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历史穿越 > 唐朝工科生 > 第四十章 略作安排
    因为要离开江阴,在此之前,就要先敲定李葭和李月肚子里孩子的名字。宗谱上的名字其实跟真名没什么关系,按照宗谱序列,张德严格地讲,应该叫张大德。

    只是宗谱是宗谱,本人是本人,两回事。

    族老死的七七八八,还剩下的几个,都是唯张公义马首是瞻的老弟兄。还有几个张德祖父庶出儿子,如今也是协理张氏。本宗只论枝叶,也比其它分支要强得多。

    且不说张德,就是张贤、张智两个弟佬,在虞昶那里只要有需求,混个主薄当当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因为张德的缘故,他们没必要这么做,旁生枝节,反而会给大哥添乱。

    “阿德,伊要是儿子,叫啥名字?”

    “张常。”

    “常州的常?”

    “对。”

    “噫,倒是好记。”

    执笔的叔叔用红笔记下,后面又加了一句注释:倘使女儿,便叫“芙蓉”。

    不远处李葭依旧黑着脸,她是才女,结果子女名字就是个地名,要说放宽心,那根本就是假的。

    翻开《楚辞》《诗经》会死么?

    但一想到长乐公主也没高到哪里去,多少又有些平衡,至少自己生的,还是姓张不是?

    “伊也是儿子,叫张苏?”

    “对。”

    叔叔都会抢答了啊,了不起,举一反三,有智慧。

    老张接着又道:“倘使女儿,也叫张苏。”

    “……”

    “……”

    执笔的老手哆嗦了一下,差点没拿住。一起哆嗦的还有另外一个才女李月,这光景满脸通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旁李葭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和大侄女比起来,好歹自己生的选择性比较多。

    “生男生女都一样。”

    老张轻轻地拍了拍李月的手,话是好话,听着就别扭。

    可见人不是好人。

    吹干墨迹,叔叔把谱本合好,然后感慨道:“一晃二十年,阿德再有几年,也要抱孙子哉。”

    “……”

    猛地一个激灵,老张顿时反应过来,是啊,自己儿子玩小娘的年龄也到了。武汉那地界,鱼龙混杂,想要送女郎给张沧暖被窝的不知道有多少。

    “老叔阿要去武汉看看?”

    “弗去。”

    叔叔摇摇头,“忒远,怕死在外面。旧年去长安的弟兄,还弗到关中,就死了几个。现在虽说条件好,老子一把老骨头,还弗要寻死了。弗好比何坦之,那老棺材手段高,命硬。”

    “坦叔在武汉也想你们的。”

    “伊想个屁想。”

    “……”

    坦叔在这帮老叔叔们的眼里,也是相当复杂的一个人。要是没有坦叔,这帮老叔叔们的日子要好过的多。横竖族内家当,捞起来不怕嘛。

    偏偏张公义死了之后,坦叔镇压张氏,老张又是个精怪,族老们只要服服帖帖,整个江水张氏,可以说是安安稳稳地过渡。

    正因为安安稳稳,反倒是让有些心思复杂的,觉得憋屈。

    凡事就怕比较,张氏周围也不是没有寒门人家,那些个族老们,日子好过的很。有的小支还能反杀本宗上位,有的族老欺凌孤儿寡母……家族铁板一块然后做大做强的,实在是屈指可数。

    张氏本宗乡下,当年跟何坦之相熟的,大多笑骂一声“老棺材”,并非是恶毒的攻讦。而是饱含酸甜苦麻辣,怨忿有一点,感激也有一点,杂七杂八的各种情绪都绕了进去。

    人么,本就是复杂的。

    宗谱的事情料理干净,李葭挺着个大肚子,走路像只被打瘸腿的鸭子,撑腰抚肚,一脸幸福又是一脸痛苦。

    “待生产时,阿郎可要回转家里的?”

    这娘们儿心机相当多,当年撞破老张和李芷儿奸情,当机立断就跟“姐夫”勾搭上。几经琢磨,终于带着大侄女跳出“火坑”。

    不但换来自由身,还捞了一大笔家当。除此之外,才女名声刷了几年,母族资源自然也是往她这里靠。

    再到跟张德鬼混有了基础,母族为了振作,也是拿她当个宝贝。

    只消喊一声“请李葭转身”,这宝贝就能拿几样武汉牌的好东西出来。

    于是乎,这样的宝贝,就要上贡起来,敬香的敬香,磕头的磕头,宝贝也就越发地神圣起来。

    要说老张不待见有心机的女人,那也不至于。和傻白甜比起来,有心机的女人其实相处更愉悦一些,你干了她知道掏钱,什么屁事都没有。她还会帮你擦干净,还会倒水盖被子,还会把早餐拿过来……可以说很讲究了。

    至于搞大了肚子还要生个一儿半女,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倘使有空,就回转看看。今年年底得空,兴许有个长假。”

    轻轻地捏了捏李葭的鹅蛋脸,这娘们儿也是一把年纪了,没想到脸蛋依旧挺水嫩的。

    一旁李月却是安安静静,她在李葭身边时,总是这般文静,很少见她有过欢呼雀跃的时候。

    “你体质特殊,有甚么身子不虞的,记得让人用信号机传讯过来。有甚么事体,只管问芷娘,她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

    “十二姑姑待妾一直甚好。”

    李月柔声说着,忽地眉头微皱,只是人多,却也不好说话。老张见状,握着她的手,小声问道:“可是又涨了起来?”

    “嗯。”

    脸蛋一红,轻微点头,也不好大声地说。她体质正如张德说的那样特殊,怀孕之后就“涨奶”厉害,仿佛是二次发育一样。

    老张原本以为是激素的问题,可也没见她身体发胖,给她摸胸的时候,也只发现是乳腺增大,体脂可能有所增加,但并没有硬块之类的东西。

    “倘使涨得厉害,自己偷偷地揉揉就好了。”

    言罢,张德又道,“你生产大概是要到明年,倘使我不得回转,你若是产奶时还觉得肿胀难受,记得用温水浸润……算了,到那时候再说,有些手法,这里护士也是知道的。”

    “嗯。”

    关照了各种细节,老张虽说还是有点不放心,但也没有太多的招。狗窝里的女郎能够全部存活,还能个个顺利怀孕生产,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京中大豪人家,就算是长孙无忌这样的顶级豪门,也动不动就死上一两个姬妾。

    像李月这样的“才女”,很多人家都是养宠物一样养着,鲜有活动的。老张却是时常督促她们运动,哪怕是真·才女崔珏,办公室里上班,每天都是要抽半个时辰出来做操。

    “怀有身孕,就不要轻易舟车劳顿,适当散散步即可。倘使腿脚酸胀,让人按摩小腿即可。”

    “这些都记得,阿郎放心就是。”

    离别之前,李芷儿没有跟他倾诉衷肠,反而是继续大战三百回合,又一次仗剑斩了愚夫,这才满意地送了老公上路。