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二章 非分之想
    老阴货很直白,他赌皇帝寿数有限,即便能续命,也不可能跟太上皇比。而皇帝一旦升天,他妹妹只要活着,搞不好就要弄死他……

    虽说正常的朝代来说,皇后老姐肯定是要拉拢娘家人,好给儿子铺路啥的。

    可问题来了,贞观朝是正常的朝代吗?

    问题又来了,皇后老姐的儿子需要铺路吗?

    最后问题依旧来了,老阴货表示老夫能骂人吗?不能?那老夫没什么好说的。

    外戚大臣活着的时候固然风光,但临死之前,大多都是“借汝项上人头一用”。和张德这个正牌反贼比起来,长孙无忌显然要容易弄死的多。

    而且按照长孙氏现在的牌面,全面垮台的话,外朝内廷全部吃饱完全没问题。这就是一头肥的不能再肥的猪,而且还没牙齿。

    老阴货是趋利避害的达人,他寻思着还能弄十好几个子女出来,肯定不想就这么死了。可天下能够他长孙氏避难的地方,真心不多。

    实际上,长孙无忌这时候跟张德交底,也颇有一种“与虎谋皮”的感觉。张德这个王八蛋是典型的吃人不吐骨头,而且胃口极好什么都不挑,真要是机会到了,他相信张德头一个弄死他长孙无忌,然后卖给朝廷……

    归根究底,如果不是张德和武汉的出现,长孙氏的实力是不错的。但是,在“九鼎”面前……神马都是浮云。

    别说“九鼎”了,就是那些精钢奶罩还有铁皮罐头,就足够让属于“传统势力”的长孙氏靠边站。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自己的儿子还算给力,长孙冲至少也算是走出了另外的一条路。

    就算长孙氏要被杀全家,长孙冲还是会活下来。

    “当代耿恭”的名头,就是个保险。

    陆德明一死,张德从武汉出发,人在洛阳的长孙无忌就谋划好了种种。生平的人情关系,在这一刹那用了个痛快,只为能够在苏州一锤定音。

    江东多出多少个县,他就多出多少条路,哪怕将来真的皇后老妹要整死他,开不了车开船总行了吧。

    活着总比死了好,活着就有机会。

    哪怕朝廷在长孙皇后的意志下,把长孙氏打成叛逆,只要熬到长孙皇后嗝屁,新皇登基,不还是要重新洗白?

    混江湖的第一要诀就一个字:苟!

    不过老阴货也很清楚,一般的东西想要打动张德,是没可能的。一个对皇位都不感兴趣的江南土狗,只能顺着它的口味去调剂。

    舔狗和舔狗是不同的,有的舔狗,它的“舔”是定语是形容词;而有的舔狗,就是在舔一条狗……

    长孙无忌现在就是在舔一条江南土狗。

    子曰:卖力舔狗,应有尽有。

    “苏州一地,新增八县……真是闻所未闻。”

    离开“虎丘客舍”,召集本宗子弟和幕僚,老张把一些内情透露了出来。

    一众幕僚都是呆若木鸡,往常增补一县,涉及到东西简直多不胜数。而苏州本就富裕,增一县可能就是在割不少人的肉。增八县,这不是在割肉,这是在挨个放血。

    可偏偏这光景还真有人买账,尤其是分家的陆氏。

    县令就算没有,陆氏子弟混个主薄或者县丞,根本不成问题。

    一个县可能看不出有什么特点,但八个县,这就是重组一个巨头。

    如果仿照武汉模式,苏州新增八县,理论上要增加的官吏岗位,少则五百多则一千。只是一众幕僚都不认为苏州会走武汉的模式,用武汉那种规模的官吏数量,只会出现冗官吃空饷。

    “这不止是新增八县的事体。”

    有人略作分析,就对众幕僚道,“苏州若是修整江海大堤,新增田亩有多少,你们也是清楚的。再者,长孙辅机从‘中国’索要经费,必是巨款,止这一笔钱,就足够让苏常杭越诸地俯首帖耳。”

    不管什么地方的官僚,不管你是过江龙还是地头蛇,能够从上面要来经费款项,你就是个人渣,也能把你夸成圣人。

    虞昶资历雄厚,跑去六部也就是混个两三万贯。而长孙无忌这动静,怕不是两百万贯都未可知。

    资金到了这个层面,就是彻底显现帝国巨头的实力。外朝内廷都能说得上话,皇位上坐的人还得为了他的“折腾”给几分薄面。

    兴许操办此事的人,还是长孙无忌的“门生故吏”。

    “宗长,此事体大,京中二圣岂能眼睁睁地看着?”

    “只是若能修整江海大堤,只苏湖之地,养活天下之民,不在话下。”

    苏州连成一片的完整土地实在是太多了,而扬子江口每年冲击的泥沙堆积,哪怕只是沙地,也比帝国很多地方的“上田”还要好。

    比如出现没多久的“胡逗洲”,如今这江海之上的沙洲,光黄豆产量,就足够供应整个扬子江口所有牧场的大牲口。更别说还有数量丰厚的蚕豆以及其它谷物类作物。

    “宗长,可是长孙辅机有甚别的计较?”

    忽地,有人见张德眉头微皱,便开口问道。

    张德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众人一看,顿时愣住了,长孙无忌这手笔,不可谓不丰厚。就算朝廷插手,至多分走一半,也就是四个县。但县官不如现管,长孙无忌镇守“苏州”,哪怕明知道他是“德明学堂”的校长,可实际上说话肯定比苏州刺史及诸县县令要管用。

    于是大家便琢磨,是不是长孙无忌还有什么难以让人抉择的交易。

    岂料张德环视一周,有些纠结地说道:“老匹夫有个承诺,着实让人心痒难耐。”

    有人心中暗忖:莫不是把哪个长孙小娘送过来做妾?张公素好幼女,长孙氏小娘甚多,倒是有这可能。

    没曾想小娘是没有的,小震惊倒是真的有。

    只见张德道:“那老货说,这苏州新增八县,皆可效仿武汉规制,只要他镇守苏州一天,便能保这运作一日……”

    “……”

    “……”

    一种幕僚顿时虎躯一震,眼珠子差点掉了一地,万万没想到这不是长孙无忌有什么非分之想,恰恰相反,这他妈是鼓励武汉系牲口们赶紧多来点非分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