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四十六章 胡人出身
    “阿郎,早前瀚海的老人,说是要给子侄某个出身,你看可有便当的地方?”

    早上,张德正在揩面,一旁曾经的新罗“女王”伺候着,外间的小圆桌上,银楚一边给张德盛粥一边问话。

    府中早点并不丰盛,白粥掺合点莲子之类的物事,然后就是腌制泡制的豇豆或是其它,再有一些炒鸡蛋,大抵就是如此。

    唯有李丽质来的那一阵,早上香煎的嫩里脊天天不少,偶尔还会切一些上好的熏制肋条。至于各色小菜水果,从早到晚都是不缺的。如果李丽质说要吃面条,当时就有准备好的高汤,至于口味,什么浓汤赤酱的,什么海鲜河鲜的,应有尽有。

    “什么来头?会做个甚么?”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说是阿史德氏早先帮着养马的,能射箭,也能骑马,一直在安北都护府厮混。这光景,是想来中国谋个出路。”

    一听银楚这么说,老张就了然。这种人,大概率就是被尉迟恭玩的。想要靠军功翻身,基本没可能。朝廷内部真正靠军功攒起家底的,中青代中,只有郭孝恪、程处弼之流。

    郭孝恪比程处弼含金量还低一些,而且他姑且算是“中青代”。

    若非程处弼背后有张德的一系列支持,也不可能走到这个地步。仅仅是跟后勤衙门打口水仗,程处弼至今都没怎么磨过牙,反倒是敦煌宫为了搞点好处,还得巴结程处弼,这也是非常滑稽的事情。

    毕竟,敦煌宫里头的东西,那是皇帝老子的,你要是贪污朝廷的,还能网开一面,贪污皇帝老子的……皇帝杀个家奴,不就是杀鸡一样么。

    这也是为什么程处弼在西域诸多官长中间,地位特别超然,哪怕当年他也就是个校尉。

    程处弼能够这样搞,别人想要复制一下贞观朝的“冠军侯”,难度系数无非是十三点2b。别说什么绝世将才,就是全家都是凌烟阁的老江湖十二卫的扛把子,没机会就是没机会。

    真要是随随便便就能复制,李震早就洗白身份,何必还要下基层搞创业?

    至于胡人出身的,那就是更惨,没有大腿就是死路一条。安菩能够有今天的事业,可以说是眼光独到大腿会抱,也是很难复制的套路。

    这么多年,为数不多胡人出身混出头的年轻一代,一个是契苾何力,但他玩的手法就有点不忍直视,简单来说,这货是干前任老大上位,属于“二五仔”,夷男的人头,当年是在他手里过了一遍的。

    另外一个,便是薛不弃,他这个成本极高,如今谁还知道斛薛部?薛州上下,根本连斛薛部都不提一下的,搞得不少贞观十年之后出生的孩子,都以为从来自己就是姓薛,家里人也从来不提这么一茬。

    为数不多记录斛薛部故事的,还是搞文史工作的读书人。只是薛不弃也干脆,凡是想要给他拨弄出身的文史工作者,他肯定把人揍成“闻屎”工作者……

    好不容易改头换面,老有人提他出身,这不是对头,什么是对头?

    除了这两人,剩下的大多不怎么成气候,就算有名声冒出来,也是借着别人的光。不是侯君集就是张公谨,要不然就是张亮或是长孙无忌。

    银楚帮瀚海公主府的老人,想要扶持到契苾何力和薛不弃的地步,可能性不大。

    老张问她什么来头会干什么,无非就是帮忙介绍个工作,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若是如此,不过自己闯荡个事业。旁人不能成事,既是自己人,自当是支持的。要是还能射箭起码,便去河中,皇后下的‘圈地令’这几日就要大朝会上公布。早做个准备。”

    “‘圈地令’?”

    银楚愣了一下,“可是当年匈奴的手法?”

    曾经匈奴势大的时候,就是让走狗们出去跑马,跑多少草场,那草场就是谁的。只是能不能占下来,就是两说。

    只是唐朝显然不同匈奴,唐朝占了地,可不是什么放羊放牛,而是种地。河中固然也有沙漠隔壁,可水草肥美之地并不少,用来屯田,反过来卖给敦煌宫,又不是不可以。

    更何况,河中北地有大块的好地,用来种麦效果不错,只是人烟稀少,便显示不出本钱来。

    “这有甚么手法不手法的。河中恁大的地盘,哪里吃得下,真要是做到和如今西域一般,也得有个三五十年。全大唐可劲的生,五十年能生几个崽?”

    言罢,张德又道,“‘圈地令’自是有好处的,倘使去圈了地,有个金矿甚的,还怕不能发家?固然金矿早晚被皇后黑了去,可也不能发现了就被黑。说到底,金矿里的东西,还得挖出来炼出来,才能作数不是?”

    “岂不是这地,未必是归自己的?”

    “归敦煌宫管,你说呢。”

    银楚顿时了然,看来这河中地,就算借着“圈地令”,朝廷也就是给个“田皮”,至于“田骨”……西军凭本事打下来的地盘,为什么要给别人?

    “只怕瀚海老人不愿意。”

    “细细分说,自然愿意的。这其中大有赚头,是个传世的物业,做得长久,也未必不能成为河中豪门。与其在中国蹉跎,还不如借着汉家天威,在外头作威作福。有道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这个道理,在安北都护府还能不懂么?”

    “那我再去说说。”

    “自当如此。”

    把面巾往铜盆里一扔,挽起袖子,老张便喝粥吃起了早点,一旁新罗“女王”老老实实地跑去看看张辽张云梦醒了没有,银楚便陪着张德吃饭。

    吃完之后,老张擦了擦嘴,又道:“说起来,李思摩那里,倒也还有门路,若是瀚海老人不愿意让子弟去拼,便在李思摩手底下吃皇粮,也是个旱涝保丰收的去处。”

    银楚眼睛一亮:“倒是忘了还有这关系。”

    “放心,倘若真要去这疯狗手下混饭,老夫亲自写一封信,这点面子,还是会给的。”

    “要是求个安稳,倒也甚好。”

    银楚微微一笑,很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