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三章 时机
    偷铁的“刁民”到底还是没有偷铁的老爷多,风头过去之后,钦定征税司衙门重新开张,钱老板屁颠屁颠地又搞起了创收。

    连续两个月查获大量走私铁锅的商船,管你挂什么亲王公主的牌子,查了没收干净利落。

    你说你要出国吃饭,你倒是张几百上千的嘴啊。

    东海之上最出名的铁锅,一是扬州锅,二是杭州锅,都是用来打造兵器的好货色。谁叫俩地方都盖了炼铁厂,小日子还红红火火呢。

    “这走私铁锅赚头恁大?”

    翻着《扬子晚报》,钦定征税司掏钱在上面放了个通告,大概就是贞观二十三年六七月如何如何“惩恶锄奸”,查获犯罪分子多少多少走私赃物……

    威慑力不小,“走私”是重罪,判刑跟杀人差不多。

    “怎地不大?倭地诸土王土公,这光景打的不可开交。连‘广交会’都去了,不走私些铁器,如何能过活?除了铁器,粮食也是走私的。你问朝鲜道去买,也得牛总管愿意卖啊。”

    “嘿,这日子过的。”

    扬州的茶馆十分热闹,和别处不同,这茶馆旁边,必然有个修脚的门店或是铺面。吃茶吃点心,舒坦之后便去隔壁躺椅上躺着,又是一番舒爽。

    这是个类似巴蜀的快活地,便是穷酸,去点个“螺娘”,也当是个快餐,舒服得很,就是容易得病……

    “听说江西还修甚么铁路,那杭州老客,先头说是杭州也要修一段,这是个极为金贵的物事。几十万贯打底。”

    “这能赚得回来?”

    “分期付款么。”

    “也是。”

    朝廷组建“铁路局”,地方就立刻跟进,甭管“铁路局”是干啥的,至少有官做啊。

    好在中央也不是傻的,怎么可能放阿猫阿狗进来镀金,地方“铁路局”筹备,那也是计划一个建一个,每建一个考一个。

    总而言之,“逢进必考”。

    外人多有认为,这特么不是专门给武汉老铁留的馅饼儿么?不公平。

    然后房天王就发了话:边个话唔公平啊?

    没有人说话,并且跑去武汉学习先进的路桥知识。

    做个铁路工人……光荣!

    地方上建设“铁路局”,进奏院是要忙活立法的,虽说一窍不通,可有道是“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诸院士跟背后金主这么一说,金主们就掏了钱,寻思着去武汉养狗也没什么不好的,到时候修路论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实际上修路是个长久买卖,短期内是看不出效果来的。似武汉往西一路通往蒲圻县,当年哪里能想到路还有不够用的时候?

    如今咸宁市“富甲一方”,更是大多数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能够插手路桥的地方大佬,本身在朝廷里面,也是有能喊两嗓子的人的。

    “这几年东南豪门捞的不少啊,眼界是高了不少。”

    “海外私兵最多的,就是东南豪门,杂七杂八加起来,大概三五万有的,不比地方府兵少了。”

    东南的塘报传到洛阳,褚遂良跟孔颖达看了之后,就闲聊起来。

    “登善所见,这些地方世族,当真愿意在铁路上砸钱?老夫着实看不懂这其中的古怪,要说修路,新制弛道不比铁路差啊。”

    “其中变数我也不知,不过想来赚头极大,毕竟,铁路铁路,铁做的路,一进一出怕不是万贯都轻飘飘的。”

    二人说的轻松,却见外间来了一人,是来通禀的。

    “何事?”

    “昆仑川来了消息。”

    “昆仑川?”

    褚遂良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是哪里。

    一旁孔颖达也是突然想起来,对褚遂良道:“就是‘图伦碛’。”

    更名这个事情搞了几回,变来变去,最终钦定为“昆仑川”。更名的时候,长孙皇后正在犒赏一帮拍马屁技术极高的“功臣”,其中就有“平海伯”李秀。

    而“昆仑川”这个名称也大有说道,谁叫周天子撩的老姐“西王母”,她就住昆仑山呢。

    虽说似周天子这种级别,没可能真的就是为了旅旅游去大一点的城市看一看。但故事是后人进行解读的,当年记录文字的时候,可未必有那么多闲工夫来解释其中的政治外交技术。

    一如武丁、妇好,轻飘飘的一句干挺了谁谁谁,可妇好那个时代,几乎多有的原生文明都被一波蛮族入侵给搅合了个稀巴烂。唯有商,不但反手一巴掌,还逆推了回去。

    周天子旅游的性质,是武装游行还是军事威慑,自然可以拿妇好故事来参照。

    只不过对长孙皇后来说,她又不住昆仑山,也不在瑶池风餐露宿,没必要去解读背后的故事。

    她要的,只不过是把“西王母”立起来。

    一如“平海伯”说的,他现在出海,都是要拜一拜女圣陛下的。

    这年头,拍马屁拍得多了,流传后世别人一查。嘿,当时是女圣主政,图伦碛更名昆仑川,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功劳,是女圣陛下的啊。

    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就是故事充满着离奇……

    弘文阁收到消息之后,马周主持了会议。

    主要就是河中地区已经得到了控制,主要关隘都在修筑工事。但是修筑工事非常缺材料,西军的意思,就是搞点水泥。

    而且委婉地表达了,价钱高点没事儿。

    反正不是西军出钱,是兵部采买。但西军在河中捞的着实不少,加上敦煌宫从皇帝老子那里要来了很小的一点外贸权,虽说只是临时的,但从西突厥身上,赚的不比拦路抢劫少。

    毕竟西突厥现在就是在拦路抢劫……

    赃款赃物转个手的事情。

    “横竖要修路,这水泥提一提产量,也是应该的。”

    “相公以为如何?”

    “山高路远,但有下雨,怕不是水泥成了磐石。”

    马周有马周的担忧,还有另外的考虑。

    皇帝早就有心把敦煌宫经营的更加红火些,只是一直找不到突破口,这光景,为了消化河中,马周倒是觉得,时机算是成熟。

    工部路桥司、新置铁路局,这两个衙门很吃材料,但反过来也可以说这两个衙门对扩大生产很有帮助。

    借着这股东风,马周要做的,就是让敦煌宫也跟着吃肉喝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