮助下做到的。实际上新罗没有被大唐摆一道之前,其本身还是大唐的民部高手帮着做了统计。

    “苌山国”并不统计“户”,而是统计“家”。也就是一对夫妇,就是一“家”。倘使祖孙三代同堂,放中国,便是一“户”,更有兄弟不分家的,也还是一“户”。而在“苌山国”,统计“户”很难,反而一对一对的统计,极为方便,只需要在石壁上划线即可。

    整个“苌山国”,共有“家”一万一千,也就是说,保底人口在两万出头。放朝鲜道全境而言,也的的确确算得上“大国”。..

    又因为“苌山国”是多重体制混合,这就导致其军事上,还是“全民皆兵”的状态。甭管装备如何,有的士兵甚至连把石斧都没有,但总兵力“一万”,在朝鲜道行军总管眼中,这也是有四个军,相当可观。

    正因为“苌山国”是“大国”,新罗人流散之后的选择,其中之一就是前往连连征伐的“苌山国”。其它有门路有条件的,早早跟着靺鞨人、室韦人的商队,前往幽州找了关系,混到了“绿卡”。

    至于有些靠倒卖新罗婢出身的,更是如鱼得水。唐人对新罗婢的概念并不深,并不知道新罗国内其实也是邦国林立,于是人口贩子往往会流窜在相对原始的土邦之间,通过交易,把女子带出朝鲜道,赚取惊人的利润。

    可以说,在朝鲜道这个相当动荡的年代,简直就是国内外投机者冒险者的乐园。只是在冒险者投机者眼中的愚钝“土王”,何尝不是卖傻获利,一听说有上国“天使”前往金城,他连两辈子的苦胆水都被吓了出来。

    “说来那‘土王’之妻,也着实姿容上等,若非年岁大了些,卖去山东,叫卖五百贯,也未可知啊。”

    “哈哈哈哈……去年我在‘莫卢国’,随从杀了‘莫卢国’的‘邑借’,其有一女,天生异瞳,虽说模样丑了一些,却有洛阳豪商出了这个数买了去。”

    身穿宽袍的新罗商人竖起一根手指,很是得意地跟同伴们炫耀。

    “一千贯?”

    “不错!”

    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同伴们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那洛阳豪商,也是不简单吧。”

    “这是自然,扬州‘螺娘’,半数都在他手中。区区一千贯,对他而言,不过是九牛之一毛。只可惜当时我太过小心,若是略作打听,定能卖个高价。”

    “机不可失啊。不过无妨,此间‘土王’蠢笨,略作收买便是猖狂无度。我等只要再逗留一些时日,此间‘苌山国’人,一个女子叫卖一百贯,一万女子就是一百万贯啊!”

    说到这里,一群亡国的新罗商人都是目光灼灼,这真是前所未有的大手笔。和贿赂给土王的那点财货比起来,一百万贯,足够他们在唐朝的京城都能过上好日子了。而且他们还想好了,到时候变卖了“苌山国”女子之后,他们在改头换面,以朝鲜道小邦之主的身份去朝贡,到时候洗白身份,以“归顺”“内府”之臣的身份,顺利拿到唐人身份,简直是完美!

    “那土王当真是愚蠢,都到了亡国的时候,还想着宴会,呵!”

    “小国之主,统御麾下,倘使不展现财货深厚,如何能震慑蠢蠢欲动之辈?”

    “说的也是,此间道理,与我们何干,只看他有何等下场便是。”

    “走吧,莫要误了‘王后’献舞的好时候。”

    一众新罗人,带着护卫,前往“苌山国”的“王宫”。只是这一回和以往有点不同,来的土著不少,男女老少都有,而且都很喜庆的样子。

    更有不服“苌山国”之主的“长帅”,也是一脸淫笑地前来,大概是想要看看“王后”跳舞,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站在“王宫”的台阶上,“苌山国”国主一如既往还是那副挥霍无度的模样,只是余光看到廊柱梁上的勇士,他才微微地松了口气。

    “王宫”内燃烧着“鲸油”,是新罗人带来的,将整个“王宫”都彻底照亮。

    来过的人都很熟悉,也没见查验身份,拿下兵器,都是陆续在“王宫”大殿中入座。

    “今夜只管尽兴,本王把所有的美酒,都拿了出来!”

    说着,“苌山国”国主拍拍手,顿时有力士将一坛坛新罗人带来的“酒水”拜访在了“王宫”的大殿中央。

    那些个新罗人见了,心中都是讥讽,这等烈酒,也就是没见过世面的,还当个宝。

    “多谢王上……”

    然而他们还是略微行礼,表示致谢,入内之后,穿着极为暴露的“宫女”捧着陶制酒壶,陆续给客人们倒酒。在“王座”上手持金杯笑呵呵喝酒的“苌山国”国主又一次拍拍手,却见无数的花瓣洒落之时,一个身体成熟风韵十足的女子,身上仅仅是裹了一条兽皮,便出来跳着野性非常的舞蹈。

    伴随着激烈的石鼓鼓点,加上特殊的“苌山国”乐器,这女子的曼妙身体,着实吸引着宾客的目光。

    “这土王之妻,果然不错……”

    一个新罗商人喝了一点酒,摸了摸胡须,微微点头。

    又一次花瓣被“伴舞”的女郎们撒了出来,漫天飞花,却听得熟悉的拍手声,“王座”上的土王面带微笑,石鼓声声激烈,廊下梁上,陡然跳出来不少身形矫健的“勇士”,手起刀落,不知道多少人头滚落在了大殿的地板上。

    有的宾客还在那里拍手喝彩,眯眼的花瓣到处都是;有的宾客贪杯狂饮,猛地摸了一把脸,却又觉得似乎有一种熟悉的腥味传来,低头看去,那本就浑浊的酒液,一下子变得更加浑浊。

    似乎是有什么猩红的液体,混入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