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三十章 有福之人
    知道张德差不多要返程武汉,常州刺史王福畴专门带着三个儿子过来拜会。

    长子王勔此时是“选人”身份,但因为朝廷改制在即,好的缺位到底好到什么程度,王福畴还没有把握。如今长孙无忌和张德突然都到了江东,自然是要好好巴结一番。

    作为龙门王氏,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次子王勮还小,见了张德还有点怕,实在是一群人里面,张德最为壮硕,只是坐着,俨然就有一股“煞气”扑面而来。女郎中意的须髯,在孩子们看来,着实有些吓人。

    最小的儿子还在襁褓中,王福畴也是有想法,希望老张帮忙给“赐福”一下。

    谁都知道张梁丰是帝国祥瑞啊。

    “这小郎叫甚么名?”

    “单名一个勃字。”

    “王勃?好。”

    老张一愣,微微点头,龙门王氏叫王勃,那也肯定……就是那个王勃了。

    卢照邻出来认认人,这是你的小老弟。

    然后卢照邻走过来看看王勃,露出一个微笑:小老弟,你醒啦。

    王勃在老张手上尿了……

    “哈哈哈哈……好!”

    张德很是高兴,“此子必为人杰也!”

    原本还怕张德不悦的王福畴顿时大喜,心中暗道:这小郎虽在襁褓,却是个有福之人,今日传扬出去,小郎前途无量啊。

    能得现如今的张德一句夸,里里外外可以省不少事情。

    甚至可以这么说,王福畴往后的常州刺史位置,可以坐稳了。诸地阳奉阴违的事情也会大大减少,地头蛇最怕的不是过江龙,而是更大的地头蛇。

    而老张现在在常州地面,已经不是地头蛇的问题,而是陆地神仙……谁惹他谁死。

    念了两句吉利话,在众人十分惊讶的眼神中,老张从腰间解了一块玉佩,玉不是上面顶级货色,但玉佩上有一双虎牙。

    老虎身上的所有零件都能辟邪,这两颗虎牙,是苏定方在扫荡契丹人时候的战利品之一。

    “张公,不……”

    “嗯?”

    王福畴只觉得礼重,因为玉佩这种东西不能轻易乱送。老张给襁褓中的王勃一块玉佩,王福畴只怕这小子承受不起。

    只是不等王福畴把话说完,老张眼睛一横,吓得他哆嗦了一下,讷讷向后,竟是唯唯诺诺的模样。

    一旁王勔和王勮都是瞪大了眼睛,显然没想到自己一州之长的老爹居然这么“不中用”。

    “旧年王君在交趾做得不错,李交州同某时常提起过。”

    王福畴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连连拱手,“原来是张公提携!”

    他到现在都还没闹明白了,你说我一个在交趾混吃等死差点被土人给炖了的县令,怎么就来常州做刺史了呢。

    原本还想着,是不是李道兴看在龙门王氏的面子上,给了他方便,然后提拔提拔他。

    现在张德一句话,就明白这其中显然还另有隐情。

    实际上也是王福畴运气好,恰逢交州搞大建,朝廷要正式吸收掉当地土族,基本上在李道兴的“金元攻势”下,大多数土著酋长族长,纷纷愿意归降。随后一众土著酋长族长,就在朝廷的旨意下,尽数迁往广州。

    当时同步操作的,就是把广州的诸多野蛮山獠洞主寨主,迁到交州。

    王福畴办事利落,也就落入了李道兴的眼中,有意培养“广交系”官吏的李道兴、冯氏、冼氏,就选中了门第比较高的几个。

    只是南国巨头想要在“中国”搞事,朝中无人也是两手一摊。但毕竟是有人的,地方州县的人事调动,不管是嘴炮还是弄权,张德都不缺门路。

    最不济,进奏院里搞点花头出来,拟几个给御史人家投食的议案,是没价钱不能喊?

    王福畴现在彻底明白,自己要记李道兴的情分,但也少不了张德的。

    只不过眼下看到小儿子居然很受张德喜欢,他便知道王氏有了大气运。

    心下微动,王福畴到底也是走南闯北经历过大风大浪之辈,此刻当即有了决断,他便认定了几个儿子将来便走武汉这条路,至于“中国”行走,二圣哪里会给他这种门第机会?

    他是亲眼看着清河崔氏垮台的!

    “张公过誉,某亦是本分做事罢了。”

    王福畴谦虚了一番,一种常州佐官及各县县令都是心中发愣:他妈的,老子给姓张的送钱送女人,结果不如王老汉送儿子?这他妈是什么狗屁玩意儿?

    然后一众佐官、县令心中暗忖:要不也督促一下家里,把儿子送过来给姓张的过过眼?没有虎牙玉佩,有根虎毛也好啊。

    有女婢过来给王勃换尿布,这边在换,一众老少爷们儿围着光腚的王勃看***,一边围观一边啧啧赞叹……

    各种不要钱的马屁直接拍过来,王福畴爽的都快跟王勃一样失禁了。

    热闹了一番,终于寻了个大厅,尽数入座之后,常州官吏这才开始认真地跟张德接洽诸多事宜。

    主要是办学、办厂,因为江阴常熟两地越趋发达,苏州常州各自州城对沿江县城越趋倚重,基建是摆在议程上的。

    钱不缺,缺的是人力物力。

    原本也不是没有工程队,但京城就近原则抽调,两条大运河,基本就是把华北华东的“闲散”工程队尽数抽了过去。

    还他妈不给钱……

    都是地方贴补给工程队。

    以天下而奉一地,从来不是说说而已。

    不过好在这种抽血对华东而言也就是毛毛雨,地方财政相当的良好,有钱就得琢磨着做好事……那是不可能的,有钱了,当然是想着更有钱啊。

    只是为了包装一下,自然是要用做好事的套路来运作。

    “本府在苏州见闻,如今技校良莠不齐,诸君想要筹办官署技校,确实颇有远见。只是如今师资力量有限,常州诸县也不能一县一校。”

    张德也稍微跟常州官吏交底,武汉不是百宝箱,这两年抽调“楚才”的不止中央。除了中央,长孙无忌、房玄龄、徐孝德、郭孝恪、张公谨、牛进达、杜构……不管愿不愿意,高效总是让人满意。

    所以武汉的人才库,一直处于半只脚踩在“枯竭”的边缘。

    挤点人才出来,跟男人挤奶差不多……

    为什么张德返乡一路过去,只要前来拍马屁的,最后都会提一嘴“办学”?实在是现在的市场竞争,不纯粹是拼门路拼家底拼手段,没有合用人手,就算浑身是钱,你能花出去几个?浑身是铁,能打几个钉?

    一台可以全天候运转的蒸汽机,让几个农夫去操作,估计连靠近都不敢,还谈什么维护保养?

    越来越精细先进的工具,对使用者的要求,自然也就越来越高。

    人的进步提升了技术的进步,技术的进步倒逼着人的进步,这是互相促进的。

    “张公放心,此事常州上下早有决议。”

    言罢,王福畴让人把文件派发,张德自然手中也有一份,翻开之后,便看到了一份计划书。

    是关于常州诸业技校的,主要集中在纺织业、陶瓷业、皮革业、食品加工业,总而言之,大多都算是“轻工业”、手工业。

    老张没有说话,但心中却相当的佩服王福畴,这是个对治下环境认知十分清晰的地方主官。

    主官不糊涂,治下百姓算是有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