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五章 天生孽障
    汉阳的临江铁杖庙,烟火气虽然有,却不重。做庙祝的中年汉子是何氏老人,收拾了一张桌面,让坦叔坐下之后,才劝慰道:“叔父,您都这个岁数了,何必再置气?郎君自小便有灵异,非是寻常人,何必期望等同寻常人家?”

    “您”这个带有敬意的称呼,因为房玄龄来了江西时常用老家方言,于是就叫了开来。但凡讲点礼貌的,都是会用“您”来以示礼数尊敬。

    铁杖庙多是何氏族人在打理,麦公祠则是变成了麦氏后人。两边的大门,各有不同的符号,铁杖庙是一朵荷花,等同“何”;麦公祠则是用一支熟麦,表示“麦”。两边前来还愿的“善男信女”也是不同,去麦公祠的,社会地位要高一些;去铁杖庙的,大多都是寻常百姓。

    “老夫没几年好活的了。”

    坦叔看着庙祝,饶是当年辽东先登士,现在也是老态毕露,“先公与老夫有恩,该还的恩情,要说也还了。但如今,已经不是恩情,你也是懂的。”

    “是,叔父所言,小侄明白。”

    相较于恩情,坦叔其实更重视这一份来之不易的亲情。张公义也好,张德也罢,张氏就是坦叔现在的最后念想。

    更何况,张沧是在他一双老眼中,慢慢成长起来的少年。

    当年张德,何尝不是如此慢慢长大?

    十岁入长安,一去二十年……

    物是人非事事休。

    “不管郎君如何,张氏族谱之上,大郎就是嫡长子。尔等就专心扶持大郎就是,其余郎君娘子,不可旁生心思。”

    “是,叔父其实大可不必提醒。何氏又非世族门第,连读书也没出几个灵光的,想要帮人遮风避雨是万万做不到的,也就是让大郎少受些辛苦,如此,也就可以了。”

    “能这样想,很好。”

    坦叔连连点头,“郎君不说,老夫也是知道的,那京城的皇帝如果身体还好,倒也罢了。倘使快死,顶要做上一场。到那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老夫当年辽东搏命,又何尝是自己想要,不过是退无可退,只得埋头冲锋……”

    回想年轻时候,辽东厮杀历历在目。

    “听京城的兄弟说,如今是皇后掌权,想来皇帝身体大不如前。倘使真要死了,临死之前还想咬一口,自是不会让李氏老儿得逞。”

    庙祝说的平静,对皇权没有太大的畏惧。实际上江湖人中的老油条,也大多对皇权相当藐视。一如老世族中的顶尖之辈,同样是藐视皇权。

    殊途同归的自负。

    “旧年还说指望北宗,若是平平安安过一世,倒也还好。没曾想,这乾坤倒是颠倒了过来。唉……”

    相当的感慨的坦叔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张德少年时在江阴的表现,坦叔只以为这是老天赏的“聪慧”“胆识”。

    现在回想起来……这他妈就是天生孽障!

    偏偏这孽障,他还得小心护着,护了二三十年,到他老的快死的当口,还得继续护着孽障生的崽子。

    一时间,坦叔觉得还不如跟着麦老哥一起死了算了。

    叮嘱过了何氏子弟,坦叔也想通了,与其指望自家郎君有点“人性”,还不如指着下一代。

    自坦叔在家里说了那一番话之后,家中女郎嘴上不说,心中却是敞亮,生了一儿半女的,自然是庆幸不已。还没有生的,则是想着早点生一个拉倒。

    “阿姊,我看还是早在怀上一个才好。”

    武二娘子在家中吃着甜品,燕窝莲子羹,剔透晶莹的甜羹,瞧着就极为有食欲。品了几口,将瓷碗放下,看着一言不发的武大娘子,武媚娘秀眉微蹙,“阿姊作甚不发一言?”

    “不发一言,一言不发,有甚关系。”

    武顺抬头看着武媚娘,一向温润的女郎看着妹妹,“倘使当年入宫,阿妹当如何?或是嫁人,又如何?”

    “这天地恁大,跟着张郎,虽说不甚圆满,却是甚合我意。”

    那些个家宅妇,行事小小心心战战兢兢,武二娘子看了就想吐。让她做那样的女子,还不如去死。

    在武汉这里,她也是有事业的人,而且地方女官编制,因为长孙皇后上台,今年入夏就陆续开始挂牌。

    管理女官的最高衙门,是挂在弘文阁名下,理论上是中央直属。固然以后随着长孙皇后下台,可能就会人亡政息。

    但这个部门的存在,武媚娘并不指望如何,只不过是方便地方行事。再直白点,不过是为了方便武汉发动妇女去参加各行各业的劳动。

    有官方背书,那末,武汉的女性官吏,就正式名正言顺,而不是寄托在江汉观察使的庇护之下。

    哪怕将来中央直属的部门废掉了,地方上的编制也是不能轻易取消的,尤其是武汉和别处不同,劳动力并非只有男性。女性同样是重要的劳动力补充,这是由武汉的经济结构决定的。

    如果两百人口中的大部分女性和别的地方一样,都成为了相夫教子的模范家庭妇女,那末,武汉的经济运行,就会当场出现大问题。

    以纺织业为例,虽然武汉的丝绸不是最好最发达的,但是编织物材料多样,门类齐全,蓄纳的纺织工人总量是相当的惊人的。

    不管是毛纺、棉纺、丝纺、编织……把一二十万女工剔除,整个扬子江的纺织业都要出现大问题。

    反过来又因为大量女工的存在,为了管理这些女工,天然需要女性官吏,这个社会基础,就使得只要武汉的女性官吏站稳脚跟,那么后继者就不需要再去担心中央的人亡政息。

    哪怕只考虑逐利,官商集团都不会“因噎废食”。

    而现在,因为长乐公主的离开,整个武汉能够在官场中呼风唤雨的女性,其实就是狗窝中的女秘书们。

    崔珏并不以实务见长,但武媚娘却是不同,她下过工地进过学堂管过幼儿写过通告,这种能里能外的事业,滋生出来的事业心自信心,会让她觉得自己活得极为有“意义”。

    这也是为什么她对武顺说“甚合我意”,天下间,除非长孙皇后让位,她自认没有武汉更是适合她的舞台。

    “自坦叔讲了那番话,我只想生个儿子,将来临老,能有个依靠,便是作罢。”

    要说读书,武顺读书极多,而且聪慧不输妹妹,但是性格相差太多,她并没有妹妹那种冲劲。

    在武顺看来,妹妹如何施展才华,也不过是依附在张德身上。都是依附,又何必区分那么多,似青鸾还是金丝雀,又有什么分别呢?

    “我儿子也要,事业也要!”

    听得姐姐没志气的话,武媚娘杏眼圆瞪,语气很是凌厉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